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2章 初见白德茂

第22章 初见白德茂

3030 2017-09-12 19:49:00

莫雨晴压根没有注意到王洛的神色,她的审讯还在继续:“也就是说,你在死者被杀的当晚在和你债主的老婆鬼混,对吗?”

“……是的。”莫雨晴的说法实在不好听,但她的身份是警察,张文旭虽然有点不满,但还是点点头,有些无奈地回答了一句。

这时候王洛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张文旭,你应该知道你的这位债主是怎样一个人吧?”

张文旭微微一顿:“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说着他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你没见过他老婆吧?换做是你,换做我当时的条件,你也把持不住的。”

王洛摇头:“别把我和你比。”

“是,这是当然的。”张文旭顿时明白自己说多了。

王洛不以为意,也不在乎张文旭依旧很肯定的眼神,直接转移了话题:“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美到了哪怕你不要命也要和她共度春宵的程度,你没有控制住自己,对吗?”

“我当然不是不要命,”张文旭急忙解释说:“是李曦卿告诉我白德茂那个家伙就快完蛋了,我这才鬼迷了心窍……”

李曦卿自然是白德茂妻子的名字。

王洛一直在注意着张文旭的表情,从他的眼神儿和语气来看,他说的不像是谎话。可是这样又说不通了,如果张文旭真确定白德茂命不久矣,那他应该不会因为债务问题发愁才对。

想到这里,王洛刚刚想问这个问题,又突然想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白德茂的老婆告诉张文旭白德茂可能要完蛋!

哪怕再疏离的夫妻,说出这种话也是很不正常的。就算这对夫妻之间有深仇大恨,李曦卿恨不得吧白德茂碎尸万段,她也绝不应该知道这种消息。

更何况,白德茂以前是黑道巨擘,现在算是市里数一数二的企业家。

除非人是李曦卿找的!

既然已经确定了张文旭的不在场证明,莫雨晴告诉张文旭让他不要离开本市随时等候调查之后,就放他离开了。

张文旭刚走,莫雨晴就说道:“我觉得那个李曦卿有问题。”

王洛点点头,说道:“她也许有问题,但是我还有几个问题没搞明白。白德茂的公司是不是负责死者房子的拆迁工作,他和死者继父的债务关系是怎么来的?”

“李曦卿交给我调查吧。”莫雨晴这次懂了,和王洛争论也没什么用,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行动。

王洛点头:“也好。那么我就去白德茂那儿问问好了。”

莫雨晴似乎心情不错,说道:“要不我们换换?听着张文旭说的,咱们的美女总裁说不定好你这一口儿。”

王洛翻了个白眼:“好莱坞的女明星我都看不上,我会在意什么美女总裁?”

“还好莱坞明星,你得了吧!就你那闷骚样……”莫雨晴回了个白眼,然后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好了不逗你了,听你说那白德茂背景复杂,你自己多加小心,不行的话就把徐子谦带上,别看他一副小白脸的样儿,其实还算挺能打的。”

“说到徐子谦……”如果莫雨晴不提,王洛险些忘了这个人,他说道:“这个人可以信任么?”

“大是大非上他应该没问题吧?”莫雨晴的话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很肯定:“怎么了?”

“没什么。”王洛摇摇头说道:“可能是我多心了,我总觉得他不想让这个案子太早告破似的。”

莫雨晴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个家伙又坏我的事儿?行,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自己找他去……对了,你刚才不是故意支开他了吧?”

“既然你说没问题,我就相信你好了。”王洛没回答莫雨晴这个问题。

莫雨晴顿时明白了。

她呵呵一笑,说道:“你这家伙心眼儿还不少!放心吧,他坏我的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这家伙最多也就是消极怠工而已,行动的时候跑得快着呢。”

王洛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他是真的明白了。早些时候他一直以为徐子谦消极怠工是因为他和这案子有关系,但经过莫雨晴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八成是因为莫雨晴接下来的工作更加危险,所以他才故意拖延进度的。

虽然想明白了这一点,但王洛依旧不觉得自己有找一个保镖的需要。

怎么说现在的百地集团也是一个大集团公司了,自己又是直属省厅的“干警”,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

……

很快,王洛就来到了百地集团总部大楼内,白德茂的办公室内。

本来门口有保安拦着不让进,扯着王洛要预约,王洛拿出自己的证件,五分钟后就被请来了这里。

王洛也在这间不算奢华的办公室里看到了白德茂这位市里的传奇人物。

坐在老板椅上的白德茂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光头,身形富态,甚至让王洛感觉到有些和蔼。

看到王洛在观察自己,白德茂和气地笑了笑:“王警官第一次见我,怎么,不像?”

“没有没有。”王洛摆摆手,直言道:“只是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白德茂哈哈一笑:“王警官倒是个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王警官这次过来找我,是想问什么事情?”

说到正事儿,王洛立刻严肃了起来,说道:“张文旭这个人,白老板知道吗?”

白德茂愣了愣,眉头一皱:“知道。”

王洛说道:“白老板是他的债主?”

白德茂摇了摇头:“欠我债的人多了,我记得他可不是欠债这事儿。不怕你笑话,我和我老婆事情,有门路的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我也就直说了。这王八蛋三年前就开始勾引我老婆……”

王洛有点傻:“三年前?白老板以前不是……”

“以前是道上的,是吧?”白德茂说道。

王洛没说话,表示默认了。

白德茂叹了口气:“你是警察同志,有些事儿我也就直说了。我白某不是做生意的料儿,都说我白某是道上混大了开始洗白了,谁他么的都不知道老子当年赔了多少!要不是我老婆,白某现在恐怕就已经倾家荡产了。”

白德茂语气唏嘘,王洛却觉得自己可以理解。

混黑道和做生意,算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来钱方式。在道上混得好,不代表做生意就强。

如果眼前的白老板在道上是靠着人狠兄弟多起的家,那就更别提了。

人狠惹是非,而生意人讲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兄弟多排场大,但显而易见白老板在道上的兄弟帮不上他生意上的忙。

这时候白德茂说出了一件王洛绝没有想到的事情:“不瞒你说,现在这百地集团名义上是我的,实际上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都是我老婆的。”

“是李曦卿的?”

白德茂点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能走到现在这一步。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百地集团的家业也都是我老婆挣来的,百地归她我也无话可说,只是那个小白脸……”

白德茂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显然对张文旭恨到了极点。

王洛皱眉想了想,说道:“那你们的债务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想让他舒服,所以在赌场坑了他。”白德茂说完才想到王洛的身份,一脸尴尬地说道:“我说的赌场是牌局、王警官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没几个人的牌局。我这属于报仇,我也没办法啊!”

于是王洛就更加不解了:“你报仇的方式,就是坑他钱?”

“不然你觉得呢,王警官?现在这年头,我找几个人干掉他?我倒是想,可是没人肯干这事儿啊!要不王警官你告诉我,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嗯……维、维权?”

王洛差点没喷出来。

白德茂到目前为止的表现,太淳朴了。

更有可能是他故意装出来迷惑警察——也就是他——的。

想到这里,王洛心里警惕起来,说道:“这种事儿不归我负责。我现在只负责重大刑事案件。”

听到王洛这么说,白德茂的脸色变了。

“王警官,我不知道是谁举报了我,但是这件事儿和你无关,希望你别管!”白德茂这时候终于露出了属于黑道巨擘的狠厉和决断:“不然恐怕你今天也走不了。”

王洛心里陡然一惊,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深的迷惑。

白德茂的态度前后变化未免太大了吧?

而且他的语气似乎不是在说他“做了什么事”,而是在告诉王洛,他“正打算做什么事”。

王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白德茂这时候正死死地盯着他。

白德茂的手放在自己办公桌的下面,王洛无法判断他能从底下摸出一把刀还是一把枪。

王洛自己倒是也带了枪,不过他压根就没把这个当回事儿。

他很明白,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想要拿枪打准人,几乎没这个可能。

形势越来越严峻。

白德茂明显是误会了什么,但问题是王洛只有想明白了他到底误会了什么,才能有效地解释,但他怎么能想明白?

他只能后退一步,说道:“白老板,你别冲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