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2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12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4201 2017-08-25 10:15:00

审讯室里,王洛和张代荣的谈话仍在继续着。

看到关源进来,王洛抬头看了看他:“关队长?”

关源摆摆手:“不用管我,我就是进来听听。”

王洛愣了愣,只能把不解放在心里:明明他在外面就能听到自己说话,为什么非要跑进来?

张代荣看到关源进来明显有些紧张,他对王洛笑了笑,似乎把王洛看做了救命的稻草。

王洛将注意力转回来:“既然关队长来了,那么我也就不越俎代庖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能确定人是你杀的吗?”

张代荣深吸了一口气,摇头。

王洛站起身:“我明白了,如果我能争取到权限的话,我会继续调查下去的。希望你没有骗我。”

不等张代荣做出任何回答,他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从审讯室门口一直到走出刑警队的大楼,王洛始终能感觉到来自刑警们的不善目光。但给了他更大压力的,却还是案件本身。

和王洛一起出来的林薇薇一直在注意王洛的脸色,所以刚刚一出门她就很关心地问道:“王洛,你不要紧吧?我看那些警察的眼神简直恨不得把你吃了……”

王洛摇头:“事情就坏在这里,我不是警察。”

“你真确定那个人不是凶手?”虽然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可林薇薇依旧有些想不通。

王洛说道:“我没有证据,只是怀疑。”

“但你是怎么怀疑的?”这才是林薇薇最纳闷的一点,这个案子怎么看都是证据确凿、人赃并获的那种铁案,王洛是怎么生出怀疑的想法的?

“因为证据不足。”王洛简单地回答道:“案子的漏洞太多了,我们所谓严密的推理和证据,其实全是在想当然的情况下做出的,也就是‘按常理推断’,可‘不按常理’的情况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

“可是我们毕竟不是警察……”林薇薇又绕了回来,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只是法医,和刑警有着不同的权限。

王洛表现得很冷静,他耸了耸肩说道:“今天我已经把疑点当着他们的面儿挑明了,如果接下来几个小时里刑警那边没有任何反馈,那就说明他们指望不上了,到时候我们再行动。”

“行动?”

“没错。”

得到这样干净利落的答案后,林薇薇嘴唇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回到鉴定中心的王洛他们却始终没有接到任何来自刑警那边的电话通知。

这个结果让王洛的脸色很难看。

有些事不用说出来,大家心里就能明白。他明明在警局已经把这个案子的疑点当着所有警察的面儿挑了出来,在王洛看来刑警们最少也要展开一次重新调查才对,可是他们没有。

往好了说是这些警察贪功,往坏处想那就是这个案子有另一个势力在推动……

和王洛眉头紧皱不同,林薇薇相比来说并没有想那么深,她仅仅只是有些不耐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然后将目光落在王洛身上。

“学长,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开始行动了,没通知咱们?”

这个假设是可能的,毕竟他们这个职业的性质是协助警察,并不是什么调查都要带着个法医才算专业。

但王洛职业摇头。

“就算这样,他们最起码也要问问我还有什么线索才对。”

叹了口气,他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那么,还是我们两个行动吧?”

王洛本以为林薇薇会立刻答应下来,但林薇薇的反应却让王洛愣住了。

林薇薇说道:“学长,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

“怎么说?”

“其实自从来到这里工作之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才算是一个好法医?但我得出的答案和学长不同……”看了王洛一眼,林薇薇从自己桌子上拿出一叠文件,正是这次案件的尸检报告,她走过去将这一叠文件放在王洛的桌子上:“尸检已经完成了,除了凶器鉴定你坚持说还有其他可能性之外,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学长你一直不想上交……”

林薇薇的话越说越慢,显然说这番话她花费了很大的勇气,也下了很大的决心。

虽然意外,不过王洛依旧点头表示自己可以理解,然后问道:“所以,你的结论是?”

“我不能继续跟学长这么胡闹下去了,我还是打算当个法医,而不是侦探。不管在这个案子上学长你有多大的把握保证你是对的,但我想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了。”王洛再次点头,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好了,我现在要下班了。”林薇薇说完,不敢面对王洛的视线,粗略地收拾了一番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王洛盯着紧闭的门,愣了会儿神,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他很理解林薇薇对他的那种崇拜和景仰,同样也很理解林薇薇现在的选择。不管法医的职责究竟是什么,对林薇薇来说这也仅是一份工作,一份可以让她生活有收入的工作而已。

“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一边苦笑,王洛一边拿起了手边的卷宗,还没仔细看,就再次听到了门响声。

转头一看,王洛发现并不是林薇薇去而复返,而是一个陌生人。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冷艳的长发女人,年纪不大但却给王洛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王洛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对方,这时这个女人不紧不慢地说话了:“你应该就是王洛吧?你说的一点没错,道不同不相为谋,简直说到了我心里去了。”

王洛眉头皱得更紧:“请问你是?”

“哦,啊,忘了做自我介绍了。”女人一拍脑门,脸上的冷意顿时消解:“我叫莫雨晴,你将来的搭档。”

王洛愣住了。

“搭档?”

“你父亲没告诉你?他可是告诉我已经让你辞职了啊?”莫雨晴也愣住了,很不解地说道。

这下王洛大概明白对方是谁了。

点点头,他说道:“那么,你现在出现在这里不只是来自我介绍的吧?”

“当然。”莫雨晴笑了,她很自来熟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王洛旁边,说道:“我只是性子比较急,想看看我将来的搭档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而已。本来还觉得你这么久都没有辞职效率有点低,但是今天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你这竟然有这么有趣的事情。”

“每个人选择不一样,嘲讽我就不必了吧?”王洛说。

莫雨晴摇头:“你是说那个实习生?不,我对她和你的关系没有什么兴趣,我指的是你的案子。就连我也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调查处一点头绪来。不过我好奇的是,你认定这个案子有问题,究竟是知道某些别人不知道的证据,还是仅仅出于直觉?”

“你想我是哪种?”

“算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去互相了解,王洛。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另一个问题了。”

王洛抬起头:“你想讨论什么?”

“你现在的案子。”莫雨晴歪了歪头:“我大概花了十七个小时的时间去查找你的相关资料,从你的童年到现在的所有资料我都看过一遍之后,我觉得如果不解决现在你手上的难题的话,你是不会和我合作的。”

王洛皱了皱眉头,不管是谁,听到自己被这么调查,心里也会有点略微的不爽,王洛也不例外。

不过王洛还是很好地隐藏起了自己的情绪,他点点头,说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来了。”莫雨晴耸耸肩,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我来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和你才是一类人,我也觉得这案子有点问题。所以,王主任,我们什么时候再去调查一下?”

不得不说这样的邀请太让王洛意外了,不过王洛还是相当冷静:“我需要确认一下你的身份。”

“好。”

王洛也不多说,直接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很快,王洛从父亲那里确定了对方所说的信息都是真实的。然而当王洛询问莫雨晴是什么身份的时候,他父亲却避而不谈。

挂断电话之后,王洛发现莫雨晴正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王洛有点受不了:“你看我干嘛?”

莫雨晴摇摇头:“我只是在确定我的推测,你这人的确有点自闭。”

“然后呢?”

“很好,不错的品质。”莫雨晴呵呵一笑,说道:“好了,说正事儿。你现在这个案子的确有些疑点,本来我还不确定,但是发现案子被某些人压下来之后,我和你的判断就一样了。那个大学生只是一个被人当替罪羊的倒霉蛋。”

王洛点点头,这和他推测的差不多:

“我打算从死者的人际关系入手。警方的调查结论我觉得有点敷衍。”

莫雨晴点头:“你说警方的结论?”

“单亲家庭,有个继父,母亲多年前病故,有吸毒行为……死者不是那么简单的。”王洛轻轻叹了口气,语气逐渐变得失望:“很明显这个死者没那么简单。”

莫雨晴说道:“明天亲属会过来认领尸体。”

“是死者的继父吧?”王洛的语气接近肯定,“其实他正好在我的怀疑名单里面。”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莫雨晴笑了:“不过,这也是你的直觉么?还是你已经掌握了什么信息?”

王洛也笑了:“直觉。”

不知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和这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有着很惊人的默契。他工作狂的个性让他不是很习惯和其他人接触,甚至包括刚刚离开的林薇薇,但是对这个莫雨晴,王洛却一点也不排斥。

他隐约有种感觉,自己可能即将遇到一个完美的搭档……

这时候,莫雨晴打断了王洛的思绪:“死者那个即将拆迁的房产,属于死者和她继父的共同财产,据我所知,在死者死前一周,她还刚刚和继父在房子的处置方面吵了一架。”

王洛想了想,说道:“想必死者的意见是想回迁,那个继父想要钱?”

这下莫雨晴真的愣住了。

她深深地打量了王洛一眼,改变了一直以来都有些漫不经心的态度,说道:“如果这也是你的直觉的话……”

“看来我猜对了。”

“不可置信,王洛,说实话我现在很怀疑这个案子是不是压根就是你导演出来的。”

王洛毫不在意:“我没这个兴趣。”

莫雨晴放弃了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她点点头说道:“总之死者的继父是怀疑对象之一,他就交给你了。至于我,死者还有几个不是很固定的男朋友,我负责他们的调查……对了,如果你还想继续负责这个案子,就趁明早把辞职报告交上去吧。”

“这和辞职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身份不方便。”

“看来,你已经给我找到新身份了?”王洛问道。

莫雨晴点头:“当然。”

……

翌日,上午。

王洛照常来到鉴定中心,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抽屉里新鲜出炉的辞职报告还没有上交之外,他的工作一如往常。

似乎因为昨天的事情林薇薇和王洛有了些隔阂,两人在办公室里仅仅只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各自工作。

而王洛等待的人也到了。

一个发际线很高,微胖、眼神里透着精明的中年人满头大汗地走进了鉴定中心,他竭力维持着冷静,不过身体依旧在微微颤抖。

缓缓上前,他对王洛说道:“你好,你就是王主任吧?我是聂颖的继父,我……”

突然他的泪水就流了下来。

王洛本能地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表现。他本来预想死者的继父过来多少是会带着些冷静的,没想到一上来就完全失控了。

不过该进行的程序还是要进行的。

王洛从一个文件袋里拿出一张照片,不过去并没有马上递给对方,而是强调了一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必须告诉你,看这些照片之前,你必须有心里准备。”

“我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言下之意是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王洛点点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表现就打消自己的怀疑。这个年头会演戏的人太多了,说不定眼前的就是一位。

可就在他把照片递过去之后,原本还能维持冷静的男人却崩溃了。他砰的一声将自己的额头撞在坚硬的桌面上,泣不成声道:“颖颖,我对不起你啊!我对不起你!一定是他,一定是那个小子害了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