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40章 墙上的血名

第40章 墙上的血名

3058 2017-10-09 10:36:20

“衬衫衣袖褶皱明显,证明你昨晚的衣服脏了没洗,所以才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件看起来自认为比较搭配裤子的衬衫,殊不知色调有些反差,冒昧的问一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肯定没有结婚对吧?”

王洛十分自信的扬了扬嘴角,还不等张天啸回答,便继续说道,“你的手上没有戴戒指的痕迹,但接近的时候能够闻见一股洗衣液的味道,想必在出门之前还顺手把昨晚换掉的衣服洗了,再看你的鞋底,上面沾了一些水渍,而先前我无意间观察了一下楼下的停车位,基本上都是停了很久没有移动过的车,所以我断定,你肯定没有开车来,而住的地方,肯定离国防大厦不远吧?”

“啪啪啪——”

张天啸翘起嘴角,抬手鼓了鼓掌,然后站起身子,拍了拍王洛的肩膀,说道:“我的确没有结婚,我一生无牵无挂,清白的很,倒是你这分析的能力让我刮目相看,能够比得上市局里一些活了四五十年的老刑警了”

“不不不”王洛摇了摇头,盯着张天啸的面孔说道,“你的眼圈发黑,昨晚肯定因为工作的事情熬夜了,说话的时候露出舌苔,舌象为水湿严重,再看面部的眼皮浮肿,脖子上有小型抓痕,耳朵边上有一抹淡了的口红颜色,张队……昨晚上是快活去了吧?”

“噗嗤——”

断罪小组的其他人纷纷憋出笑声,本来严肃的场合被王洛这么一搅和,气氛显得轻松了许多。

张天啸显得有些尴尬,他瞪了王洛一眼,看着大家说道:“昨晚扫黄打非去了,遇到个泼妇发疯,不行吗!?”

“懂懂懂,大家都懂,张队,这些又不是什么大事,难免寂寞难耐需要发泄嘛,也不用整日被工作压身,是吧。”徐子谦一副淫笑的模样,打趣道。

“你!”张天啸意识到自己越描越黑,便决定转移话题,说道,“什么时候开始调查?”

王洛摩擦了一下手掌,询问道:“这下张队可以让我们全盘接手了吧?”

张天啸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因为王洛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感叹,况且他也从内部系统了解到了断罪小组所有破案经过,先前表现出来的强势也只是为了试探试探他们,如今得到想要的结果了,自然放开身心。

“带我们去检验科看看吧”王洛做主张说了一句,完后又转头看了看小组的其他人,得到同意之后才放心。

“没问题,走吧”张天啸严肃了下来,带着众人去往刑警队检验科停尸间。

江宁市检验科的法医不是什么二流的法医,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手,对于姚温明的尸体也解剖了个干干净净,基本上用不着王洛出手,检验报告就被递到了手里。

“死者姚温明,于8月10号中午12点被发现在自家店铺,尸体开始发臭,尸斑明显,指压褪色,尸僵遍布全身,尸体表面受到大量淤痕,系生前受到殴打,腹部肝脾胃被5.8mm子弹穿透后以匕首切开搅乱,死于失血过多,其他地方没有致命伤,死前有搏斗过的痕迹,双手手腕骨折,指甲缝里有黑发,死者妻子和儿子都是一枪命中额头毙命,没有其他伤口,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8月 3号晚上十点”

王洛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尸检报告上的信息,他摸着下巴想了起来。

导致死者姚温明真正死亡,也就是断气的原因,是在被枪击后搅乱腹部的伤口流血不止造成,也就是说凶手应该跟死者认识,并且有某种深仇大恨,才会痛下此杀手。

“5.8mm的子弹近身穿透力威力太大了,如果不在短时间予以救助的话,那失血过多也肯定会死。”关源露出一副刑警办案的分析模样,在众人面前说道。

“这样的死法真的太奇怪了,”莫雨晴扶了扶额,说道,“你们想啊,凶手既然手里有枪,又什么要用匕首搅腹,这不是多此一举了么?反倒还会留下更多的线索。”

“有没有可能……腹部的伤口是死者自己弄的?”张代荣皱着眉头,说道。

“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吗,难不成这个家伙是自杀的?”徐子谦好奇的问道。

“不是没有可能,”王洛接过话语,转头摆了摆手,对张天啸说道,“曹朋军的尸体在哪里?”

张天啸抬手指了指姚温明藏尸柜的对面,那儿用尸袋包着一个壮硕的尸体。

王洛走过去拉开拉链,里面躺着面色颇为英俊的曹朋军,他的喉咙那儿有一大块伤口,显然是利器割开所致,但面部和身体上都有着不少的淤青,甚至胸膛那儿还被烫过。

“这些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用刀片割喉自杀的么?”王洛指着曹朋军身上其他的伤口说道。

“我问过看管他的狱警,狱警说这家伙很喜欢在牢里虐待自己,经常撞墙啊抽打自己什么的,已经见怪不怪了。”张天啸理所当然的说。

“一个退役特种兵,想要刺杀局长,居然还喜欢虐待自己”徐子谦在一旁发出嘘声。

“去关他的监房看看。”王洛看了一眼尸检报告,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就只好转移了阵地。

众人来到监房,张天啸带着往下走了一层,这儿应该是个地下室,四周都是铁墙,且里面好像只有一个监房,走近一看,上面用铁片标了“重点看管”四个字,应该是特意对待曹朋军这种危险人物所用,。

墙上用血液写的三个名字还没有被擦掉,应该是张天啸特意保护所为之。

三个名字从左到右分别是“姚温明”、“于永高”、“祝季刚”。

“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王洛皱着眉转头问大家道。

关源和徐子谦都是摇了摇头,莫雨晴则是看着墙上的几个字,说道:“丫儿字写的倒挺好看的。”

王洛白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看向张代荣,发现他正炯炯有神的盯着上面的字发呆。

“代荣,你发现什么了么?”王洛好奇的问道。

张代荣点了点头,走近墙边伸出手指,指着血字说道:“你们看这前面的‘姚温明’、‘于永高’六个字,第一时间想到什么?”

“潦草”关源和张天啸几乎同时出声,王洛诧异的看了他们一眼,仔细想了才想明白,这是他们当刑警十几年来的直觉。

张代荣闻言翘起嘴角,点头道:“没错,就是潦草,再看这‘祝季刚’三个字,跟前面两个对比一下,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点,一是比划非常清晰,代表着不是连笔字,二就是血液干涸的程度比起前二个慢,也就是说这三个字用的人血不少,应该是曹朋军故意为之。”

这一顿分析说完,王洛都忍不住对张代荣刮目相看,最不值得注意的一点,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线索,很显然张代荣抓住了这个点。

“你的意思是,这个祝季刚跟曹朋军的关系不浅?或者说比前两个深?”王洛摸着下巴问道。

“是的,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我认为最先调查的应该是这个祝季刚。”张代荣走了回来,说完还看了一眼张天啸。

“哦,对了”张天啸一顿,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对几人说道,“我还没有带你们看过这三个人的个人资料,走吧,跟我回去市局技术科看看。”

众人点头,表示赞同,一同来到了市局技术科。

技术科就在市公安局的里面,正在值班的刑警有不少,见到张天啸一下子带了这么多人回来,就有人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队,您这是带犯人回来了啊?”

“是啊是啊,看样子还是同伙犯案呢!”

“……”

莫雨晴一听这话,顿时脾气就上来了,直接对着一群低着头窃窃私语的刑警喊道:“我们是断罪小组,过来帮你们这些人破案的,都瞎讨论些什么,给老娘闭嘴!”

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又传来了一道阴柔的人声。

“什么断罪小组啊,听都没听过~~”

“就是,一个个长得年纪轻轻的。”

“说不定是哪个区县的小警察拼凑而来的啊。”

“断罪小组是省厅出资建立的新兴专案小组,能力不容置疑,肯定比你们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厉害!”徐子谦不怕事大,忍不住出声嘟囔了几句。

张天啸怕得罪断罪小组强大的背景,只好对着自己的手下们摆了摆手,说道:“都忙自己的,别废话了!”

众刑警一听这是省厅过来的同志,都纷纷闭上了嘴,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连张天啸都这么认真对待的小组,背景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

张天啸带人来到技术科,里面坐着三四个穿着警服的男子,纷纷对着面前的显示屏快速移动手指,键盘声啪啪作响。

“小李,你给我把那三个人的个人资料调到投影仪上面。”张天啸走到正在全神贯注的最中间的男子身旁,对他命令道。

“是,张队。”小李连忙点头,在电脑屏幕上操作了几下,投影仪上就出现了该有的资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