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5章 第二个受害者

第25章 第二个受害者

3366 2017-09-15 19:52:00

即便王洛依旧有好多问题想问,但是王洛却决定暂时停止和白德茂说话。

他的思路一向很少能被人扰乱,但他身旁的白德茂绝对算是一个。

看到王洛不打算说话,白德茂也没有做出强行找话题这样的事情。

黑人司机开车很稳,但速度却一点也不慢。大概二十分钟左右过后,黑人司机把车开进了郊区一栋别墅的车库中。

王洛是皱着眉下车的:“白大哥,你不是说你弟弟已经下葬了?”

“在冷柜里。”说到白德茂弟弟的问题,他脸上严肃了很多,染着一层淡淡的悲哀之色说到:“刚才是我说谎了,对不起。”

突然的道歉让王洛没法再说什么,毕竟从身份来说白德茂算是“死者家属”。

他也没有继续问什么没有报案之类的问题,反而直接说道:“白老板的弟弟是什么时候去的?”

“三天前。”白德茂说:“晚上我接到的消息,他就是在这个别墅里被杀的,他才刚刚从乡下过来,才在我这儿享了一天的福,就……”

王洛能感受到这个白德茂对他弟弟的感情的确不浅。

“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死因是什么?”王洛说话的态度还是相当专业的。

这也是他做法医的时候总结出来的经验:对于死者家属,往往是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的,专业的态度反而更合适一些。

果然白德茂脸上的表情正常了一些,说道:“具体死因你帮我查吧,总共三十四刀刀伤,我也不知道哪一刀是致命伤。老弟,你是法医,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凶手的证据啊!”

“你放心,我的本职工作我一定会做好的。”王洛给了对方一颗定心丸之后,突然发问:“如果找到证据的话,白老板还打算自己亲自报仇吗?”

“这……”白德茂顿时有些尴尬。

其实现在白德茂的心里很后怕。

刑警队的人他真不怕,打交道太长时间了。别说是拿枪指着刑警队的一个小警员,就算他把关源打一顿,他都有把握把自己保住。

但是他现在知道了,王洛可不是他以为的那种“小警员”,而是家里背景不小的省厅成员。

省厅可不是他能搞定的。

要早知道王洛的身份,他绝对不会做出拿枪指着王洛这种事儿。

一路上他一直都很配合,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要弥补他给王洛带来的恶劣印象。只是到最后他也不知道王洛究竟是不是真的领情了。

所以,即使尴尬,白德茂依旧在密切观察着王洛的表情。

让他放心的是,王洛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快的表情,似乎刚才的问题只是随口一问。

这时候他才信誓旦旦地说道:“我那只是一时冲动啊,王警官,你要理解我,我遇到的这种事情,实在有点……对我冲击太大了!”

“我能理解,你那个枪模不错,改天借给我玩两天吧。”

王洛的话题转的突然,但白德茂的反应却丝毫不慢。

他立刻点头说道:“哎,你看我这觉悟!我早该看出来王老弟你喜欢枪模了,说什么借啊,既然老弟你喜欢,我这个做大哥的就送给你了!”

“也行。”王洛要的就是这个答案。

大家都心知肚明刚才那把绝不是什么“枪模”,那绝壁是一把上了镗的真枪!虽然王洛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但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也是因为王洛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枪见得太多了,所以下意识不觉得持枪是多大的事儿。

如果今天来的不是他而是莫雨晴或是关源,今天的事情恐怕就闹大了。

当然,面对关源恐怕白老狐狸也不会掏枪就是了。

解决了枪的遗留问题之后,王洛一路跟着白德茂来到了冷库,看到了白德茂死去的弟弟白德林。

但是看到的第一眼,王洛的脸色就变了。

在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王洛听到过这样一句台词:

“杀人犯杀人,就如同艺术家的创作,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风格和特色,甚至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

之所以突然想起这句话,那是因为眼前他看到的尸体,作案的某些细节和聂颖十分类似。

王洛走上前去,因为没有带手套,所以他并没有触碰尸体,只是以肉眼观察。

这就足够他得出很多结论了。

往尸体旁边一站,王洛彻底变成了一个法医。

这种变化很明显,就连白德茂就被王洛的变化惊住了。他惊疑不定地看着王洛,嘴唇张开又闭上,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就在这一刻他心里就已经百分百确定,王洛铁定是个出色的法医!

在以往他看的小说里,说那些境界高深武艺高强的剑客,一般用的词都是“天人合一”,那么现在在他眼前,他的感觉就是王洛自从站在那里就已经和自己弟弟的尸体“尸人合一”了!

王洛不带任何感情地话语声响起:“伤口三十四处,致命伤三处,颈动脉贯穿伤、左心房贯穿伤、右肺叶撕裂伤。死因:失血过多。作案工具为刀具,而且……凶手是左撇子。”

“左撇子?”白德茂一愣。

王洛肯定点头:“别问我怎么判断的,我为我说出来的话负责。虽然我看起来年轻,但是作为法医,我并不缺少经验。”

“我不是怀疑,只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王洛打断了。

“死者右手无名指指骨骨折,颈部有轻微擦痕,初步判定为死前曾和人搏斗过……你是不是清理过尸体?”

进入状态的王洛,说话毫无表情,却压迫力十足。

就连白德茂这样的老狐狸也不由得下意识地说道:“是清理过……”

王洛眉头立刻一皱:“愚蠢,如果尸体并未清理过,那么进行过搏斗的死者指甲缝中或者其他部位可能能找到真凶的线索,以后没有我的吩咐……”

说到这里,王洛突然一惊。他太投入了,下意识把这里当做了鉴定中心,吧白德茂当做了林薇薇……

这时候白德茂被王洛说的有点懵逼了,看到王洛突然住口,他又是下意识追问道:“没有你的吩咐,要怎么?”

“抱歉,不小心把你当做我的助手了,刚才的话希望白大哥不要介意,我可不希望白大哥周围的人再出事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对。”

“不对?”

“如果我判断没错,杀死白德林的人,和杀死聂颖的人应该是同一人。”

“什么?”白德茂顿时惊讶了起来,“你说,这是连环杀人案?”

“应该没错,从伤口的刺入角度来看,作案者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仅有聂颖的尸体我还无法判断,但是现在两具尸体一进行对比的话,我几乎可以肯定,嫌犯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的左撇子。”

“说不定是这个家伙故意用的左手呢?”白德茂有点不放心,生怕王洛的判断出错。

王洛的回应仅仅是冷冷地一句:“生死相搏的时候,你会用左手拿刀吗?”

白德茂立刻没话说了,神色也变得有些沮丧。

王洛并不意外,问道:“怎么,凶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

白德茂点点头,很干脆地承认了:“我真没想到,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谁希望我白某死?”

“希望你?”

“那天德林是临时起意过来的,连个电话都没打。我也是得知他的死讯之后,才知道他来找过我,哎!”

“也就是说,凶手原本是冲着你来的?”

“恐怕是的。”白德茂脸上满是痛苦,显然在为了自己的疏忽而自责。

但作为旁观者的王洛却相当清醒,他眉毛一挑,突然问道:“你第二天知道,也就是说,你前一天没有在别墅里?”

“哎……头天晚上我……我真该死!我头天晚上在夜总会呆了一夜!我就奇怪了,我喝的不多,可偏偏脑袋却昏昏沉沉的……”

“喝的不多,却昏昏沉沉的?”

“是啊!虽然老弟咱们还没有坐过,但我不是跟你吹,两三斤白的对我来说那是小意思!真是邪门儿了!”

白德茂显然把那天的昏沉归结在“自己状态不好”这一点上。

但王洛却并不这么想。

“恐怕,并不是邪门儿。”

“你什么意思?”

“白大哥除了喝酒,那天晚上嗑药了吧?”

白德茂一愣,立刻摇头:“怎么可能?我可没有这种习惯!”

王洛却语气严肃地说道:“白大哥,你要知道你现在对我的任何隐瞒,都有可能导致凶手逍遥法外!你有没有嗑药的习惯,我管不着,我的职责里既没有缉毒,也没有查毒。”

即便王洛这么说了,白德茂还是犹豫了良久之后才终于承认:“好吧,那天是喝多了,所以可能尝试了点。”

“还记得把药卖给你的人吗?”

白德茂摇摇头:“不认识,是个生面孔……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又没有买药的习惯,当然记不住他们长什么样!”

王洛轻轻摇头,他绝不相信白德茂没有吸毒的习惯。但是他相信白德茂对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白德茂都不认识的生面孔,也就是说,这个人应该并不是专职的毒贩,甚至就连那些毒品,恐怕也经过了特殊的调配,以确定能和酒精产生反应。

也就是说,查毒贩是绝对查不到凶手的。又一条路断了。

对王洛来说,这绝对是好事儿,最起码排除了一个无效选项。

在对尸体进行过简单地观察之后,王洛退出了法医状态,走到白德茂身前说道:“白大哥,如果像你所说的那样,那么凶手的真正目标应该是你才对,我回去之后看看能不能给你申请一个司法保护,或者直接在你的别墅区附近设立监控以保障你的人身安全。另外,关于白德林的案子我们也会尽快进行调查,以求早一步找到真凶,希望你可以耐心等待,不要擅自行动。”

“不会了。”白德茂苦笑一声。

他的判断已经证明是错误了,他现在也不知道凶手是谁,他怎么行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