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0章 血案现场

第10章 血案现场

3028 2017-08-23 09:35:26

对林薇薇来说,孙倩自杀案作为她经历的第一个大案,对她造成的影响是极大的。然而对于王洛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法医本就是需要人极度冷静客观的职业,容易热血上头的有情人做不了法医。

当然这样的冷静成熟需要时间的积淀。

王洛能看出这些天林薇薇的状态不太对,不过他却也没有提醒什么,更没有和她促膝长谈的打算,因为他正被另一件事困扰着。

昨天王洛他爸打电话过来,让他“做好准备”,然而具体是什么“准备”却语焉不详。哪怕王洛再有些不通人情也未免有了些不快——

他并不是反对自己老爸安排自己的人生,而是不喜欢这种蒙在鼓里的感觉。

但好在他们父子间有着独特的默契,他知道也许有些事情还不到自己知道的时候,哪怕问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他的回答只是简单的“知道了”而已。

他父亲唯一明确的指示是:你先辞职……

所以,现在王洛正在鉴定中心收拾自己的东西,其实东西也不多,仅仅几本书罢了。

这时候正好林薇薇走了进来,一看到王洛就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学长你什么时候来的?昨天你一天都没来,打电话也不接,可把我急坏了!”

听她语气焦急,王洛问:“有案子?”

林薇薇的脸立刻变得沮丧。

“不、不是案子,是你昨天——”

王洛更加奇怪:“你的意思是我昨天缺勤吧?我请过假的,抱歉比较忙所以没通知你。”

林薇薇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她叹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觉得我们好歹算是同事——”

“说到这个问题,”王洛打断她:“我可能要辞职了。”

“啊?”这个消息林薇薇绝没有想到,所以愣在原地。

王洛点点头:“我父亲似乎对我另有安排,不用担心我。”

“啊、哦。”

正说着王洛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看了一眼号码,是之前救过他一次的关源。

“喂?”

“王主任,今天您上班吧?”

“正好在。”

“那您得空来一趟吧,我这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您帮忙做个报告就好,不费多少时间。”

关源那边说的很客气,大概是消息灵通已经知道王洛要走了。

不过王洛却没听出来:“好,在哪?”

“人民北路,金华酒楼后面的民房。”

……

王洛到现场的时候,警戒线里的关源一眼就看到了他。关源急忙向王洛打招呼:“王主任,这里这里,还有林薇薇你也来,其他人不要跟进来。”

一边把王洛往民房里领,关源一边神色纠结地对王洛感叹:

“哎,现在这社会越来越乱了。以前几个月碰不到一个大案子,烦的全是邻里乡亲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现在可好,这才几天,又死了一个!”

王洛大概能明白对方的这种心理:作为刑警能破案子那是立功的好事儿,可是哪个案子不是血淋淋的人命?

“说说这次的死者吧。”王洛直接把话题转到了工作上。

关源被噎了一下,不过这么长时间了,他也大概能摸清王洛的性格,也就不以为意地点点头,说道:“这次的死者是女性,大概二十三四岁,具体身份我们还在调查,不过嫌疑人已经抓到了,所以这次的工作不太麻烦。”

王洛点点头,又抬头问道:“嫌疑人已经认罪了?”

“这倒没有,不过监控显示只有他昨夜和死者在一起直到今早仓皇逃窜,举报人还以为他是入室行窃……差点就让这小子跑了。”

正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案发地点门口。

关源的手都已经扶在门把手上了,却突然停住回头提醒道:“这次的现场比上次要惨得多,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比上次还……”

林薇薇的话没说完,王洛已经替关源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一入眼的客厅很乱,沙发和茶几都有被拖动过的痕迹。让王洛更加印象深刻的是房间里的冲天酒气混合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怪味道,似乎是什么东西燃烧过留下的。

王洛看到茶几上有一包打开的香烟,大概抽了三四根的样子,但奇怪的是地上并没有发现烟蒂和烟灰的痕迹,反而王洛再茶几的底下看到了几点血迹。

他对刚刚进来的林薇薇说道:“林薇薇你取样吧,另外,你知不知道这房间里是什么味道?”

“酒味儿呗。”林薇薇立刻说道。

这时候关源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你说气味儿,我怎么觉得这气味儿我熟呢?”

王洛和林薇薇立刻都看向他,等他解释。

关源被俩法医看的有点不自在,要知道他俩可是法医啊,那可是如假包换的“看死人的眼神儿”!关源急忙摆手说道:“你俩也别看我,我只是觉得我闻过这味儿。”

“关队长酒场多,也不奇怪。”林薇薇推断道。

关源却摇头:“不是,我说的不是酒味儿,是混着的另一种味儿。”

他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倒是在几个惯犯重刑犯身上闻到过这种味儿……不过那凶手应该是那个大学生无疑啊,监控里清清楚楚的。”

看到他在那自言自语,王洛插了一句:“监控里有他杀人的过程?”

“这倒没有。”关源语气肯定,但他马上说道:“可是——”

王洛没理他,在客厅收集完需要的证物之后,就走进了卧室。

才到门口,王洛就感觉一股血腥味儿顺着他的鼻子钻了进来,这血腥味儿的浓郁程度,就连王洛这样经常和尸体打交道的人,也没忍住皱了皱眉。

王洛推开门走了进去,顿时发现这里的场景比他想象中还要凄惨。

卧室的陈设算得上简单朴素,只是原本白漆的房间几乎全部变成了红色。死者就在房间里的双人床上,全身赤裸、头部四肢和身体分离、躯干部分布满了恐怖的伤口。

甚至连墙壁的电视上都溅上了大片鲜血。

而最为诡异的是,那个死去的女人的脑袋被人放在她的后腰上,死者的脸上带着一种很诡异的笑容……

王洛并没有马上近距离取证,而是停在门口观察。

这时候,他身后传来了林薇薇的尖叫声。

说实话,王洛没被尸体吓着,反而被林薇薇惊得不轻。他不由得回过头,皱着眉看着林薇薇,有些不慢的说道:“林薇薇,你下次发出这种声音之前,能不能先通知我一下?”

林薇薇愣了半天,那意思是:我能控制你以为我愿意尖叫吗?

不过也因为王洛的打岔,她心里的恐惧平复了一些。

关源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毕竟是老警察,他的神色比较淡定,不过从他有点苍白的脸色来看,林薇薇的尖叫肯定也把他波及到了。

揉了揉耳朵,关源说道:“小林,你这嗓子可真好,你在来这么一下子,说不定我耳朵就不用要了。你说你一个法医出身的,还怕这场面啊?你们不是经常和尸体什么的打交道了嘛!”

林薇薇很不服:“问题是我打过交道的尸体都没冲我笑过啊!”

这么一说,就连关源看着那女人的脸都有点毛了。

这时候王洛突然说道:“关队长,你说人在什么情况下被杀能笑成这样?”

关源怔了片刻,对王洛有点服了。

“王主任,就冲你这镇定劲儿,你以后不管在哪前途都不会差的。”

王洛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关源已经习惯了王洛的较真儿,他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绝不是什么正常情况。”

王洛点点头:“我想也是这样,那么,你觉得过量饮酒会导致这样的死状吗?”

关源凝神想了片刻:“不会的,醉酒的那种笑和这个不一样。”

王洛再次点头:“林薇薇,开始取样吧……关队长,我总觉得这案子不是那么简单。”

话说到这儿,关源说道:“你是觉得一个大学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吧?我告诉你,那可不见得!你是没见那个嫌犯,他绝对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从他的外套里发现了一把带血的刀,我们把这把刀搜出来之后,那小子立刻就慌了,以我对年的刑警经验,绝对错不了。”

“我觉得还是尽快确定死者的身份吧,我和林薇薇会把死亡时间算出来。”王洛没有和关源争论,毕竟两人分工不同。

然而,这个案子却让他想起了他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遇到过的一个案例,两个案例可以说要素极其类似,只有一点王洛还心存疑惑。

于是王洛最后问道:“关队长,我想问一下,你之前说的那些有熟悉气味的嫌犯,是不是有吸毒史?”

关源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对!的确是这样!这样的话,这女人脸上的笑就能解释得通了!”

王洛的心里却顿时一沉。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案子恐怕就复杂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