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7章 突破

第27章 突破

3420 2017-09-17 19:54:00

这一天,王洛难得睡了个好觉。

经过连续高强度的调查,案件的真相终于逐渐变得明朗起来,这也让王洛一直都紧绷的神经终于稍微松弛了下来。

不过第二天王洛依旧很早就起床了,对他来说,适当的放松是必要的,但毕竟案子还没有告破,他必须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来迎接小组的新成员。

没错,今天一大早,刚刚到办公点的时候,徐子谦就已经完成了王洛的要求,把张代荣从监牢里保释了出来。

王洛甚至连保释金都没有出,徐子谦几乎将这件事情完全包办了。

也许唯一有一点可惜的就是,能在看守所门口迎接张代荣的,只有王洛一个人。

虽然莫雨晴同意让张代荣破格加入小组,但是她的同意仅仅是看在王洛的面子上,或许还有些拯救迷途青年做好事的成分在内。至于张代荣本人的本事,心高气傲的莫雨晴是从来没有看上过的。

甚至莫雨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王洛对张代荣这么看重,毕竟她可不觉得一个没有经过刑侦训练的普通大学生能够对破案有任何帮助。

今天天气有些微冷,张代荣出门的第一刻,迎来的是王洛递过来的一件外衣。

仅仅这一个动作,就让这个大学生泪水盈眶。

“我听说刚刚出来是不能哭的,不吉利,要笑才行。”王洛这么说道。

张代荣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他直勾勾地盯着王洛,半晌之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王洛急忙扶他,但是张代荣似乎是铁了心一般,就是不起来。强行给王洛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王哥,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我可不想当杀人犯,所以我不要你的命。”王洛说道。

张代荣顿时有些尴尬,人生第二次境遇的巨大转变,并不是那么好适应的。两人沉默半天之后,王洛就发现张代荣的脸色似乎黯淡了下来。

王洛冲他笑了笑:“我不是刚刚说过了嘛。”

张代荣摇摇头:“我父母一个都没有来。”

“你换在他们的角度,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王洛试图安慰他。

可是张代荣并不是那么好安慰的人,他接着说道:“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见到过一次律师,我感觉他们已经放弃我了。”

王洛深吸一口气:“还没到公诉的时候,真到了那一步的话,他们还能不给你请律师?”

张代荣还是摇头。

王洛急了:“你知道的,我是个法医,不是心理医生!你最好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死者家属的表情好不好?”

张代荣勾了勾嘴角,对王洛的冷笑话几乎无动于衷。不过好在他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王洛这才满意了一些:“那么,我再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成为我们小分队的成员吗?先不要急着答应,我可不是在问你愿不愿意上什么大学之类的,你现在必须仔细考虑!你如果加入我们,那么你会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当然,在这个小分队你和其他警察的区别就是光荣牺牲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张代荣终于笑了:“我宁可牺牲也不想死。”

王洛顿时明白了,他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轻轻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工作吧。现在我们去地铁站,路上我告诉你这个案子最新的进展。走吧。”

……

按照昨天商定的任务分配,莫雨晴负责调查医院记录、白德茂家附近的监控,而王洛则是负责去白德茂的老家做调查。

按照他们之前的得出的结论,如果嫌犯同时认识白德茂和白德林的话,那么八成会是他老家的熟人。

王洛打算从地铁坐到客车站,然后坐一天仅有一趟来回的大客,做一个快速调查。

而没有参与行动组员徐子谦,这时候却在忙着另一件事情。

在王洛他们搭上客车的时候,徐子谦也来到了市公安局的大门口。

这次徐子谦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的商务车上,和他同行的有足足四五个人。

这一群人一下车就气势汹汹地朝里走,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这些人是来警察局闹事儿的呢。

好在刑警队的几个小警察还对徐子谦记忆犹新,在徐子谦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之后,便果断放行了。

几个人直奔三楼,穿过走廊,最终停在了三楼属于祁永峰的副局长办公室门口。

徐子谦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颇为不耐烦地声音:“进!”

徐子谦对这种态度不以为意,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祁永峰本以为是下属职员敲门,可是一抬头发现一群壮汉走了进来,顿时就愣住了。

“你们是谁?”

他问的是徐子谦,毕竟只有徐子谦穿着警服。

徐子谦对他微微一笑,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

“我是省厅的警督徐子谦,我后面几位是分别来自省纪委和市纪委的同事,我们这次过来,是想找祁局长了解一些情况。”

祁永峰半天没说话,就好像蒙了一样。

回过神来之后,他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把徐子谦的证件递了回去:“原来是徐警督啊!欢迎欢迎,呃……你们坐,都坐,不用客气!不知道你们要了解什么情况?”

徐子谦当然是一点都不会和他客气,一屁股坐在祁永峰对面,他面无表情地问道:“我们过来首先是想了解一下一个月前西环连环车祸的案件,我记得这个案子是祁局长亲自安排出警的吧?”

“一个月前?”祁永峰想了想,似乎猛地想起来一般说道:“对对对!是有这么个案子!开车的是个精神病患者,他家里也是,看管不严,竟然让这小子偷摸把车开出去了,这家伙连驾照都没有,真是荒唐!”

祁永峰这么一说,徐子谦的脸色就变了。

“三死九伤的重大车祸,影响多恶劣你知道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说肇事者家属已经和死者协商过赔偿了,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地社会影响——”

“呸!你个王八蛋,这他妈的是人命!我管什么社会影响!我就问你一句,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

徐子谦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他显然十分激动,脏话都收不住了。

祁永峰眉头一皱:“这位同志,你这是什么说话态度?”

“你还不满意了?”徐子谦霍然站起,一个嘴巴子就抽了上去:“你说的那个神经病,他家的车库离东环也就隔着两条街,你告诉我他是怎么把车开到西环去的?”

祁永峰被抽傻了。

自从他当上这个副局以来,的确装过孙子,但是像今天这么挨耳光,那可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他也愤然站起,看样子是要还手,但最终还是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这个打算,将头转向纪委的几个人,抱怨道:“几位你们看看,咱们国家竟然还有这样的流氓警督吗?”

坐在纪委几个人中间的那个人,应该是省纪委的干部,他听到祁永峰的话之后,呵呵一笑:“没事儿,这小子我也讨厌得很,你可以抽回去。你都不知道我想抽他多少回了,要不是怕得罪他老子,哼哼,没事,祁同志,你继续。”

祁永峰愣了愣。

他就有点不明白了,现在的纪委干部都是这种做派?而且,一个小小的警督,竟然就能这么耀武扬威?但现在他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也压根就不敢动手。

但徐子谦却没打算放过他。

当然,他没再动手,反而坐了下来,轻声说道:“我还盼着你刚才还手呢,对你这样的人渣,这样反而简单。你给我一拳,我给你随便定个罪名,也就不用审你了。”

祁永峰已经完全懵逼了。

他此刻的内心台词儿基本就是:还有这种操作?

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搞不清楚状况的祁永峰反而不敢乱说了。

凡是混到他这个层次的高官,普遍都不会缺乏忍耐。为了自己的前途,祁永峰做出了忍气吞声的决定。

但徐子谦的怒火并不是他忍气吞声就能消除的。

在他沉默下去之后,徐子谦放大了自己的音量:“算了,我和你这样的人也犯不上生气,你……自己老实交代吧。”

祁永峰摇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到底要来做什么。那天的事儿是我负责没错,可是我却没有干涉过警察的任何办案和调差过程,甚至我都没有参与过,如果我有过失责任,那么我承认自己手下的警察办案不利,我有督察失当的责任,但如果你说我干过什么草菅人命的事情,我是绝不会承认这种污蔑的,不管你是谁。”

徐子谦笑了,他回头对那几个纪委的同志说道:“看到没,祁局长说话就是讲究!一两句话就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不过祁局长我倒是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你家里是不是放着一块价值六百五十万美元的手表?”

祁永峰的脸色顿时变了。

哪怕他再掩饰,这种变化也是极其明显的。不但徐子谦,其他几个人也都看了出来。

“你说的我有点不明白。”

祁永峰依旧否认,但却再也不是刚才那副信誓旦旦地样子,反而看起来有些心慌。

徐子谦说道:“看来你现在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了,对吧?”

祁永峰还没说话,徐子谦就说道:“先不急回答,你在承认或者否认之前,我都有义务告诉你一句,刚才你的所有话我们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从现在开始,你的态度决定着你的前途。”

果然,几乎已经把嘴张开了打算否认的祁永峰听到这话之后沉默了下来。

许久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好吧,我承认。”

徐子谦的嘴角勾了起来,心中却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想要的结果达成了。

如果祁永峰负隅顽抗的话,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法把对方怎么样。但他太了解这些贪官的心理了……

你觉得我是不知道你做过什么?错!我只是给你一个认错的机会,看看你认错的态度而已!

他成功给到了祁永峰这样的压力,所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