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4章 差点送命

第4章 差点送命

3008 2017-08-16 09:47:19

太平间门口,孙倩的父母相互搀扶着来看女儿,见到王洛后,孙妈妈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哭着说道:“你可得找到凶手啊,我女儿死的冤枉啊……”

王洛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眼睛有些不敢和孙妈妈对视,倒不是应为还没先到真凶而自责,主要是应为他不大适应跟人交流,尤其是对方情绪还不稳定。

不知道林薇薇从哪里钻了出来,跟孙妈妈说王主任一定会给你女儿沉冤昭雪的,你们放心,孙爸爸扶起老婆跟王洛和林薇薇一起进了太平间。

孙妈妈看到女儿的尸体,直接哭晕了过去,只好把她送进了附近的医院,太平间里只剩下孙爸爸和王洛林薇薇,看着自己的女儿的尸体,孙爸爸也在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下,你能回答下吗?”孙爸爸点了点头。

“你女儿交过的男朋友很多吗?”王洛的话一出来,林薇薇直接吓呆了,她只是觉得王洛有些不通人情,可没想到他居然会在人家父亲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孙倩都死了,现在问人家父亲,交过的男朋友很多吗?

什么意思?

孙爸爸一听脸都气的通红,手颤抖的指着王洛:“你……瞎说什么,我女儿是个老实姑娘,除了跟那个邵宽在一起外,就不认识其他男人,他为了那个混蛋,居然离家出走,我的女儿啊,当初我要是挽留下她,就不会……”还好,孙爸爸没有冲过去打人。

王洛确不以为然,他似乎根本看不出孙爸爸的表情变化,接着问道:“那你在跟女儿吵架后,有没有给她寄钱?”

孙爸爸听到后有些吃惊,摇摇头表示自己寄过一次,也让自己老婆寄过,不过女儿很犟,根本就没要,还说邵宽赚的钱够花,可是孙爸爸根本不信,他觉得邵宽这种没出息的家伙,不把自己老婆饿死就是好事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孙爸爸给的钱,孙倩哪来钱买那么多东西。

突然,王洛一怔,脑子里钻出个想法。

等等,张康会不会在……事不宜迟,王洛把孙倩父母交给了林薇薇,扯下身上的白大褂,离开了太平间,打了一个车就到了孙倩的家,门口还封有封条,他一把扯了下来,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面有一股阴冷之气,这是王洛从事法医工作以来的第六感,只要是死过人的地方,他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空气里还有种血腥的味道,就像是再诉说着那天夜里的真相。

王洛走进了卫生间,随后开始查找,最后一把拉开了摆放杂物的大衣柜,在一件大衣的里面,看到了一个瘦弱矮小的男人,男人惊恐的看着王洛。

“张康?”王洛张口道,张康发现对方就一个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三凌刮刀,来回比划着,示意王洛离开这里。

王洛就跟看不见刀子一样,直愣愣的看着张康,也不害怕,平静的问道:“你是不是杀了人之后,就一直潜伏在周围,看到警察检查之后,就晚上回到了这里,躲在衣柜里?”

张康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你怎么知道?”

王洛终于有了笑容,也不说话,而是劝他自首,张康看了看王洛,觉得他不像是警察,也没见他掏出枪,胆子大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了刮刀,用刀尖指着王洛,然后一个狗窜,扑了过去,眼瞅刀子就要插进王洛的胸口了……

王洛虽然木讷,确也不失灵巧,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用手死死的握住张康的手腕,想把刀子挣脱开,可是张康长期的体力工作,让他的肌肉十分结实,个头挨,但却灵活,一个踢腿就踹到了王洛的膝盖上。

王洛一吃痛,直接蹲下了身子来,张康洛紧跟着用手肘砸到了王洛的后背上,王洛没有办法,一把抱住了张康,往墙上撞了过去,张康心一横,一下子就把刀子捅了进入,刀子整好插在了王洛的肚子上。

张康有些害怕,这次是他第一次亲手用刀子插人,也有些惊慌,王洛这会满头大汗,用手捂着伤口说道:“你自首吧,想要跑根本跑不掉,世界就这么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迟早会落入法网的,何必呢,还不如自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争取宽大处理,想想年迈的奶奶,你忍心扔下他一个人吗?”

张康听到这些话,头上冒起了冷汗,汗水时不时的落入的脸上的伤口,这个伤口看着是新的,细细的血道,就跟被女人的指甲划破了一样,手在腰上不断的打着哆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能宽大处理”

他显然不大相信王洛的话。

王洛这会由于体内大出血,脸上没了什么血色,透着一股惨白,一只手捂在伤口上,一只手指着张康。

“你现在赶紧打电话给警察自首:“

张康来回着踱步,口袋里装的是手机,地上一把沾有鲜血的刀子……张康猛的一下子用左手从地上捡起刀子,对着王洛恶狠狠的说道:“就算我自首,还是会坐牢,你既然碰到了我,就算你运气不好。”

眼瞅这刀就要第二次的插进王洛的身体内,却被一声枪响打破了这场面,张康的肩膀被子弹打中了,身后市刑警大队队长关源手端着枪对着张康。

屋子里面张康的喊叫回荡了起来,很快急救车也来了,王洛是腹腔大出血,还好抢救及时,没出大事,重症监护室呆了三天,就恢复了意识,眼睛一睁,林薇薇就在身边焦急的看着他。

“你……你……”刚睁眼,王洛的大脑还有些模糊,说话的的声音也不大,林薇薇低下身子把耳朵探在王洛的嘴边:“你想说什么,喝水嘛,还是叫医生?”

“凶手有没有伏法?”林薇薇做梦也想不到王洛第一句话就是问工作的事情,有些惊讶,更有些敬佩,嘴里说着你等着,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掏出了这次冰箱藏尸的案件发现报告。

2017年3月21日,岷县枫树林小区,203单元,经群众举报,在室内冰箱里发现一具女尸,27岁,死亡时间超过七天,额头有受钝器打击的伤痕,胃中发现一枚墨绿色的宝石戒指……

王洛看着卷宗,翻到犯罪嫌疑人一栏,邵宽,被害人的丈夫,据口供承认跟死者生前发生争斗,用烟灰缸殴打过死者头部,但不承认将尸体放进冰箱。

张康,死者生前认识的快递员,与死者接触频繁,从屋子里的证据显示,他对死者有感情瓜葛。

现在公安医院的拘留病房。

王洛问了下林薇薇,张康的口供在哪?

林薇薇告诉他,张康挨了一枪,受了几天苦头,刚稳定下来,现在还在拘留病房里,关队长他们正在审讯,王洛一听,直接下了床,披着衣服就走进了张康的病房。

20平米的病房,四周都是软绵绵的墙面,特质的病床两个手铐铐着张康,一只手上插着针头在输液,正对面两把椅子关源跟小王看着张康,还没开口,王洛一把推过了房门,站在关源身后,关源站了起来,以为王洛是来感谢他对他的救命之恩:“你多休息吧,不用谢我,这是我该做的……”

话还没说完,王洛直接坐在了关源腾开的椅子上面,问道:“你把那天的情况说下?”

小王跟林薇薇差点乐出声来了,小王一瞥眼睛看见关源的脸上已经猪肝色了,还能听见咬牙根的声音……

64型号的手枪是1964年制定研发的军警手枪,枪身短小,便于携带,就是威力不大,据一些老公安说,有时候一些厚的木板都打不穿,不过警察用刚刚好,毕竟警察的目地是制服犯罪嫌疑人,最好不要打死,要是赶上54大黑星手枪,只怕张康的手臂都能打烂掉。

张康微微挪动了下身子,用背靠着床背,点了点,这种鬼门关上走过一圈的人来说,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那天夜里……我去了孙倩的家,白天的时候,她跟我说,家里的空调不大好用,知道我以前我修过空调,就约我方便的时候过去,我觉得这是在勾引我……”

“本来我在她家小区下面等了好久,看着他家的窗户,没一会来了一个人影,应该是他男人来了,我就想走呢,突然发现灯关了,那个男人的影子消失了,我进了楼栋,看见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烟灰缸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那个人就是邵宽,孙倩的老公。”这会关源从外面又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王洛的身边。

“人走后,我看见孙倩家的门没关,就以为那个人是小偷,进了房间,吓了一跳,发现孙倩躺在沙发上,以为她睡着了,我色心突起,走过去抱住了孙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