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43章 又现灭门案

第43章 又现灭门案

3032 2017-10-10 10:25:35

莫雨晴见王洛看着物证袋发呆,便开口说道:“已经调查过来历,是从超市里买来的切水果的刀子,并没有什么特点,幸亏我留了个心思,仔细查看了一番才发现了上面的指纹,同时马上联系市局的技术部门,让他们带着采样仪器过来记录了指纹带回去一查,就发现了真正的主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厉害。”王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莫雨晴难得表现了一回,也让他心中高看了几分。

“另外,”莫雨晴突然沉默了一下,看着王洛,眼神中闪过了一点别的东西,说道,“你说,一个有妻儿的男人,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手段虐待自己?”

“很快就会知道了。”王洛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电话,对莫雨晴露出了个安慰的笑容。

确实,姚温明之死一案在普通人看来十分难以理解,因为姚温明是在中枪后的挣扎期间对自己做了最后的了结,整个腹部里的内脏都被切开,哪怕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从广义上来讲,姚温明其实是自杀。

等了约有一小时左右,王洛依旧没有等来张天啸的电话,便只好先让莫雨晴回国防大厦等消息,自己一人亲自来到了检验科。

张天啸一脸严肃的坐在检验科科室里,望着正在仪器前忙忙碌碌的法医,一言不发。

“怎么样了?”王洛搬过一旁的椅子,坐在张天啸身旁问道。

“你猜的没错,姚温明的脑子里果然有东西,初步判定应该是兴奋剂一类的药物,具体还要等化验结果出来。”张天啸脸色有些阴沉,说道,“负责解剖的法医完全忽略了大脑,所以这算是我们的失职。”

“兴奋剂?”王洛咂了砸嘴巴,说道,“难不成他死前吸毒?”

“这倒不是没可能。”张天啸赞同的点头,随后便看见忙完了的法医走了过来。

法医戴着口罩,手中拿着一张记录用的白纸,开口说道:“检验结果出来了,死者脑细胞里面含有大量的兴奋剂以及肾上腺素,最主要的成分还是嗨喽因,应该是吸食了某种大量药物才导致的,但并不属于毒品的范畴,因为就目前的毒品种类来看,是没有人敢这么制作的,对人体的伤害很大。”

“哦,对了”法医说完后顿了一顿,说道,“里面还有一种成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张天啸点了点头,挥手让法医忙自己的去了,随后与王洛走出了检验科,边走边说道:“有没有可能那封恐吓信里面所说的‘账本’,就是姚温明服用过的东西?”

“你的意思他在中枪之后吃了一种类似毒品的药物,然后才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杀了自己?”王洛摸着下巴,分析道。

正当张天啸想接着说些什么的时候,两人的眼前突然开来了一辆警车,从上面跑下来了两位警察,朝着张天啸大喊道:“张队,临海市的海边沙滩有命案发生!”

“什么命案?严重么?”张天啸绷着脸问道。

“严重,一家四口灭门案。”其中一个警察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惊恐,说道。

“什么!?”张天啸怒吼一声,直接丢下王洛冲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王洛倒是非常冷静,打通了莫雨晴的电话,让她来市局接他,并且去往临海市海边沙滩,具体事情上车后再说。

莫雨晴以为并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一人开车接走了王洛,留下其他成员在国防大厦休息。

……

临海市是挂靠在江宁市的扩权县,目前公安局的编队由江宁市负责,所以自然属于身为江宁市市局刑警队长的张天啸管辖范围内。

一家四口被灭门,这是一桩传出去足以让民间轰动的犯罪案件,所以当地警方立刻联系上所有的报社命令其压低消息传播路径,俗称封口,等待上级调查后才能进行报道。

张天啸几乎是案发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这时临海市法医和警务人员才刚刚开始封锁现场,进行收尸,现场由于是海滩,所以残留在地上的线索基本上都被海浪冲的一干二净,也就是只能靠着验尸报告来进行立案分析。

王洛随着张天啸的脚步紧跟而上,只晚来了十几分钟,尸体就已经被带走,唯独一些刑警在案发现场收集可能遗留下来的线索。

“死者是……?”王洛走到张天啸身旁询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大概有了底。

张天啸迟疑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说道:“死者是于永高连同他的家人,但是……”

“但是什么?”王洛眉头一皱,问道。

“于永高五年前于江宁市警校毕业,出来后被当地领导安排进了临海市地头蛇当跟班,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卧底,如果他今天没有遇害,那么一个月后,就是他通过档案回归警部的日子。”张天啸有些悲愤的说道,“我原以为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毒贩,或许只是运气不好惹到了某些大人物,但屠杀一家四口的这种事情,简直丧尽天良!”

王洛闻言,心中翻起骇浪,这于永高的身份真的出乎他的意料,想了想才问道:“内部系统为什么查不到?”

“资料已经被销毁了,于永高的头儿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查到。”张天啸心情并不太好,但还能够正常回答王洛的问题。

准确来说,于永高跟他是同一个系统的“战友”,但于永高属于卧底警察一类,是用生命来就职的,风险太大了,如今拖家带口无一存活,如果还是抓不到凶手,对不起张天啸这身警服。

“怎么死的?”王洛瞄了一眼边上礁石上残留的血迹,问道。

“枪伤,全部死于枪伤,子弹是5.8mm的。”张天啸狠狠的锤了一下胸口,狰狞的说道。

“张队,冷静一点。”王洛看着他说道。

张天啸并没有理会王洛,而是站在礁石上,望着面前翻起层层波浪的海水,一言不发。

王洛也只好静静的站在一旁,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张天啸身为老刑警队长,对于控制自己情绪冷静下来肯定不难,需要的只是一点时间。

良久之后,张天啸口袋里电话的响声打破了气氛,也将他从思考的边缘拉了回来,他熟练的按下接通键,冷声对电话那头道:“情况怎么样?”

王洛站在一旁,耳边都是海浪扑打的水声,听不清楚电话里的声音,只看见张天啸的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甚至带着不少的惊讶,寥寥草草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急忙的挂掉了电话。

“有什么情况么?”王洛见张天啸朝着警车走去,便边跟上边问道。

“已经查出来于永高曾经的上头是谁了。”张天啸深吸了口气,说道,“是江宁市市局局长。”

“什么!?”王洛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很惊讶吧?”张天啸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对王洛说道,“市局那边已经接到通知,我们现在去找局长聊聊。”

王洛微微点了点头,给莫雨晴拨了个电话,让他带上徐子谦来江宁市局这儿, 要跟某个大人物谈谈,以他们二人身后的背景,谈论的时候或许能够增加一点士气,但莫雨晴在那头说徐子谦似乎调查出了什么头绪,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只能由她一人过来。

市局局长这个位置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坐上去的,单单凭借功劳可不行,还要有所谓的关系存在,里面涉及的水很深,对于王洛这种接触政治人物较少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拉上其他从小就出生在体系内的人,毕竟他们的父母都是常年在机关做事,受了政治的洗礼,多多少少也能被熏陶和影响。

莫雨晴与王洛迅速汇合,张天啸通过电话联系了局长的副手,但副手又告诉他们局长正在吃饭,告知了饭店的位置,让其在那里会谈见面,所以又只好辗转一通,来到了这座江宁市著名的“福怡轩”。

福怡轩统一采用古代酒楼的装修,进门后除了餐具和坐席之外,基本上都以红木建造,算得上是较为高档的饭店了。

市局局长的包厢在二楼首间房,张天啸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王洛莫雨晴上了楼。

想在江宁市打通白道的关系,自然都多多少少跟张天啸见过面,互相也比较熟络,福怡轩的老板是个聪明人,连刑警队长都亲自到来,自然能够猜到一些包厢里面的人是谁,所以不敢怠慢,连忙叫上四五个服务员加紧上菜,告知服务必须周到。

走近包房,里面坐着两个正在交流谈笑的中年男人,左边那位显得有些富态,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面容慈祥,此人便是江宁市市局局长,名为刘弘业。

右边那位则是一副生涩的面孔,不断陪着笑脸,隐隐约约有种附和着前者的意思。

“天啸”刘弘业见到包厢门被打开,抬了抬眼镜,笑着说道,“来了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