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3章 又有新线索

第23章 又有新线索

3410 2017-09-13 19:49:07

现在的形势十分危险。

王洛从此刻白德茂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一旦自己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语言,对方绝对会对自己动手,丝毫的犹豫都不会有。

更糟的是,他已经不知怎么回事儿引发了对方的巨大敌意,哪怕什么都不做,恐怕也会很危险。

王洛只能希望白德茂现在能理智下来。

但白德茂似乎并没有听进去王洛的话,他的手从书桌后面伸了出来……

王洛看到了最坏的情况:一把枪。

他真不知道白德茂的秘密究竟是什么,让他不惜对一名警察掏枪。

但是王洛却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害怕,最起码他不能表现出害怕的样子。

王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白老板,到现在为止,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挽回?”白德茂冷笑了一声:“你告诉我怎么挽回?我亲弟弟死了!那是我亲弟弟!”

白德茂越说越激动,口沫横飞、瞪大眼睛盯着王洛,最后几乎是喊了出来。

然而王洛却彻底愣住了。

“你说……你亲弟弟?”

听到王洛的问题,白德茂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你不知道?”

王洛苦笑一声:“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

“不是为了这件事儿?”白德茂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不是这件事儿,我还涉及什么重大刑事案件了?”

虽然看起来脾气还是没消,但最起码理智了一些。

王洛松了口气,看来对方开枪的可能性不大。他点点头,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弟弟的事情,我本来是为了另一件事儿来找王老板的。”

“本来?”

王洛老实地点点头:“的确,但是现在既然听说了王老板的事情,作为一个警察,我可不能坐视不理。”

王洛这么一说,白德茂又有激动起来的迹象。不过好歹他这次没有失去理智,所以并没有出现拔枪相向的举动,而是略带警告地说道:“这件事儿,和你无关,既然你以前不知道,那现在你也就当不知道好了,这样对谁都好。我和你是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的,你说呢?”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王洛的拒绝太快了。

“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没法当不知道。”

看到白德茂又有发飙的迹象,王洛冷静地说道:“白老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知道你打算怎么做,但是你要明白一点,我并不是你报仇的阻碍。”

“我要亲手报仇。”白德茂的态度依旧坚决,但在王洛看来,现在的情形比刚才已经安全了太多。

最起码现在他有了说服对方的机会。

王洛并没有多少思考的时间,但是王洛却很擅长应付这种情况。他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除了查案之外,我的身份是一名法医。”

“法医?”就如同王洛预料的那般,白德茂愣住了。

王洛点点头:“虽然没有带法医的证件,但是网上可以查到,你现在就可以查证,白老板。”

白德茂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用了,我感觉你没骗我。说吧,你想怎么帮我?”

“看来白老板问的是法医。”

“对。”白德茂点点头。

“白老板你弟弟死亡的时候,白老板在场吗?”王洛直接接起了法医的活儿,反正这活儿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更熟悉一些。

他当然不是不想查这个案子,只是王洛觉得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

最起码不是作为警察出现的合适时机,现在的白德茂还远没有放下自己的戒备,如果王洛现在开始问案情,说不定就会刺激到对方,这可不是王洛愿意看到的。

也许是王洛的问题让白德茂冷静了一些,他对王洛点了点头,把手中的武器放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之后,说道:“我不在,但是我知道是谁干的!除了那个王八蛋之外,还有谁会对德林动手?”

“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证据,仅仅是猜测?”别看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王洛却得出了很多东西。

比如白德茂为什么要执意“亲自报仇”,恐怕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证据。

“你是局外人,我和你说不清楚。”白德茂虽然放下了枪,但是态度却并没有变得更配合。

王洛并不意外,有些人对自己的推测……或者说感觉很自信,他也算是这种人里面的一员。所以,王洛很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也许你是对的,但是如果你相信我的专业性的话,请让我看一看尸体,可以么?”

“已经下葬了。”白德茂不动声色地说道。

“无妨。”王洛毫不放弃。

白德茂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王洛接着说道:“虽然我是法医,但是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不会做什么亵渎尸体的事情,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这……”白德茂犹豫片刻之后,说道:“不用解剖?”

王洛摊开手:“我今天本来是作为警察来的,压根没有带工具,所以你可以放心。”

白德茂似乎松了口气,点点头,说道:“我也知道你们这样的专业人士比我更擅长这个,王法医,我只想知道一点,我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明白你的心情……还有,把你的模型收起来吧。”王洛指了指白德茂手里的枪说。

白德茂微微一愣:“模型?哦!我明白了。”

说着他很配合地将自己手里的家伙收了起来,然后忍不住多看了王洛一眼。

对于这个眼神儿,王洛心领神会。但是现在可不是追究非法持枪问题的时候,毕竟人命更重要一些。

白德茂随后联系了自己的助手,然后带着王洛出门,上了一辆商务奔驰车。

让王洛意外的是,开车的司机竟然并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不知来自哪个国家的黑人。

白德茂拿出手机,熟练地打开了地图,然后自己选了一个点,标记了一下之后,递给了自己的助手。

王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而白德茂则是在拿回手机之后对王洛解释道:“司机不会汉语,安全。”

王洛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但王洛心里却明白了一件事儿:白德茂恐怕是那种谁都信不过的人,不然也不至于请一个听不懂中文的外国司机。

启程之后,白德茂和王洛再次有了对话的机会。

不过这次反而是白德茂先说话了:“王警官,你这次找我本来是为了什么事儿?”

“是调查一起谋杀案,希望白老板能够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说到这里,王洛觉得自己都有点佩服这个白德茂了。

除去误会自己的时候白德茂有些冲动之外,这个家伙说话做事都极有讲究,从他的称呼就能看出来。

刚才说他弟弟死亡的时候,他称自己为“王法医”。

现在讨论到案子,称呼又变回了“王警官”。

王洛并没有感慨太久,他回答道:“是现在我手上的一个案子,死者和你的债务人张文旭还有点关系,是他的继女,叫聂颖。你认识这个人么?”

“聂颖?她死了?”

白德茂的回答,让王洛多少有些意外。他本以为白德茂就算认识死者也不会承认,但是没想到白德茂承认得如此干脆。

“所以白老板真和死者认识?”

“认识,是个相当顽固的小姑娘……她怎么死的?”

白德茂的话更让王洛意外了。

他渐渐意识到,自己似乎找对了人。白德茂似乎比自己想象中更加了解死者。

“怎么死的……死亡方式的话,考虑到白老板以前的经历,我也就直说了,死者是被利器穿透大量失血而死,然后被分尸。”

白德茂果然面不改色,只是眉头微皱:“那孩子得罪谁了?这么狠?”

王洛耸了耸肩:“这也是我想知道的。白老板,看起来你对这个女孩子不算陌生,你们……认识?”

白德茂点点头:“算是认识吧。那个女孩子……在某个圈子挺有名气的。”

“我看过死者的资料,平面模特。”王洛点点头:“而且听说死者的私生活有点随意。”

“的确是这样,挺漂亮一个小姑娘,这么死了实在有点可惜。”白德茂点点头算是附和王洛的话,低头思考了一下,他说道:“你是想找我问什么?她家那边的拆迁?”

这就等于承认了死者房子那个地段的拆迁的确是他的公司在负责,当然这种事情他想否认也否认不了。

王洛知道面对这种人精,语言上的埋伏几乎不会有任何作用,于是也就不打算绕弯子了,他点头说道:“我听说她那边的拆迁正是你的公司负责的。”

白德茂嘴角勾起:“我说王警官你不是在怀疑我吧?”

王洛不置可否。

白德茂说道:“她不是钉子户,我也没必要对付她,更不可能像你说的那么狠。虽然这个小姑娘的确还没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但是王警官你想想,那一片街区几千的住户,有大半都没有签协议呢,就算我想对她动手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对不对?”

王洛对这种话无言以对,他说话直白,结果白德茂说话更直白。

他将后背靠在柔软的后座上,说道:“白老板现在还不是我们的重点怀疑目标。”

“王警官,你这话就不对了!我白某哪里值得你怀疑了?”

对这种问题,王洛真想说就凭你拿着手枪威胁警察的性格,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可是这话他是绝不能说的。

“既然白老板和死者很熟悉,那么白老板知不知道她最近得罪过什么人吗?”

白德茂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

足足回忆了一分钟,白德茂说道:“王警官,我觉得你这人挺和我口味的,所以,为了你这个朋友,我给你透出点不能说的事儿吧。”

“我在听。”

“你要说聂颖那小姑娘和谁有矛盾,我还真知道一个,就是不知道王警官你敢不敢查了!”

王洛眉毛一挑。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这个案子刚刚爆出来的时候,似乎有人希望刑警队那边快速结案。

白德茂要说的这个人,会不会正是这个希望刑警队快速结案的人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