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48章 徐子谦的小聪明

第48章 徐子谦的小聪明

2903 2017-10-14 20:51:00

王洛只好咬了咬牙,转头就往着祝季刚曾带着他们走过来的原路返回而去。

天色已经暗了一半,夜晚的山林是最危险的地方,这儿毒虫肯定不会少,凭借王洛剩下的体力,中途停停歇歇,起码需要两三个小时左右才能成功离开。

但这是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王洛仅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若不是这该死的伤口,走出去费不了多少工夫。

……

大约过了一小时左右后,已经停停走走休息数十次了,望着头顶昏暗的天空,王洛不知为何开始担心起了莫雨晴的安危,如果祝季刚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的话,那王洛就以莫雨晴的性命赌输了。

“王洛!王洛!是你吗?!”

正在回想着下面该从哪儿走的时候,王洛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叫声。

王洛连忙回头一看,一道强烈的灯光映入眼睛,他看不清来者是谁,但已经分辨出来了声音的主人,正是关源。

“关叔,是我。”王洛疲惫的说了一句话,扶住身旁的树干,心中松了一口气。

关源打着探照灯来到王洛面前,连忙把他扶住,同时第一时间拿起身上的警用无线对讲机,说道:“子谦,子谦,通知外面的特警和医务人员准备接应,我已经找到王洛了。”

电话那头传来徐子谦欣喜的会应声,关源才放心的收回对讲机,关切的对王洛询问道:“没事吧?雨晴呢?”

“没事”王洛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关源的问题,而是说道,“说来话长,她现在很安全,我们回到江宁市再细说。你们怎么来了?”

关源点了点头,说道:“咱们可是一个队的,如果不是张天啸通知我们,到现在我们还不知情,听到消息后,就第一时间过来搭把手了,外面的特警说天快黑了,让我不要乱走,我没理。”

王洛道了声谢,他其实想过断罪小组其他人会来救他,但他没有时间等下去了。

关源弯腰,背后对着王洛说道:“上来吧,我背你出去。”

王洛没有拒绝,攀上了关源,同时背后的伤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隐隐有些再次裂开的迹象,已经不能够再继续行走下去了。

关源的力气不小,身为前刑警队长的他体力也不差,所以带着王洛出去只是需要耗费一点时间而已。

王洛趴在关源背上,突然回想起小时候父亲也是这样背着自己一步步回到家中,此刻心中安全感倍增,想着想着就沉睡了过去。

当王洛被叫醒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些陌生的响声,随后他便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靠在直升机的座位上,徐子谦张代荣几人正在地上走来走去,对身前的医务人员催促着什么。

“王头儿,雨晴呢?”徐子谦心中一直牵挂着莫雨晴的安危,见到王洛清醒了一些,便赶忙追问道。

“她很好,你放心。”王洛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回答道,随后见到徐子谦还想追问些什么,便指了指直升机外面的特警,悄悄使了个眼色。

“那就好。”徐子谦顿时明白,点了点头。

“张队呢?”王洛询问道。

“他回去跟上级交涉了,据说雨晴的家人太过担忧,不断通过各种关系施压,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了。”徐子谦解释道。

“这也正常,”王洛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把代荣和关叔叫来,我们回去江宁市,有重要的事情。”

徐子谦应声,连忙将张代荣和关源叫了回来,王洛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众人都松了口气之后,便被特警安排来的直升机带回了江宁市。

回到江宁市后,王洛并没有马上去调查罪案凶手,而是去市医院进行伤口处理,等待体力和精神恢复了一些后,便与其他成员一同回到了国防大厦。

到达后,众人都被王洛聚集在了会议室。

“王头儿,你真的不用休息么?有什么事情不能恢复好了再谈?”徐子谦关切的问道。

“不行,事情不能耽误。”王洛咳嗽了一声,随后对他们讲述了祝季刚下的威胁。

“就一天时间?”张代荣皱眉道,“未免太短了吧,这可不是一般的杀人案。”

“而且那家伙说话不算数怎么办?”关源也追问道,这种绑架案他经历过不少,最后一半以上的都是灭口撕票。

“我要回去救回雨晴,王头儿,你告诉我准确的方位,我就不行一整个特警支队都不能干掉那家伙!”徐子谦听到莫雨晴身处险境,显得有些失去理智,站起身子猛地一拍桌子吼道。

“胡闹!”关源却打断了他,说道,“即使干掉了祝季刚,而他只用一刀就能够处理掉莫雨晴,你不要小看国家培养的特种兵,他们的临场反应和决断能力,绝对属于最出色的那一类。”

徐子谦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语,只好垂头丧气的做回了椅子上。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证据,抓住凶手的证据”王洛深吸了口气,对所有人说道,“我说说我的分析,第一,从曹朋军的死上来看,他只是想在监狱里躲避追杀,因为他知道或者已经得到了凶手想要的东西,却没想到在监狱里面同样有凶手的同伙,这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之一。”

“你的意思是,曹朋军是被内部人员弄死的?”徐子谦一愣,问道。他属于督察的人,对于这类情况特别敏感。

“是的,初步猜测,这个人就是刘弘业。”王洛点头,语出惊人。

“什么人能够让刘弘业亲自下手?”张代荣好奇的问道,“我跟子谦调查过他的背景,据说上任以来清白的很,基本上没有什么违纪的情况出现,他没必要因此坏了自己的前程吧?”

“如果,有足以比得上他这个位子的利益呢?”关源摸着下巴分析道,“或者说是牵扯到他的利益所在,才逼得他不得已出手?”

“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我们没办法给他定罪。”徐子谦摇了摇头。

“第二,关于于永高的死,他的另一重身份也只有刘弘业清楚,并且档案也被他掌握,所以我们得知道,是不是刘弘业出卖了他。还有姚温明,他在死后吸食的毒品,到底有多大的刺激性,能够让他挥刀自杀。”王洛接着说道,“单单从这些看来,只是凶手迷惑我们的一种手段,线索繁多能够让我们偏离主题,足以证明凶手不是一般人。”

“能够跟市局局长扯上关系的,其身份来历肯定也不差。”张代荣说道。

“对”王洛赞同了他,随后说道,“关于92式手枪,当时祝季刚用来威胁我与莫雨晴的就是这把,他告诉我,曹朋军是跟他一起制作的,但是子弹都被曹朋军一个人带走了,也就是说,真正的凶手把曹朋军用来刺杀的枪拿走了,试想一下,谁能够在公安机关重重包围之下拿到手?”

众人闻言,均是眼睛一亮,王洛此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我们要印证一个事情,刘弘业的家里或者办公地点有没有藏着这把手枪,如果有,那么凶手就是他,如果没有,那么凶手就是另外一个人了。”王洛眯了眯眼,说道。

“子谦,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去调查刘弘业?”王洛又问徐子谦道。

徐子谦想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他坐的位置虽然不是很高,但无故调查的话,可能会引起上头的不满,我不相信他上任是因为自身能力所致,十有八九还有人保着他。而且做这种事情还需要申请搜查令,没有个几天是下不来的。”

他刚一话落,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他。

他笑眯眯的说道:“刘弘业出事的地方,就是那个福怡轩,记不记得?”

几人同时点了点头,连王洛都没有猜到这家伙想说些什么。

“我记得是刘弘业让王头儿你们过去福怡轩找他的,所以……嘿嘿嘿”徐子谦露出一副阴险的表情,笑说道。

王洛这才一拍额头,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时刘弘业吃饭的包厢里面,有着另外一个中年男子,据前者说是他的老同学, 但一个市局局长单独跟不属于机关内部的人员吃饭,是不是容易被人联想到点什么?

徐子谦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可以借此理由给刘弘业泼个脏水,刚好达到了王洛的目的。

“不错啊,有进步了。”王洛笑着给大家解释了一下源头,便对徐子谦夸赞道。

徐子谦难得被赞美,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