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37章 调查吴峰

第37章 调查吴峰

3127 2017-10-09 10:17:53

“调查吴峰?”莫雨晴愣住,不解的问道,“你调查他干什么?难不成他还是个犯罪分子?”

王洛摇了摇头,十分认真的说:“第一次见吴峰的时候,我发现他穿的便服有些奇怪,皮带非常亮眼,不是那种普通中年人的调调,而且他还把衬衫塞进裤子里,稍微拉些衣摆出来遮住裤头,整体身型显得有些挺拔。”

“可是这能代表什么?”莫雨晴没有听明白王洛的话。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看你的眼神”王洛对视上莫雨晴的眼睛,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说道,“充满了厌恶和抵抗,恨不得离你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的眼神。”

“……”莫雨晴完全愣住,她已经明白王洛想表达什么了。

“你说,他是同性恋?”莫雨晴深吸了口气,把车停在了饭店门口,说道。

王洛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饭店名字叫“灵台湘味”,徐子谦几人早就订好了包房,王洛和莫雨晴知会后,便与其他人聚集在了一起。

“子谦,你就直接说说情况吧。”王洛随意的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道。

断罪的几人早已熟悉,所以在饭局上自然不会那么生疏,倒是各吃各的,经王洛这么一说,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徐子谦的身上。

“是这样的,我通过跟纪委那边的人员配合,调查出了吴峰的底子,他曾经跟一名男的有过开房记录,那时候他正在休假”徐子谦一脸认真,没吃没喝就说了起来,“你们猜猜,这个男的是谁?”

关源和张代荣、莫雨晴互相对视,结果都摇了摇头。

唯独王洛笑了一声,轻声答道:“就是刘启锋吧?”

“还是王头儿聪明”徐子谦附和了一句,接着说道,“吴峰是一名同性恋,这件事情坐实了,但我好奇的是,王头儿为啥要让我去调查他?”

众人也都把目光看向了王洛,来了兴趣。

王洛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夹了一块五花肉,看着张代荣说道:“代荣,你说说你那边的发现。”

张代荣和关源先前一同去调查其他六位死者的家庭状况,说不定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想找出线索,就要先找死者的共同点”张代荣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跟关源叔了解到,其他六个死者几乎都进过灵台当地的看守所,在一年前,他们均是一些身无分文的无业游民,一年后就可以买得起车了,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

“看守所?你确定其他六个都进去过?”王洛眼神有些奇异,问道。

“没错,这是通过内部系统查出来的,奇怪的是我们在灵台当地的公安档案并没有找到死者的记录,反倒是利用子谦的关系才得知”张代荣也想到了其中的问题,说道,“而且关于这六个死者的家庭情况、人际关系,居然都没有任何记录,所以我们才能够这么快回来,以上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信息了。”

“我说王头儿,这案子的嫌疑人不是都承认罪名了么?”徐子谦毫不在意的问道,“那我们还要费这些功夫干嘛?”

“不不不不”王洛却把手中的筷子放平,站起身子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去哪?”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问了一句。

“去抓真正的凶手。”王洛翘起嘴角冷笑一声,飞快的冲出了门。

莫雨晴只好停下了胡吃海喝,无奈的对大家喊了一句:“断罪小组,出发!”

……

王洛明白,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灵台市的刑警队长吴峰。

包括在刘启锋肠胃里流下的痕迹,这是最重要的一个点,是能够让吴峰的不在场证明完全失效的东西。

王洛在脑子里推算着刘启锋被害时的场景。

那天夜里,吴峰约出刘启锋见面,在酒店开完房之后,就与刘启锋开车离开,但路上他们或许起了什么争执,吴峰才痛下杀手。

但这样完全不能给吴峰定罪,最重要的,还是从刘启锋身体里解剖后拿出来的东西。

所以现在,王洛要去找检验科的葛法医。

但来到检验科的时候,吴峰却恰好打了个电话到王洛的手机里,并且告诉他葛法医在回去的路上遇害,死法同样是太阳穴被利器洞穿。

因为买了第八辆卡罗拉的人,正是葛法医。

王洛回头跟小组其他人说了一句,众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凶手居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犯案,况且这还不是十天之后,距离刘启锋死去也才两天而已。

凶手,心急了吗?

王洛驱车来到吴峰所说的案发现场,正好就是地图上对应的第八个点,也就是在死者刘启锋和死者王清秀地图上标记的左、右上角红圈的中间。

这样,就成了三点一线。

这儿是灵台的人工河,葛法医驾驶着他那辆黑色的卡罗拉在河边遇害,太阳穴被利器贯穿,嘴巴张大,瞳孔里全是血色,似乎死前受到了无法想象的惊吓。

同一时间,吴峰的电话响起,接到手下案报,说夏苏英驾驶白色卡罗拉逃跑,并且在灵台郊区公园遇害,死于太阳穴贯穿伤。

这让王洛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感受着水泥的冰冷,王洛努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

吴峰就在断罪小组面前接的电话,也就代表着,他没有可能去害死开白色卡罗拉的夏苏英。

这就让人头大了,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压根不是吴峰。

而夏苏英死掉的那个点,正好就在死者王龙和吴玲地图上标记的左、右下角红圈的中间。

如此一来,九辆卡罗拉车主全部遇害,唯独最后两位死者不属于网约车车主。

“吴队,你派来的几个缉毒便衣,是吃干饭的么?这都能让夏苏英遇害?”莫雨晴恼怒的看着吴峰,说道。

“缉毒便衣?”吴峰整个人懵了,他与我们面面相觑,说道,“我根本没有派缉毒便衣去找你们,而是找了附近正在值班的巡警!”

“什么!?”莫雨晴犹如遭受晴天霹雳,她突然想起,当时根本就没有查看几个便衣的证件,就那样放任他们带走了夏苏英排骨男二人。

而王洛那时候还在房间思考,所以压根没有仔细去观察便衣,就这样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

“如果夏苏英是因为这样被害的话,那我们也有一部分责任。”莫雨晴叹了口气,说道。

“凶手真的是那几个装便衣的家伙么?”吴峰面色冷了下来,询问道。

“无法确定,但就是他们带走了夏苏英,随后夏苏英就遇害了”莫雨晴话没有放死,而是说道。

“你先回局子里回忆一下嫌疑人,联系画师,画出来后传达下去,召回所有正在休假的刑警,全市通缉这几个家伙”吴峰这时顺利展现出了刑警队长该有的执行权,他吩咐了一声,就开始不断的打起了电话。

王洛独自走到葛法医的车里,车窗上有几个红色的手掌印,似乎在死前挣扎了一段时间。

看了一眼主驾驶车门的边缘脚踏处,果真有着跟其他网约车相同的黄泥巴。

王洛用物证袋取了一些放在里面,与断罪小组一同回到灵台市警局,交给了检验科化验。

休息一晚过后,化验出了结果,黄泥巴跟普通的黄土没有什么两样,是经过潮湿后的产物,只是掺杂了一些鞭炮常用的火药。

“火药?”王洛摸着下巴,对徐子谦说道,“子谦,能不能去查一下葛法医遇害附近的火药厂。”

徐子谦打了个ok的手势,就离开了。

“代荣,你去看看夏苏英的车上是否有相同的黄泥巴,如果有,就去她遇害的地方找火药厂,找到之后联系我”王洛又转头对张代荣说道。

张代荣点头消失。

“怎么我觉得你才是小组的头儿。”莫雨晴鼓囊着嘴巴,有些不快的说道。

关源闻言就在一旁打哈哈,不知说些什么好。

“我没心情开玩笑”王洛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我见过最狗血的一桩案子,到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错误的几个点,凶手依旧在犯案,如果我的判断失误,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网约车的车主遇害。”

“我会通知吴峰加强晚上的治安,减少网约车在晚上的出行。”关源严肃的点头,说道。

说罢,众人沉默了下来,直到去探查的张代荣打来电话。

“夏苏英附近3公里,有一处废弃的火药厂,我已经往那边赶了,我把定位发给你们,开车过来就行”

这是张代荣挂断前说的话,王洛听后连忙一人出发,留下关源和莫雨晴等待徐子谦的消息。

驱车来到张代荣所说的地方,一眼就看见了张代荣的车,但却没有见到张代荣的人。

开门下车,脚下都是松软的黄泥巴,但王洛不在乎这些,任由鞋上沾上泥巴,前方就是废弃的两个厂房,火药的浓烈味道传来。

奇怪了,王洛皱眉,既然是废弃掉的火药厂,那这儿的火药味应该没有那么重,唯一的可能就是尚有没有销毁的火药存留。

而观察周围的环境,这儿离居民区并不远,甚至隔壁就有几栋民房存在,厂房周围都被围上了铁围栏,如果火药残留数量很大的话,一不小心出现事故,那这方圆几百米的人家都要出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