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6章 再验尸

第6章 再验尸

3005 2017-08-18 10:37:08

“嗯,差不多!”王洛突然抱起了林薇薇。

林薇薇的脸上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一旁的小王被这面前场景吓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你看……我要不要出去,给你俩留点时间和空间?”

“你的身高体重跟孙倩差不多吧,你进去试试。”王洛把林薇薇放了下来,打开冰箱门,示意她进入,林薇薇刚要进入,回头看了一眼王洛嘟囔了句:“要想知道我的体重,直接问我就好了,干嘛抱人家?”

她哪里知道,王洛这种闷葫芦,让他说话问人,那是比登天还难,与其问,不如自己去抱起来,林薇薇进了冰箱,也是有些拥挤,头都不好抬起来,看了下四周,四周都是一个颜色,感觉不是很舒服,。

外面的王洛喊道:“你想象下,自己刚被老公打晕,又被一个色狼你放进冰箱里,是什么感觉和心态。”

里面的林薇薇说道:“你让我怎么想啊我可是男人手都没拉过呢。”林薇薇刚说完,低头一看,发现冰箱里的缝隙,怎么有些反光啊?

感觉是银白色的,不注意还真不好察觉。

林薇薇用指头触碰了下,发现居然是一根细线,有点像是铁丝,确比铁线细的多,甚至有些锋利,这不就是鱼线吗?

“我找到了”

林薇薇从冰箱里爬了出来,把鱼线给了王洛,这鱼线大约有一米来长,王洛用随身携带的便携显微镜看了下,线身上还有一些血丝,应该就是孙倩的血,这就是张康用来勒死孙倩的凶器:“

总算找到凶器了,我们可以结案了,好了,咱们走吧。”

小王看到凶器已经找到了,高兴的舒了一口气,现在张康口供有了,凶器也找到了,只要回去比对证物,就给你把案件提交给检察院了。

“不行,第一,张康口供说,他没有带走鱼线,也没说鱼线在冰箱里,第一次我们检查的时候,由于冰箱里有冰霜,所以看不清,现在冰箱的电给拔掉了,才能看到,还有孙倩的父亲说了,他没有给过孙倩钱,那她床底下那么多东西用什么这么买的?

这就是重大的疑点,就不能结案!”王洛斩钉截铁说道。

小王有些不以为然,这都是小问题,张康可能说谎,也可能是紧张害怕,所以就忘了东西放到哪了,至于林薇薇父亲的话,跟案件也没什么关系,这对案件的发展没有什么意义。

王洛也不争论,只是觉得这里面有疑问,对他来说,只要有一丝的问题,那对于他说,这案件里没有结束,外面太阳也出来了,窗外飘来了海岸城市特有的海腥味,小王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不管怎么说,也有收获,咱们去吃早餐吧,我请,走。”

早餐店里,小王正在和林薇薇争论豆腐脑的甜咸,王洛坐在一边,喝着豆浆,反复思考者案件里面自己忽略的地方,是不是有什么自己没有察觉道的细节?

他用勺子在豆浆里翻滚着,时不时喝上一口,一旁的林薇薇觉得这个人怎么呆呢,吃个东西也不专心,豆浆的痕迹甚至都洒到衣服上了,就提示她专心点,好好吃饭。

“学长,你又在想什么呢,好好吃东西把,怎么跟一个小孩子一样?”

“你觉不觉得,这个豆浆就跟孙倩的大脑一样,她的额头都被打后,我们还没有切开她的大脑呢,起码要看下里面有没有造成损伤,?”王洛的话一出来,小王差点把嘴里的豆腐脑给吐出来。

周围吃饭人回头看着王洛,也是恶心的吃不进了,老板都走了出来,说道:“这个伙计,你别说了,这顿饭我请客,你们好好吃饭,行不?”

王洛一听,顿时无语,其实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看来自己果然不个幽默的人,听到老板这样说,他反而打包了几个包子油条,让小王跟林薇薇自己一块去太平间,一边看尸体,一边吃。

“不是吧,变态啊,这怎么吃啊,多脏啊?”小王第一个反对了起来,林薇薇打岔道:“不对,太平间的尸体都是用福尔马林泡过的,干净的很,比你这个每天活蹦乱跳的活人要干净不知道多少倍呢,不过,去那吃东西,是不是太……”

王洛也不管他俩的话,打了一个车就往太平间的方向过去了,林薇薇和小王对视了一眼,没有办法,谁让摊上了这种法医呢。

三人到了太平间,一大早,太平间守夜的大爷都还没起床呢,打开冰柜,孙倩这时候的样子都有些怪异,长期低温冷藏,使得她的皮肤宽松,脸上的皮肤就像是沙皮一样,下坠下来,摇摇欲坠,就算是王洛这种经验丰富的法医,也觉得有些恶心,小王讨厌福尔马林的味道,躲在门口用手捂着鼻子,不敢靠近。

王洛戴紧了白色手套,摆弄起了孙倩的眼皮,耳朵后面,以及脖子,用小刷子轻轻的刷开孙倩脖子上面的冰霜,想要看清楚被鱼线勒出的痕迹,浅红色的,脖子上的皮肤也被勒破了,这个勒痕极其细,要不是认真看,根本看不清楚。

这个痕迹根本就勒不死人吧,王洛脑海中浮现出这个问题,按理说想要勒死一个一百多斤的人,这个鱼线的压力起码也要在200斤以上,会不会是根本就没有勒死啊?

王洛这次又在孙倩头发丝里发现了一个很细的近乎纤维的布料,不仔细真的看不出来,还藏在头发里。

王洛用小镊子把布料的线丝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了起来,一般来说衬衣布料分为,纯棉,混纺面料,亚麻,大致就是这三种类型,根据这个布料的线丝有些粗,应该是纯棉的。

“你怎么知道这个是纯棉的?”小王在门口插了一嘴。

“不同的布料粗细成度都不一样,一般来说,纯棉的线条发紧,并且可以用镊子分成十几条,用水滴洒上去,可以渗透,你可以看下我的微博,上面详细介绍了各种面料的区别。”王洛随口一说。

小王用手机搜索了下,查到了王洛的微博,有面料的介绍,烟灰的成分,纸张的分类,鱼线的挑选,唾液的区别,我去,这种东西,还有谁去看啊,一个粉丝也没有……

王洛心里又开始场景模拟,这次他要搞得认真些,弯下身子,解开了鞋带,让小王模仿张康,去勒林薇薇:“不是吧,为什么是我啊?”

林薇薇第一个反对。

王洛也不理她,把鞋带给了小王,小王看了一眼孙倩的尸体,深呼吸一下,给自己壮了壮胆子,林薇薇站在原地,小王刚要过去勒,就被王洛打断了:“当时孙倩是躺着的时候,被勒住的,林薇薇,你也躺着。”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认真啊,我躺哪啊?”林薇薇还没说完话,王洛指了指地板,太平间的地板每天都是用84消毒水擦地的,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十分刺鼻。

林薇薇也没办法,只好拿了一个盖尸体的塑料布铺在地上,自己平躺在地上,小王把鞋带绕在手上,做了一个圆,套在林薇薇的脖子上,假装死死的勒住林薇薇的脖子,脸上也装做使劲的样子,呲牙咧嘴的,林薇薇看着觉得搞笑,止不住的咯咯的笑了起来。

“认真点,小王你把鞋带绑个死扣,用死扣勒,勒不死,还有,林薇薇,你要用力反抗,把自己想象成孙倩,要不然这案子不好破。”

小王把鞋带济成一个蝴蝶扣,稍微使了点劲,勒住了林薇薇,林薇薇也翻过身子,背对着小王,当时孙倩就是背对着张康,被勒死的,可能是小王太过认真了,林薇薇反着手用手慌乱的抓着小王的衣服。

小王为求逼真,使满了力气,太阳穴都紧绷了,手上的肌肉也隆了起来,彭的一声,鞋带硬是勒断了,林薇薇一下子翻过身子,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这是要勒死我啊!差点让我见上帝……”

小王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低着头,给林薇薇道着歉,一旁的王洛蹲在地上,思考了起来,林薇薇和小王我不敢上前打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洛才站起来,说了一句:“走,我们去见张康和邵宽。”

张康又在说谎!

小王表示不行了,得睡觉,眼皮早就睁不开了,王洛和林薇薇直接去了看守所,这会孙倩的案件还没有结案,邵宽和张康都还是犯罪嫌疑人,就一直在看守所呆着呢。

先见的张康,隔着栏杆,张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原来张康和邵宽在一个看守所里碰见了,俩人一见面就打,邵宽跟疯了一样,拦也拦不住,说什么要给老婆报仇,头上都缝了好几针。

“你们给我个痛快吧”张康说。

王洛眯了眯眼睛,这个张康一会说自己不是杀人凶手,一会又说自己是杀人凶手。

搞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