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62章 承认

第62章 承认

3021 2017-11-04 21:10:01

伊磊听见王洛这调侃似的话语,心中怒火焚身,死死的瞪着王洛,说道:“我!没!有!杀!人!”

王洛哀叹了口气,他缓缓的转过身去,朝着之前进过的伊磊房间走去,那儿的门被紧闭着,但并没有上锁。

王洛随意的推开门,正准备踏进去的时候,还笑盈盈的转头看了一眼伊磊。

伊磊喘着气,他的身体发抖打颤,让人觉得此刻的他就好像一头被惹火了的疯狗。但张代荣和关源的存在,让这头疯狗完全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内心防线崩溃。

王洛走进房间里,直接把手伸到床铺前的书架上,拿下了两瓶装着小许液体的酒瓶,走到了伊磊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伊磊颤抖着喉咙,嘶哑的问道。

王洛面无表情,就那样抬起两只手在伊磊眼前,随后轻轻的松开五只手指,酒瓶随之而落地,发出清脆的碎响。

而这,也让看着这一切的伊磊,眼眶中流出了潮涌般的泪水。

他不再试图挣脱,而是就那样软趴趴的跪了下去,看着地上破碎开来的酒瓶已经流出的液体,看着那属于自己的心血,他心中最坚硬的一道防线,就这样被王洛逼的消失殆尽。

伊磊哭了起来,或许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但此刻他如同失去了全世界最心爱的女人一样,再也无法振作而崛起。

“按照你书架上的排序,总共有六排,鉴于正常人的思维,第一排显然是最近刚酿好不久的,而越往下,年份就越久,珍惜程度也就越久,如果我直接拿最底层那一排上的酒瓶来摔……”王洛冷冷的看着伊磊,说道。

“我说……我说……”伊磊喘着粗气,他半身瘫软的靠在吧台边上,抹了抹自己的眼泪,说道,“王家杰是我杀的,他的头也是我亲手砍下来的。”

话音一落,整个酒吧里传来了或大或小的惊讶声,邢无亮此刻也没有任何的话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伊磊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洛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蹲在伊磊面前问道:“他的头在哪?”

伊磊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脑花被我掏出来酿酒,只剩下一个脑壳,被我切成了无数块,用强硫酸煮化了……”

这令人恶心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除了王洛之外,都不约而同露出了干呕的表情,虽然伊磊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淡,但还是让人听了有一种场面恐怖的感觉。

“证据销毁的不错,你的动机是什么?”王洛紧接着问道。

“动机?”伊磊一愣。

“没错,就是动机,为什么要杀掉王家杰,他跟你有仇么?”王洛点头追问道。

“不不不,我只是想杀人了,所以就杀了他。”伊磊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洛叹了口气,这个结果他不是没有想过,伊磊已经崩溃到这种程度了,所以说的话应该和自己内心没有多么大的出入。

“把他绑起来吧,严加看管,等能够联系到外界了,就把他带出去。”王洛对断罪小组众人说道。

“那尸体呢?”张代荣问了一句。

“尸体……只能存放着了……对了,你们这儿有没有冷柜之类的东西?”王洛转头对邢无亮询问道。

邢无亮眼神飘忽了一下,随后才点头说道;“有,是我用来存放一些生鲜的,就在冷藏室里面。”

“冷藏室?在哪儿?”王洛一愣,追问道。

“跟我来吧。”邢无亮摆了摆手,走下了酒吧。

王洛给莫雨晴几人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你们留在这里,我先跟过去看看。

随后王洛便快步跟上,见到邢无亮拐到酒吧一旁不远处的另一座建筑里面去了。

这座建筑大约有两层楼高左右,而且门前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恐怖桌球室”

王洛好奇的看了一眼,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没有心思去想着游玩,所以自然也没有来过这里。

进入桌球室的门后,一股刺鼻的药水味儿传来,邢无亮却是一脸正常的模样,往房间深处拐了进去。

王洛微微停了一下,这里面摆着八张桌球台,室内的气氛十分压抑,暗红的灯光让人倍感不适,加上药水的味道,实在有些奇怪。

不过一联想到这是鬼屋度假村主题的桌球室,王洛也就释然了。

跟上邢无亮的脚步走到了冷藏室,正好要从桌球室的尾部拐下去。

邢无亮站在一个铁门前,指着那时不时淌出来的冷气,对王洛说道:“这里就是冷藏室了,温度调节器在里面的墙上。”

“好,我知道了,等会儿会把尸体搬到这里来存放,等到能够和外界联系上了之后,再搬出来。”王洛点点头表示清楚,并没有进去看看,而是转头朝着酒吧走去。

邢无亮看着王洛离开的身影,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才跟着走了出去。

回到酒吧后,王洛便带上关源以及张代荣把尸体搬到了冷藏室。

冷藏室里如同邢无亮所说,确实是一些被冷冻起来的生鲜肉类,并没有其他的东西,但空间倒是很大,里面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根据王洛判断,大概是一些没有经过清理的动物的肉。

王洛几人找了一个用来装粮食的布袋把王家杰的尸体包裹住,放在了角落里,便离开了冷藏室。

酒吧里面,张丽颖和李沐阳纷纷松了口气。

案子的罪魁祸首已经抓住,那么他们的人身都已经安全了,或许接下来就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欢乐时光,把这些影响大家心情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邢老板,出了这档子事……”莫雨晴面带歉意的看着邢无亮,说道。

邢无亮哭笑了笑,说道:“没关系,只是再请一位调酒师需要花费预算之外的大量资金罢了。”

“这倒不是问题,我那边的人脉不错,认识的知名调酒师也不少,到时候给你介绍一两个?价格可以优惠哦。”莫雨晴笑盈盈的说道。

邢无亮一听,露出了笑颜,比了个ok的手势,说道:“没问题!感谢!”

“这些酒的钱我会从个人账户里面转账进行赔偿。”王洛指了指地上的玻璃碎片,对邢无亮说道。

邢无亮摆了摆手,显然并不在意,说道:“这倒不重要,只是我没有想到伊磊居然是这种人,怪我看走了眼。”

“人们总是善于伪装内心最邪恶的一幕,不知道邢老板是否也是这样的呢?”王洛笑着说道,表面看起来就好像在说笑一样。

“我邢无亮做人绝对正直,不然也没有能力出资建这么大一座度假村,是吧?”邢无亮十分自然的回答道,随后便让环卫工人童明收拾一下这儿的环境,自己便借着给其他人准备午餐的理由,离开了酒吧。

断罪小组众人也都是松了口气,唯独王洛坐在一旁思考着些什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莫雨晴好奇的走了过来,坐在他身旁,问道:“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莫雨晴倒是十分了解王洛,正好猜出了他心中所想。

王洛看了一眼正在细心打扫着地上的童明,压低了声音对莫雨晴说道:“你看这个家伙,你觉得他可疑吗?”

莫雨晴不明所以的看去,童明一副伛偻着身子认真做事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觉得啊,你是不是精神绷得太紧了,看谁都是嫌疑人,需不需要放松一下?”

王洛摆手拒绝,便转移了话题,说道:“我正常的很,晚点去看看邢无亮说的发动车出问题的吉普车,说不定集思广益能够加快速度修好,尸体一直那么放着也不是个好事,尽快出去才好。”

“行。”莫雨晴点了点头,便转身到一旁跟别人说起了话。

王洛对于抓到伊磊并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倒是对于伊磊犯案的手段很是奇怪。

根据他对尸检的判断来看,尸体似乎早就死了3天以上,那个时候,他们似乎还在国防大厦里面刚收到邮件,而王家杰应该也是那个时间段收到的邮件,怎么就会被伊磊害死?

这是一种无法理解的犯罪手法,王洛打算出去之后仔细询问一下伊磊,如果这里面有邢无亮参与的话,那他肯定逃不掉。

再者就是这突然出来的环卫工人,他的出现让王洛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此人真的如同邢无亮所说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他的举动就有些反常了。

既然是一个被请来的保洁,那么在杂货间里遇见尸体,第一时间不是应该报警或者通知邢无亮么?

而他居然想着把尸体处理掉,理由是免得吓到大家。

这确实不太对劲,似乎他的出现就不太符合情理,但现在王洛看不到什么线索,也就无从猜测。

包括那夜晚的哭泣声,是否有其他隐情存在?

王洛第一次陷入了思考的循环之中,这让他有些开始焦虑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