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57章 敷尸

第57章 敷尸

2999 2017-10-23 20:06:00

王洛用戴着白手套的手伸进了水塘里,在昏暗的手电筒照射之下,缓缓游动,试图摸到无头尸体的双肩。

水塘里面的水似乎已经不能够称得上算是水了,应该叫做粘稠的液体。

王洛很快便触摸到了僵硬的尸体,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点点把尸体抬了出来。

同一时间,除了经验丰富的断罪小组成员之外,几乎都不忍直视,纷纷转过了身去。

“帮忙。”王洛有些吃力的把尸体抬出水池,发现泡在水里的整个上身都被涂满了蜡,看起来就像一座蜡像一样,如果不是血液衬托而出,反而很容易被当成遗弃的蜡像。

张代荣和关源连忙接过手,靠近的时候才闻到一股淡淡的尸体腐烂发臭味。

“邢老板,麻烦你找一间不经常使用的房间给我,我需要做一下简单的尸检。”王洛抬着尸体的肩膀,颇为吃力的对邢无亮说道。

邢无亮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酒吧楼下就有一个用来堆放物品的杂货间,那儿这几天刚好被我清了一下,就那里吧。”

王洛表示可以,随后便对莫雨晴继续说道:“你先带其他人回去把,没有我们的同意都不得擅自离开。”

莫雨晴点头,带着其他人先走出了林子外面。

王洛便看跟关源二人抬着尸体缓缓跟上,水池边上的环境他已经仔细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来到酒吧楼下,抬着尸体的三人手上以及胳膊上都沾满了混合着血液的粘稠液体,就算是关源这种几十年经验的老人也有点开始不适应了起来,胃里翻腾不断,更何况是初出茅庐的张代荣。

邢无亮就在杂货间的门口等着几人,见状后连忙把门打开,露出了里面摆着的一张大桌子。

里面摆着一抬切割木板的电锯,以及一些杂货柜,木屑迎面而来证明了这个地方应该在不久前锯过木头。

“把尸体放上去。”王洛说了一句,一点点移动着尸体,轻手轻脚的放在了桌子上。

“我……先出去了……这个场面让我有些受不了,如果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喊我。”邢无亮表情有些难受的对王洛说道。

王洛点了点头,邢无亮前脚走了,莫雨晴就带着徐子谦在后脚冲了进来。

原本醉醺醺的徐子谦,脸上有着两道红肿的巴掌印,头发还湿漉漉的,想也不用想便是莫雨晴所做。

奇怪的是,莫雨晴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布袋,里面传来一些叮叮当当的声音。

“你拿了什么东西?”王洛奇怪的问道。

莫雨晴笑着把布袋打开,放在了尸体的旁边,指着里面说道:“特意为你带在身上的。”

话音刚落,徐子谦就十分吃醋的哼了一声。

王洛往里面看去,装的都是一些解剖所需要用到的工具,虽然算不上齐全,但还是让王洛方便了不少。

“福尔马林无法随身携带,只能问问邢老板这儿有没有了。”莫雨晴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王洛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够了,让我听听尸体要对我说的话,或许凶手就是那些人中的。”

莫雨晴点了点头,便继续说道:“我跟子谦上去看着他们以防乱来,你要是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就记下来,到时候一起调查。”

说罢,她便跟徐子谦离开了杂货间。

王洛闭眼深吸了口气,同时从布袋里面拿出手术刀握在手中,刚想下刀却发现尸体上的蜡是一道麻烦。

“如果他是被害的话,凶手为什么要在尸体上涂蜡?”张代荣好奇的问道,“这有什么意义么?”

“涂蜡可以让尸体表面暂时不会腐烂,我不清楚他的身体里面有没有被灌入水银,如果有的话,那么解剖完全就是找死之举了。”王洛只好把举起的手术刀放下,说道。

“所以现在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他身上的蜡弄掉?”关源皱眉说道。

“没错。”王洛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蜡是有机物质,弄掉它有很多种方法,但对于尸体可能有不小的伤害性。”

“有机溶剂?”张代荣说道,“说不定会加快尸体腐烂,恐怕不行。”

“热水呢?热水不可以么?”关源问道。

“如果用热水,起码要50度以上,不是不行。”王洛摇了摇头解释道,“只是如果他的体内有水银,那么遇到热水又挥发后,就算我们不沾上,尸体也不可能再进行解剖了。”

“明白了。”关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可以用热水浸毛巾之后,再敷在尸体上面,大概需要一晚上的时间,蜡就可以轻易用刀子刮掉了。”张代荣想了想,突然出声说道,“这是我曾经在读书的时候试过的,或许能够有用。”

王洛思考了一下,觉得张代荣说的不错,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如果直接浇灌高度数热水虽然能够让蜡在短时间迅速融化,但热水也会让尸体脆弱的皮肉出现问题,而如果用热毛巾的话,就没有这种担忧了。

“邢老板。”王洛对着门口喊了一句,他早就发现这家伙在门口一直站着不动了。

“什么事?”邢无亮钻进头来,询问道。

“我们需要大量的毛巾已经热水,能够帮忙弄过来么?”王洛接着问道。

邢无亮想了想,点头应声,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需要人手帮忙,不然的话我一个人拿不过来。”

王洛给了张代荣一个眼色,张代荣会意,便跟着邢无亮离开了杂货间。

“关叔,拜托你做一件事情。”王洛凑近关源,对着他耳语了几句话,关源瞳孔略缩,连忙消失在了杂货间,往外边赶去。

王洛冷笑了一声,这次的案子算不上非常棘手,因为可以怀疑的范围很小,只需要记清楚每个人的习惯,基本上就能够分析出这个人的嫌疑到底有多大,对于他这种心思慎密的人来说,只要不是遇到那些十分善于伪装的作案老手,就不会让他感觉到难以思考。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邢无亮便和张代荣吃力的抬着一桶热水以及一大堆毛巾来到了杂货间。

热水冒着腾腾热气,看起来应该是刚烧好不久,毛巾则都是新的,甚至连上面的标签都没有拿掉。

“小心烫手,刚烧好的热水。”邢无亮擦了擦额头的汗,对王洛说道,“毛巾是用来供给客人使用的,就先拿出来给你们。”

“多谢。”王洛面无表情的道了声谢。

邢无亮见王洛压根没有想跟自己讲话的意思,便讪笑了笑,十分自觉的走出了杂货间。

“一块动手吧。”王洛对张代荣说了一句,便自己拿起了一张毛巾,猛地往桶子里的热水浸了下去。

张代荣也十分默契的不断拿起毛巾敷在尸体的表面上。

但由于需要拧干毛巾,热水的温度让他们有些感觉到烫手,所以速度就开始慢了起来。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后,无头尸体正面上所有的部位都被毛巾盖的一点不漏,期间还让邢无亮再去拿了点毛巾过来。

“背后就没必要了,我们等到明天早上过来把蜡刮干净之后,再进行尸检。”王洛松了口气,说道。

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由于杂货间里根本没有通风口,而热水的温度又很高,所以难免让室内有些闷热。

“那现在去干嘛?”张代荣问道。

“现在去问问其他人的口供,莫雨晴应该已经开始调查了。”王洛看了一眼被盖上毛巾的尸体,便带头朝着杂货间外走了出去。

张代荣提起还剩下一点热水的桶子,跟在了王洛的后头。

度假村里没有其他不认识的人,所以王洛潜意识里认为尸体放在杂货间并不会出事,想搬走也比较费劲,干脆直接扔在这儿便可。

邢无亮见两人出来,便知道事情已经办完了,接过张代荣手里的桶子,把热水倒在了一旁的渠沟里,跟着他们一同回到了酒吧。

来到酒吧后,莫雨晴与徐子谦正站在其他人的面前询问些什么,见到王洛来后,便转头打了个招呼。

“有什么结果么?”王洛拿起一旁的鸡尾酒喝了一口,说道。

“我觉得他们没有作案的可能,因为都说不认识王家杰。”徐子谦打了个酒嗝,张口说道。

“主观判断并不能判断和代表整个案子的真相。”王洛无奈的说了一句。

“我说几位大侦探,我们好不容易来旅游玩玩,怎么就成了杀人凶手?”李沐阳有些不太愿意的说道。

他本来以为可以狂欢几天,但王家杰的死成功毁了他的想法和心情,所以心中有着不少的怨气。

“王家杰的死法极其残忍,而我们现在无法跟外界联系,所以也无法得知其他人的具体背景身份,这是一个非常无奈的关键点。”莫雨晴没有理会李沐阳,而是对王洛说道。

“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啊……”张代荣感叹了一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