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1章 怀疑

第11章 怀疑

2985 2017-08-24 11:23:53

接下来整整两天,王洛都是在鉴定中心度过的。他不是半途而废、应付差事的那种人,所以辞职的事情就拖延下来了。

对王洛来说,这两天的进展很艰难。

这种艰难是仅仅对王洛而言的。

相关的化验报告现在就在他桌子上,只要他递上去这个案子就会结案。

可是王洛却感觉桌子上的几页纸无比沉重。

林薇薇在自己的试验台继续做着化验,不过眼神儿却时不时地瞟向王洛。有时目光正好和王洛对上,她的脸就会微微一红,不过也就这样了,在知道王洛要走之后,她就决定自己要更加大胆一些。

所以两人之间形势逆转,现在反而是王洛不敢看她了。

不过好在王洛是那种将私交和工作划分得极清的人,不然两人恐怕连说话都不可能了。

在沉思了半晌之后,王洛说道:“你怎么看?”

林薇薇知道他说的是案情,虽然她更希望王洛说点别的。

思考了一番之后,林薇薇说道:“案情很明朗,从尸检报告上来看,我觉得这是奸杀。”

“动机呢?”

“法医不需要考虑动机。”林薇薇很奇怪,从接这个案子开始,王洛好像就变了个人似的,不再那么“客观”了。

甚至到现在尸检报告都没有交上去。

看到王洛陷入沉默,林薇薇说道:“我不明白你在坚持什么,嫌犯都认罪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王洛沉默着拿起一个证物袋,里面是一把锋利、带血的餐刀。

他盯着这个袋子。

“一个醉酒状态的大学生,能用这种刀砍断一个人的四肢吗?”

“你没见过他,你如果见过的话就不会怀疑了。”

“那么我想见见他。”

王洛一开始就表达过这样的意愿,这一点让林薇薇非常奇怪。

“学长,证据确凿,你还认为他是无辜的?当晚只有他在场,死者身体里有他的体液,他背上也有死者反抗时留下的痕迹——”

“不对,你反抗的时候会笑吗?”王洛突然打断了林薇薇。

林薇薇的脸一下就红透了。

这……算什么问题?

“我、我不、不知道。”声音也小了很多。

王洛却仿佛下定决心,说道:“我们再去现场看看。”

“好、好的。”

时隔两天,现场冷清了许多。

王洛注意到,就连附近的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了一眼林薇薇,说道:“林薇薇,咱们市规划的拆迁三步走,是不是包括这里?”

林薇薇一怔:“的确,不过应该还需要一年时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可不会买这里的房子!”

王洛摇头:“我只是在确定杀人动机。”

“学长,上次的事情刑警那边就已经意见很大了,我们是法医,我们有我们的职责,现在我们做的已经是越权的事情了……”

王洛说道:“法医的职责是什么?”

“当然是勘察这种凶杀命案现场……”

“法医的职责是对得起你看到的尸体和伤口。”

林薇薇顿时无话可说,这样的答案实在有点别致,让她无可反驳。

这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房子附近,不过这次王洛却没有进房子,而是开始在外面观察。

对王洛来说,上次进房间该拍的已经拍完了,该取样的也已经取完了,再次勘察的价值不大。

他要确定的是这里有没有监控的死角。

案发地点的房子属于那种待拆迁的普通平房,除了发生凶杀案的卧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厨房以及一个小院。

王洛现在就在小院的墙外。

这个小院子是用水泥墙完全封闭起来的,从高度来说也并不能让人轻易翻过去,更别说上面还带有防贼的铁丝网。

但很快王洛就发现小院南边有一棵茂盛的大树遮住了小院的一小半。

站在树下,王洛说道:“如果你是贼,能从这棵树进入院子吗?”

“这……”林薇薇抬头看了一眼院墙,摇头说道:“我倒是能爬上去,不过可能不敢跳下来。”

“如果是一个身体强壮的男子呢?”

“应该没问题吧。”

王洛点点头,站在树下指着西南方向的一条小径说道:“如果我是嫌犯,杀了人之后从这里离开,就可以完美避开监控……你看这里!”

王洛突然出声,指着树干上的某处。

林薇薇愣了愣。

王洛指着的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手印,只是被灰尘围成的手印,如果不近距离观察的话,压根就无法察觉。

林薇薇看过这个案子的卷宗,那个被认为是凶手的大学生是在第一天晚上和受害者一起从正门进入的房间,第二天也是从正门出去,然后折返回来打碎了厨房的玻璃从窗户再次进入房间,然后从房子北面的路一路逃走的。

也就是说,这个手印哪怕查不到指纹,也绝不是现在的嫌疑犯能留下的。

王洛指着头顶说道:“越往上手印越明显,这说明最近有人曾经爬过这棵树。”

林薇薇接住话头:“很可能是案发的时候。”

“是的。”王洛说道:“所以,你现在的结论是?”

林薇薇摇头:“我保留意见,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坚持那个人不是凶手?毕竟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见过他。”

“你就当是直觉吧。”虽然这样说,但王洛自己却知道,当时在国外的那个案件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影响。

林薇薇看出王洛不愿多说,也就不再勉强,然后说出了关键问题:“如果那个人不是凶手,那么凶手是谁,他现在在哪?”

这个问题王洛一点也不意外,他早就准备好了答案:“所以,我想去看看哪个大学生。”

……

在一个小时之后,王洛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这起案件的嫌犯张代荣。

其实他半小时前就到了,不过他却一直在审讯室里观察了半个小时才终于选择进去交谈。就如同林薇薇说的那样,这个大学生有着极其健壮的体格和相当凶悍的长相,这样的造型甚至让王洛去想,如果这个家伙生在古代说不定会是一员虎将……

当然他不是要讨论联想,而是要弄清案发的关键。

卷宗已经看过了,所以王洛可以直入主题。

他在张代荣对面坐下,一边观察着他一边说道:“我叫王洛,是这件案子的法医。”

张代荣略带疑惑地看着他,并不说话,似乎在等待王洛的问题。

可他并没有如愿,因为王洛压根不准备问问题,而是以朋友聊天那样的语气说道:

“如果没有你这件案子,也许现在我已经辞职了。我看过你的资料,大学尚未毕业,不过工作经历不少,喜欢健身和运动,不爱说话——这一点其实我和你很像。”

张代荣的眼神更加疑惑了。

“我都已经承认了,你还想问什么?”

憋了半天,张代荣终于开口。

王洛说:“就是想问你为什么承认。”

不等对方说话,王洛说道:“别告诉我你在为量刑考虑。”

“不,人真的是我杀的。”

“你在清醒的时候杀的人?”王洛语气变得尖锐。

“不,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张代荣慌了起来,语气变得紧张。

王洛说道:“眼皮上翻,眼睛四十五度斜视且皱眉,你在回忆什么?律师或是懂法律的同学给你编的谎话?”

“没有。”

“你没有意识怎么能确定自己杀人了?”

“只有我一个人!还能有谁?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可是除了我没有别人了!是我杀了她!”

张代荣终于绷不住了,情绪相当激动地喊了出来。

王洛依旧冷静,对于对方的表达他仅仅是轻轻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接着依旧用不温不火地沉稳语气说道:“我去看过现场,也许还有别人。”

张代荣猛地怔住。

王洛再一次轻轻点头:“我看过你的供述,你和受害人是第一次见面。”

张代荣点点头:“是的。”

王洛说道:“你从事毒品买卖,她是你的买家。”

“没有!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明白了。”王洛点头:“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就是你对受害人一见钟情。”

王洛的语气相当肯定,但审讯室外的刑警们却淡定不下来了。

除了和王洛有过合作的关源还能保持淡定之外,其他的刑警早就炸锅了。一个年轻刑警直接就要进审讯室把王洛拉出来,被关源拦住了。

“关队,这小子什么意思?咱们的证据都找齐了,嫌疑人自己都招供了……他这不是在打咱们的脸么?”

关源用身体挡住门口,沉默了一阵说道:“没事,让他审!”

“可是……”另一个刑警也忍不住了,但关源似乎下定决心似的,说道:“让他审!没错,犯人是招供了,但万一我们错了呢?人都已经抓了,如果真是他,你们的功劳也跑不掉!”

说完,关源打开门走了进去,留下一句话:

“都在外面等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