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章 审讯

第2章 审讯

2930 2017-08-14 11:50:34

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审讯室,三个台灯强光对着犯罪嫌疑人,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刑侦大队长关源亲自审讯,左侧坐的是小王。

一个头发凌乱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也划破了,他在山上的林子里面躲了两三天,下山去买火车票的时候,被群众举报了,他不知道,自从孙倩的尸体被发现以后,他就作为重点嫌疑人给通缉了。

“姓名?”

“邵……宽。”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着吗?”

邵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是因为……孙倩吗?”“

关源笑了下:“行,你还挺配合,知道就好,我们在冰箱里发现的尸体,你就交代下作案的经过吧。”

邵宽一听,情绪有些激动,手腕上的链子乒乓做响,腿上也有指头粗的铁链,这是杀人犯的特殊对待,王洛和林薇薇则在观察室里观察着邵宽的面目表情。

“冰箱?我没有把倩倩放进冰箱,我承认是我把她打死的,不过就是在客厅里,当时她一直骂我,我受不了这个贱人,就一个烟灰缸……我其实没想杀她,是她逼我的……我想叫120,可是一想到监狱……”邵宽的情绪波动很大,嘴里面的唾沫横飞,关源让他冷静下,这种人他见多了。

王洛看着邵宽的表情,瞳孔放大,鼻头还有汗,双手攥拳,身体一直想离开椅子,要不是腿上的铁链和椅子都镶在地上,只怕就要站起来了,从他的表情上看,他没有说谎,这是王洛长期观察犯人多年的经验。

林薇薇掏出笔记本,在纸上画着邵宽的表情素描,这是犯罪心理学上的方法,给凶手画心态画像,很快一张张邵宽的表情浮现了出来,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嘣了起来,他的呼吸开始加速了,整个人都要炸开一样。

“我没有把倩倩塞进冰箱啊、是不是后来有人把她放在冰箱里她才死的啊,这么说杀人凶手不是我,你们不要冤枉我!”邵宽不断喊叫着,关源示意小王去把按住,让他交代下凶器在哪。

邵宽一听凶器,低头说了句山上,枯井正南,没多久,几个警察从荒山的枯井那里挖出来一个透明的四方烟灰缸,就是家里常用的那种,水晶做的,一个角还破了,上面几个血点,第一时间送到了鉴证中心,经过化验,这确实是殴打孙倩的钝器。

王洛在显微镜下取出指纹,对比了一下,可以确定这就是凶器了,不过总觉得这个邵宽不像杀人的样子,他都承认了自己杀人了,干嘛还要说不是自己把孙倩的尸体放进冰箱的呢?

审讯室里,邵宽整个人都已经颓废了,眼睛里全是血丝,为了让他有精神,关源还给他点上了一颗烟,邵宽抽着烟,把那天的情况说了出来。

邵宽和孙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孙倩在父亲的公司做会计,邵宽跑销售,眼看就要结婚了,可是孙倩的父亲不同意,觉得这个女婿没出息,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如给女儿的零花钱多,就不同意他俩的婚事。

但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父母越是反对,孙倩越爱邵宽,后来跟父亲吵了一架,两个人租了一间公寓,就开始同居了,同居后,俩人的收入全靠邵宽的工资,日子一久,俩人就应为生活上的琐事吵架,有时候还会动手,据他俩的邻居说,经常在半夜听见他俩吵架。

“其实,就是因为我没钱,她从小就过着优越的生活,跟着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还说我经常不陪她,呵呵,我做销售的,哪有空陪她阿,我拼死拼活的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她!

第一月的收入,我就给她买了一个戒指,为了这个,我吃了一个月的泡面。”邵宽说道这里,一个大男人直接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关源让他不要哭,说关键的,邵宽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那天夜里,他去陪客户,半夜才回来,孙倩又一次无理取闹,说他外面有人了,还指着他的鼻子骂了半天,什么脏话都说出来了。

在外面邵宽为了这个家,辛苦一天,回了家,那个自己爱的人,居然这么说他,他也着急了,一个巴掌打了过去,抓起她的头发,撞到了鱼缸上,所以在孙倩的尸体额头还有几颗玻璃渣子。

邵宽打死孙倩后,出了一身的冷汗,酒也醒了,他以为孙倩死了,他又想到在家乡的父母,爹娘为了让他上大学,借遍了亲戚朋友,受尽了白眼,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成了杀人凶手……他不敢想下去了,也顾不得处理案发现场,弄的满屋子都是他的指纹,然后也不知道去哪,就躲在了一片荒山上,由于太过紧张,手上的烟灰缸都没放下来,一直握在手里。

“你是说,你没有把尸体放进冰箱?”关源问道。

邵宽拼命的摇头,关源看在眼里,心中暗想,不是他放进的冰箱,那会是谁呢?

莫非这里面另有真凶?

王洛重新检查尸体,最终发现,邵宽的外伤所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虽然强烈的碰撞让孙倩的头骨碎裂了一些,脑中出血导致昏迷,但是还不足以致死。

如果真的不是邵宽的话,那么凶手或许真的是另有其人。

当王洛自言自语的说出发现的时候,林薇薇都听呆了,拿出手机发给了刑警小王,告诉他这个最新发现,电话那头,关源还在审问着邵宽。

“你说你当时喝了酒,是不是你喝多了,根本不知道你老婆没死,然后有人进了屋子,杀了她呢?”

邵宽挠了挠头,表示自己当时都吓傻了,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是摸了摸孙倩的鼻息,觉得没了气,才逃跑的,至于其他人,他俩都是外地人,来到临海市都不久,没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仇人。

“你老婆平常都干什么,有什么爱好?”关源现在把重点放在了死者身上。

“不干什么,倩倩跟自己老爸吵了一架以后,就没和家里联系了,只身跟我来了临海,也没上班,平常也就上上网,打扫下家务。”邵宽说完这些话,就低下了头,似乎是觉得自己对孙倩没什么了解而内疚。

没一会,审讯室被推开了门,一个警察跟关队长耳语了几句,关源就让人把邵宽先收押,明天再审问,然后带着小王出了门。

市局会议室,局长也到了,这起冰箱藏尸案现在沸沸扬扬了,搞得满城风雨,甚至网上开始有人说这是什么邪术,局长迫于舆论压力已经跟媒体拍了胸脯,七天内结案,本以为抓到邵宽,案子就能了解,可是他却死活不肯承认藏尸体到冰箱里的事情,这不禁让人怀疑真凶另有他人。

王洛跟林薇薇作为鉴证中心人员在会议室的左边坐着,对面就是关源和小王,局长先是宣读了各级领导对案件的重视,人名群众对公众治安的担忧……

“关队,你说下案情的最新进展。”局长说道。

“今天在审讯室,技术部门告诉我,在案发现场的房子里面,还发现了除了被害人和嫌疑人的第三个人的指纹,是一枚残破的指纹,但是对比资料库并没有这个人,指纹的主人应该没有前科,而且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也没有其他朋友,案发的那几天也没有他人到过他们家。”

王洛一听,主动的拿过现场照片,在孙倩家的茶几上有一个水杯,有一个指纹,既不是孙倩的,也不是邵宽的。

那就是说当时有第三个人在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干警已经收集了这栋楼里所有人指纹,经过比对没有一个人可以对的上,难道是陌生人?

王洛觉得不合理,说道,这人的指纹是在水杯上,那就是说这人进来喝水了,那么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这个人是孙倩或者邵宽的朋友,和他们认识。

第二个这个人是陌生人,至于为什么出现在她家里,见色起意、小偷,有许多可以推测的原因。

“会不会是孙倩外面的男人?她跟邵宽没了感情,就在外面找了一个相好的?”林薇薇插口道。

关队长点点头,吩咐一个警察,再次重新审问邵宽。

王洛接着说,额头上的伤不是致命伤,孙倩真正的死因可能是因为受伤昏迷加上体温过低以致死亡。

即使邵宽不是凶手,但是也是造成杀人的重犯。

关源的脑子都大了,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既然案件是在公寓里发生的,还从公寓里寻找源头吧,开完会,关源带着人就去了公寓,路上碰见了王洛,原来这俩人想到一块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