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9章 交锋

第29章 交锋

3346 2017-09-19 20:54:03

王洛甚至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不小的推力将自己推在了一旁。

原来是张代荣推了他一把!

他们距离太近,对方的人又冲得太快,如果不是张代荣这一下,他压根躲不开对方手里的农具耙子。

这要是打实在了,恐怕王洛最起码头骨会破掉。

王洛是真出了一身冷汗,但这冷汗还没落下去,他就发现了另一个情况:张代荣把自己往后推,自己反而等于是向那些人冲了过去!

几个农夫手里的家伙下意识就向张代荣挥了过去。

“小心!”王洛大喊一声。

张代荣自然明白自己的处境,本来王洛以为他这次就要遭中,但没想张代荣采取的行动十分熟练,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再次前进了一步。

这一步太妙了,要知道农具算是长柄武器,打击力很大,但是灵活性却差了些。张代荣借势往那个农夫身上一靠,抓住他的手腕一拧,就把对方的武器夺了过来。

他把夺过来的耙子在自己面前一横,挡住了他们和王洛之间的路,瞪着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杀人偿命!”那个带头的中年人立刻说道:“哼哼,我告诉你们,你们做的事儿我可看的一清二楚,别试图冒充警察了!你看看大伙儿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王洛这时候也终于有了说话的时机。

他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中年人,说道:“你就是白德喜吧?”

“我就是,怎么着吧?你们是觉得我们白家人是小地方的,好欺负是不是?”

白德喜这么一说,他身后的那些农夫脸上立刻就挂不住了。

人都是要面子的,而且某些时候集体荣誉感比个人荣辱还要重要!

王洛这时候很冷静。

现在的情势是典型的敌众我寡,绝对不能冲动行事。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王洛却发现这个白德喜果然不好对付。他知道自己是警察,所以先把“冒充警察的杀人犯”这一点说出来,那么哪怕他这个警察的身份是真实的,有了白德喜先入为主的话之后,村民们恐怕也不会相信他的话。

另一点就是他后面那句说自己是针对白家,更是把自己放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不是。”

王洛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洛认真的态度实在是太不合时宜,所以哪怕现在心里恨不得把王洛当场打死的白德喜都愣住了:“你说啥?”

王洛再次认真说道:“我从来没有看不起过村民,因为我老家比你们这儿还穷。”

王洛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就算是知道王洛底细的人恐怕都会楞个几秒。

所以趁着这个功夫,王洛继续说道:“而且,我的确冒充过警察。”

“你真冒充过?”白德喜下意识地问道。

他这么问,实际上源自于他心虚地心理。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警察来追捕他,所以他的内心深处最恐惧的就是王洛的警察身份,现在王洛突然说自己是“冒充”的,让他产生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侥幸心理,所以才有此一问。

但王洛却笑了:“看来你压根就不知道我冒充过啊!”

王洛此话一出,白德喜身后的村民们也都愣住了。毕竟大家都不傻啊,白德喜他们可是好长时间没见了,回来之后突然说他被坏人追杀,尤其是那个坏人还把在村子里声望极高的德林杀了,他们自然头脑一热就拿着家伙出来了。

可是现在,王洛演了这么一出之后,他们也都有点蒙了。

白德喜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立刻试图补救:“反正你是杀人犯!俺亲眼看到了!”

但是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的王洛,怎么能在语言上落入下风?

他面不改色说道:“既然你看到我杀人了,那你报警啊?我在这儿等警察来,你放心,我绝对不跑。”

“这……”白德喜傻了。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反应这么快!他眼珠一转,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没留下杀人的证据,你知道警察没证据就把你放了!乡亲们,别听他瞎说,警察真把他抓了,恐怕最后还是要放了他!”

王洛毫不停顿,说道:“如果是我杀的人,那么凶器上有我的指纹,根据尸体的情况来看,死者死前曾和人发生过打斗,他的拳头恐怕还对凶手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顿了一下,王洛问道:“我说白德喜,那么重的伤为什么要掩饰?把你的肩膀露出来让大伙儿看看啊?”

王洛这么一说,白德喜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颜色。

而这时候,周围的视线也全部都投向了白德喜,显然在等着他的回答。

王洛知道,自己赢定了。饶是这样,他还是留了一身的冷汗。

今天的情况太危险了,要不是张代荣推了自己一下,护着自己没让自己第一时间就被攻击到,恐怕现在他可能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能那些农夫第一时间打不死自己,但是王洛却知道白德喜是一定会过来为自己补上一下以好让自己永远闭嘴的。

“那你倒是说说,德林到底怎么了?”

一个农夫忍不住问道:“德林可是个老好人,咱村里像德林那样有出息的人可不多啊!”

王洛叹了口气,指了指白德喜:“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么?”

“你说俺杀了德林?咋可能?乡亲们,他说俺杀了德林,你们相信么?”

那些村民们顿时陷入了犹豫,显然在他们的印象里,这个白德喜和白德林的关系应该相当不错才对。

可是人都是会变的。

就在王洛打算继续列举证据的时候,一辆挂着省厅号牌的黑色警用吉普车从远处飞驰而至,快到的时候才终于鸣响了警笛。

刚才还信誓旦旦自己没有杀人的白德喜,这时候却如同见了老鼠的猫一般,转头就跑。

王洛几乎能猜到他的反应,可是他的身体素质却成了阻碍。

别看白德喜现在还算是个伤员,但是他跑起来的速度绝对不输给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而他这一逃跑,乡亲们顿时就都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但就算是他们也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去追人……反应最快的是一直挡在王洛前面的张代荣,几乎是看到警车、白德喜逃跑的一瞬间,张代荣就启动了。

前面说过,张代荣的身体素质就算在年轻人之中也算是极好的。

他的速度很快,虽然不能马上追上熟悉路况的白德喜,却也能跟得上。

王洛急忙在一旁喊道:“你小心!”

张代荣没顾得上回答,倒是警车经过的时候王洛听到了一个并不意外的熟悉声音:“你管好自己就行了!他绝对跑不了!”

王洛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其实从刚才这辆警车开车的速度和风格,王洛就知道开车的家伙绝对是莫雨晴没跑,所以听到她的声音一点也不意外。

那边追人去了,王洛自己帮不上忙,只能在原地等着。看到那些村民还在围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洛只好叹息一声,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说道:“我的确是个警察,不过具体的职业是法医。白德林的尸体就是我检查的。”

“德林……真死了?”另一个村民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相信了王洛的身份之后,他们一个个都拘谨了许多。毕竟对这些老实巴交的农夫而言,和警察打交道还是很有压力的。

王洛点点头:“全身几十处刀伤,几乎刀刀致命!行凶者是个左撇子,如果我们没有定错嫌疑人的话,白德喜应该是个左撇子吧?”

“没错!虽然他这么多年没回来,但是俺们都知道德喜是左撇子!”又一个村民证实了这件事。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惨叫声戛然而止。王洛心中一惊,急忙顺着声音看过去,结果却什么也看不到。

一分钟后,莫雨晴开着车回来了。她并没有下车,直接向王洛招了招手示意王洛上车。

王洛点点头,坐上副驾驶:“抓了?”

莫雨晴点点头,似乎有些脸红的样子,说道:“抓当然是抓到了,不过我不小心把他撞了……”

“不小心?”王洛绝对不会相信她是“不小心”撞的。

但莫雨晴却一瞪眼:“紧急出警,没有时间检查车况,谁知道这破车刹车还有问题啊?”

王洛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莫雨晴绝壁是故意的,绝对没有第二个可能!

刹车有问题?这车刹车真有问题的话,恐怕以莫雨晴那种开车方式,从市里开到这里的话,一路上早就血流成河了吧?

但是王洛也懒得追究这个问题,他点点头,转回头看了一眼。

白德喜被靠在车上,一只可以活动的手这时候正抱着自己的膝盖,嘴里不停地小声呻吟着。

而坐在他旁边的张代荣则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改变了他命运的杀人犯。

很奇怪的,他的眼中没有多少仇恨的情绪。

良久,他突然向白德喜说了一句:“你也是个可怜人。”

正在呻吟的白德喜浑身一震。

“你不恨我?”

张代荣很坦然地点了点头。

“我不恨你,因为我不是你。仇恨不是我活下去的理由,我也永远不会自我放弃。”

“得了,小张,你才多大说话就和我老子似的!这次你表现不错,到时候我给你记上一功,稍微走走关系,你转正不成问题!我告诉你啊,别说你这个年龄了,多少硕士博士毕业之后想进省厅都进不来,你这可算是一步登天呵呵呵……”

张代荣蒙了半天,完全没法适应自己这个顶头上司的说话风格。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莫雨晴摇摇头:“别谢我,该谢谁你自己知道。不过我告诉你,我这儿可不养闲人,你如果让我觉得没用,我就还把你送回大学去。”

张代荣听了,微微勾起嘴角:“我会努力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