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6章 猜测

第26章 猜测

3332 2017-09-16 19:56:00

王洛从白德茂那里出来之后,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莫雨晴的调查毫无进展陷入了僵局,而好消息则是林薇薇打电话过来告诉王洛,死者和张代荣在案发前一天所服用的毒品成分和酒精会产生剧烈反应,成为一种强效的麻醉剂和催情剂,威力强大到哪怕一头大象也无法抵抗,更别说人类了。

王洛在电话里喜出望外:“也就是说,可以撤销张代荣的杀人和强奸指控了。”

“的确是这样。”林薇薇的语气中除了包含着对王洛的崇拜之外,还有一点点的遗憾和后悔。

当时和王洛决裂的时候,她总觉得王洛插手这个案子完全没有任何好处可言,反而会得罪刑警队的人甚至警局的高层,但现在看来,自己当初退出绝对是个愚蠢至极的举动。

而更加愚蠢的就是她失去了王洛的信任……甚至友谊。

没错,在现在的林薇薇看来,和王洛的关系甚至比破获这个案子的功劳更有价值。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林薇薇也没有任何挽回的办法,除非她也和王洛一样毅然辞职,但这样就要看王洛是否肯原谅她了……这算是一个孤注一掷的选择,没有回头路可走。

林薇薇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勇气,只能坐视两个人的命运轨迹行将渐远。

王洛并不知道自己的前同事、学妹心中到底如何纠结挣扎,他也完全没有这个心力去想多余的事情了。

在得知了林薇薇的化验结果之后,王洛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上了他不久前还在怀疑的徐子谦。

“子谦,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让王洛惊喜的是,徐子谦还真不是个彻底的纨绔,最起码从这次的办事效率来说,他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徐子谦的回答是:“担保人我已经找好了,保险起见,我找了不止一个。”

“那么,明天你把他们带来吧。”王洛的语气略带感激和一点点几乎无法察觉的歉意。

毕竟他不久前还怀疑过人家。

徐子谦那边的回答干净利落:“这事儿好办,王头儿你随时吩咐就好。”

王洛很满意,但是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儿,于是抢在挂断之前,王洛飞快地说道:“子谦,我记得你的正职是警督来着?”

“没错,怎么?”

王洛说道:“我今天调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市局负责刑侦方面的副局长祁永峰涉嫌受贿,我是个懒得举报的人,不过就这么放着不管良心又过不去,所以……你看着办吧。”

“我说王头儿,你这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对,像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这种事情你找我算是找对了门,你还别说,市局的副局长算是在我的权限之内,不过我必须问一句,你这举报有没有证据?”

“我现在是以群众的身份举报,群众举报需要证据么?”

徐子谦半天没说话,显然被王洛的无赖说法呛得不轻。半晌之后他才语气夸张地说道:“你这是群众举报?”

王洛一本正经:“没错,我现在法医的身份和警察的身份都忙的不可开交,哪有空举报这种事情?”

“好吧,我说不过你!这件事儿我会去调查的,你说的受贿,是不是这个案子死者的那块名表?这你总能告诉我吧?”

王洛嗯了一声:“没错。”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又给莫雨晴打了过去。

王洛第一句话就是:“我这边有点突破,既然你那边陷入了僵局,那么不妨从我这边开始入手吧。”

“谁告诉你我陷入僵局的?我只是没有在张文旭那里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而已,但是我还是有点成果的。”

“哦?”这倒让王洛惊讶了。

这妮儿刚才打电话还一副苦大仇深的语气,说什么张文旭就是块臭骨头,不好啃不说,看着就恶心!

现在才多久,话锋就转了?

不过王洛倒是很好奇,她又得到了什么关键性的信息,就突然变成了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了?

王洛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可这次一向都喜欢直来直去的莫雨晴却突然卖起了关子:“你想知道啊?行啊,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这半天时间都过去了,你一个单身男士都不知道讨好女同事的吗?”

好吧……其实王洛也不算意外。

莫雨晴大概就是这种古灵精怪加捉摸不定的性格——他最头疼的性格。

王洛正色说道:“我可不是借工作便利去接近女同事的那种人。”

“你一个单身狗放着我这样的女同事不接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喜欢男的。”

好吧,这个答案太强大了,王洛差点没喷出来。他是弯的?他当然不是弯的,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直男啊!

这种攻击要换个人也许只能吃亏,但王洛的强势性格让他决定反击:“如果这就是你的推理结果的话,你不太适合警察这个职业,真的。”

闹归闹,王洛还是不得不忍痛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饭馆,和莫雨晴见了个面。

显然莫雨晴心情不错,点好了饭之后,她也很快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她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然后有些含糊地说:“刚才你不是打电话告诉我白德茂的弟弟死了么?”

“我是这么说过,不过这和张文旭有什么关系吗?”

“和他没关系,但是死者和白德茂有关系。”

王洛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他们算是很熟的……朋友。”

可是莫雨晴却摇摇头。

“可不是朋友那么简单!那个聂颖,其实名字应该叫白颖!”

王洛猛地愣住了。

莫雨晴这话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死者也可以叫白颖,也就是说,她是白德茂的女儿?

但是这种情况,白德茂怎么会不知道?

似乎已经猜到了王洛在想什么,莫雨晴一脸得色地说道:“看,这才是关键线索吧?”

这一点王洛压根没法反驳。

这个线索太关键了!

莫雨晴说道:“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查出来的。”

这一点王洛压根就不信,不过他却没说话。

莫雨晴顿时露出无趣的神色,说道:“你还是那么没意思,不识趣,不识逗,没品位!”

抱怨完了,莫雨晴才说出这个关键线索的原委。

白德茂有过好几任妻子,而聂颖的生母是白德茂在没有发家时候的原配。

白德茂是农村出身,只身去城里打拼的时候,那时候他这位原配就已经有了身孕,但是还来不及告诉白德茂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白德茂的离婚协议书。

那个年代,白德茂虽然出身不好,但是崛起却太快了,迷失也太快了!见识过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他很快就看不起家里的糟糠之妻了,离婚在他看来也是理所当然,最起码在他自己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他那位妻子很利索地签了离婚协议之后,并没有在村里改嫁,而是进了城,开始做起了小买卖,而且还把聂颖生了下来。

聂,是跟的母姓。

这位勤俭持家的母亲竭力给聂颖挣出了一套房子,自己也操劳过度留下病根,同时又因为自己天天忙着做自己的小生意,聂颖无人照看,逐渐变成了一个问题少女。

这个时候的聂母已经无力管教聂颖,在她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找一位能够照顾聂颖的人结婚。

这个人,正是张文旭。结果结婚没几年,聂母就去世了,恐怕她打死都没有想到自己留给女儿的房产反而让老公和女儿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

很快莫雨晴就把前因后果说完了。

就连自认为冷静甚至冷血的王洛,听到这个故事都不由得有些佩服聂颖的母亲了。

讲完之后,莫雨晴说道:“我这边的调查基本就是这样,你有什么结论没有?”

“有。”王洛点点头:“我发现……”

“什么?”

“你出去审一天的人,还不如查半个小时资料。”王洛这么说了一句之后,看到莫雨晴的脸色阴沉下来,立刻转移了话题:“好了,停!我的意思是,如果聂颖和白德茂有关系的话,那么这次的凶手很可能原本的目的就是白德茂!”

说到案情,莫雨晴的职业素养就体现出来了。她也不闹了,说道:“你的意思是,他道上的仇家?”

王洛想了想,摇了摇头:“我反而觉得不是。我看过白德林的尸体,有一件事儿我不是很确定,从白德林的体型和肌肉,以及手上的茧子来看,我认为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军事训练。”

莫雨晴立刻点头:“我来的时候已经让人查过了,白德林是退役士官。”

王洛点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杀死!”

“你什么意思?”

“我在白德林身上发现了打斗的痕迹,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这白德林应该只是全力出了一拳的样子。”

“你说人话!”莫雨晴有点不耐烦了。

王洛很无奈,在他看来他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不过既然对方都说了,那么还是照顾一下某人的智商好了。

于是,王洛说道:“一个退役士官,以他的水平,只出了一拳,而且这一拳就把自己的指骨打断了,说明什么?说明第一他只有那一拳的机会!说不定他挥拳的时候,已经中刀了!另一点就是,这一拳如此之狠,说明他这一拳是含怒打出的!这两点说明什么?”

莫雨晴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恐怕是白德林认识的人!”

王洛点头:“而且是白德林、白德茂、聂颖她生母三个人共同的熟人,而且他现在恐怕身上有一处明显的撞击伤。让一个退役士官指骨断裂的撞击力,恐怕凶手八成身上也会出现骨折的。”

莫雨晴眼睛一亮:“我去调查医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