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24章 狡猾的老狐狸

第24章 狡猾的老狐狸

3249 2017-09-18 10:51:17

白德茂并没有让王洛等太久,就自己说出了那个名字。

“这个人叫祁永峰,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

王洛愣愣地摇头:“我还真不知道。”

这也不怪王洛,毕竟他之前还真算不上是正儿八经的警察,而是一个法医。

尤其王洛属于那种埋头研究型的人,对自己的人事关系并不是很在意。他能念得出名字的人,大概也就是和自己一起共过事的关源以及鉴定中心的那些同事罢了。

这次轮到白德茂惊讶了:“王警官,你在刑警队不可能不知道你们顶头上司的名字吧?”

他突然警惕了起来:“不好意思王警官,你的警官证能再给我看看么?”

王洛明白对方是怎么想的。

这个祁永峰,恐怕是管着刑警队的人吧?而且白德茂一直以为自己是刑警队的新人,就算不认识,最起码也应该听说过那个名字。

自己的反应让这个老狐狸起了疑心,现在他八成觉得自己是在假冒警察。

不过王洛也没什么担心的,他这个警察还真不是假冒的……只不过和刑警队没什么关系罢了。

王洛再次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递给了白德茂。

白德茂在翻开之前,打量了王洛一眼。

王洛立刻明白自己的样子已经被记住了。

如果警官证不是他的,恐怕白德茂一眼就能看出来。

但是……十几秒钟过后,白德茂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惊讶。

“省厅?”白德茂合上王洛的小本子,直接递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十分惊讶:“王警官真是年轻才俊呐!这么年纪轻轻就进了省厅,实在让我想不到啊!”

王洛谦虚地笑了笑:“我也是被强行拉进来的。”

可不是么,要不是莫雨晴那个家伙,恐怕他现在还是个小法医呢。

他这话却被白德茂误会了。

“年轻人嘛,一般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家里人肯定是为自己着想的,王老弟,你说是不是?”

感情白德茂觉得王洛说自己被强拉进来,是强行被家人安排进来的。

不过他这误会也不算错,严格来说,王洛算是自己的老爹给介绍出去的,说是家里安排也勉强算得上,所以王洛也懒得反驳,只是轻轻点头,然后说道:“既然您叫我王老弟了,那我就冒昧称您一声白大哥好了。白大哥,你能说说这个祁永峰么?”

“他是市局负责刑侦方面的副局长,刑警队就归他管。”

“你刚才说,他和死者有冲突?”

“没错。”白德茂点点头:“不过我先说好,这事儿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那是自然。”王洛这时候才终于明白请一个听不懂汉语的国外司机有多重要。

如果换个嘴不严的,哪怕说一句白德茂今天被警察找了,对白德茂的声望都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他前面这个黑人司机……哪怕白德茂和他说再隐秘的事情,都不会有什么顾虑。

白德茂可不知道王洛正在体会他请一个国外司机的好处,他用慎重的语气说道:“北岛地产的王建才和祁永峰是朋友,前段时间他送了祁永峰一块表。”

“表?”

“啊,很贵的那种,有可能上千万,我也不太了解,毕竟我不会去买那种玩意儿。”

王洛点点头:“这和死者有什么关系?”

“问题就在这块表上。聂颖找祁永峰想要那块表,说反正是别人送的,转送她呗。”

王洛当然是知道这块表的,不过他却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既然价值上千万,祁永峰恐怕不会那么大方吧?”说完,他又不经意地说道:“而且聂颖是怎么和祁永峰认识上的?以她们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会有太多交集才对吧?”

“一男一女,男的有权、女的好看,王老弟觉得她们会是什么关系?”白德茂脸上的表情有些嘲讽:“不过王老弟你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祁永峰不舍得送表,不过这祁永峰也是个傻缺,哼哼。”

“怎么说?”

“表就是钟啊!别说上千万,哪怕上亿,那也是送‘钟’啊!”

王洛顿时无语,这些年在国外,他对这些国内的禁忌还真不是很了解。但往往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才是破案的关键之处……看来自己要在这些方面加强一些了。

“王老弟,我继续和你说。那块表虽然祁永峰不舍得送,但是似乎最后还是被聂颖拿到手了!反正我听说是偷的。”

“但是祁永峰也没报案?”

“他就是警察,报什么案?而且你想啊,上千万的表,以他的职务,他敢说?他要是敢说,那妥妥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不是?”

王洛被白德茂说的一愣一愣的,这家伙也是厉害,刚才还俨然一副连“维权”都搞不明白的法盲形象,现在这“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却说的贼溜……

白德茂似乎自己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略带尴尬地笑了笑,不过显然他脸皮足够厚:“我听说祁永峰自己找警察查过了,正是聂颖偷了他的手表。”

对白德茂说的这一点,王洛倒是很确信的。这和张代荣说的几乎一致,而这也是问题所在:如果张代荣没有说谎的话,这块表在死者死的时候应该还在死者的手腕上。

如果不是凶手拿走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警察拿走了。

还有一个更可怕的结论:凶手就是警察队伍里的人。

当然,最后一个可能性仅仅是理论上的,这么丧心病狂的人,一般做不了警察的。

王洛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问一句不该问的,以你对祁永峰的了解,他有可能杀人再分尸吗?”

“这……虽然我和祁永峰不太对付,但说句公道话,我不觉得他是那么狠的人。你要说分尸这种死法,老哥我倒是觉得应该是仇杀。没仇的话,谁会没事儿分尸泄愤?啧啧,怪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真是可惜了。”

白德茂的脸上有些惋惜。

这让王洛得出另一个结论:恐怕眼前的这个家伙和死者也不太干净!

这种事情,他并不好意思直接问出来。但这个问题却难不倒王洛:“白大哥,你知不知道死者和祁永峰是怎么认识的?”

“你别说,这个问题我还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那个王八蛋张文旭,就是介绍人!”

“张文旭?”

“聂颖那个小姑娘进入那个圈子,就是张文旭介绍的!这王八蛋就没有干过好事儿!”

提到张文旭,白德茂依旧气愤难平。

但对王洛来说,心中的又一个谜团被解开了。

恐怕就是因为知道了张文旭是聂颖的介绍人,把聂颖介绍给有钱有势的人,她当时的男朋友才会和张文旭如此仇恨,甚至不惜相互陷害吧?

至于在他男朋友那儿卖房子,恐怕也是张文旭害怕他男朋友把他做的事儿爆出去,所以才用卖房的一笔佣金把死者的男友笼络住吧?

也许除了卖房佣金之外,还有其他补偿,所以他才会千方百计地试图陷害死者的男友,因为一旦他的男友被认定为嫌犯,也许他就省了一大笔开支?

而死者的前男友想要陷害死者继父的动机就更明显了——因为死者继父的存在,死者的前男友不知道每个月要被多少他压根惹不起的人绿多少次,他只要是个男人恐怕都忍不了吧?

但是他们的仇恨都是针对对方的,而非是针对死者的。

那么,谁会和死者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现在看来,那个祁永峰是最有可能的,但是祁永峰的身份特殊,而且就算真的是他的表被偷了他很愤怒,但是对法律和警察极为了解的祁永峰也不太可能以身犯险,他大可以安排几个警察把死者手上的手表以“赃物”或是随便什么名义带走,只要东西到了警局,以祁永峰的势力他拿回自己的东西应该不会太难。

除非……死者用两人之间的事儿来威胁祁永峰,或是威胁祁永峰要举报。

“王老弟,王老弟?”白德茂把王洛从思绪中唤醒。

王洛猛地回过神,就看到白德茂正在用很关心地眼神儿看着他。

“我看你想了半天了,看你一脸为难的样子,你不如再问我几个问题,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提供些思路呢。”

如此“配合”警察的人,让王洛多少有点别扭。

然而他这种感觉刚刚从心里产生,白德茂就仿佛未卜先知一般说道:“你别在意我的态度啊,王老弟你既然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那你应该知道我以前经常和警察打交道,所以可能态度不太一样……可能是进局子的次数多了,所以产生主动配合地习惯了?”

说着白德茂就笑了起来,但是王洛却一点好笑的感觉都没有。

他的意识很清醒,自从和白德茂见面,他就一直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之中。也许白德茂不会做生意,但是他的手腕绝对是顶尖的!

看似白德茂一直在配合王洛,但实际上他却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把自己的竞争对手和敌人卖了个干净。

北岛房产,不用说一定是白德茂的同领域竞争对手。

祁永峰,恐怕和白德茂一直有仇。

张文旭就更不用说了,随着对案件了解越来越深入,王洛就对张文旭的人品越来越鄙夷,说白了这就是个人渣。

人渣无罪,但老婆被勾引的白德茂却轻易给他扣上了一个类似“组织援交”的罪名。

如果不是查案需要,王洛一句话都不敢再和白德茂多说了。

他意识到,自己决不能再被白德茂这样带着走了。

但是让王洛苦恼的是,他发现自己似乎真没有击败这个老狐狸的手段,这就难受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