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9章 水落石出

第9章 水落石出

3003 2017-08-22 10:51:24

关源也明白,这个人不通人情世故,可是他的面子上还是受不了,说道:“你是法医,你的责任就是查清死因,而不是翻来覆去,一会砸死,一会勒死,现在又说是自杀,明天你会不会告诉我他是被茅山法术害死的!”说完话,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下,想要告诉王洛,谁才是案件的负责人。

“只要有证据,尸体有显示,哪怕说是外星人杀的,我也会同意的,至于你们的什么政治影响,跟我没关系,找到什么,我就说什么,这就是法医该做的事情。”王洛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关源,眼神很清澈,看的出来,这是真心话。

关源没了脾气,拉过一把椅子来,靠了上去,搓着自己的头发,无奈道:“好好好,我的王的法医,你说自杀就自杀,不过你别忘了,光有一个证据没有用,得产生出证据链条才行,除了死者的尸体之外,还有什么证据啊,比如说,口供,文字?”

王洛摆了摆手,用手指指了下关源身上的警服,那意思就是你是警察,你自己去寻找证据,我的任务结束了。

关源差点拿起桌子上的档案夹去打王洛,这时候,从实验室里面档案室林薇薇走了出来,赶紧调节道:“关队长,我们也去查证据,王主任,你也知道的……这个脑子……”说着话,用手指指了指脑袋,外人看到,估计还以为王洛神经有问题呢。

案发现场,孙倩的公寓,这次邵宽也带了过来,虽然他现在已经排除了凶手嫌疑,不过按照法律规定,他又义务提供帮助,邵宽一进公寓,看见曾经熟悉的地方,一下子就瘫倒了下来,哭的鬼哭狼嚎的,两个警察过来安慰也不好用。

关源让他冷静下,问他知不知道,孙倩有没有外遇,或者在外面有什么男人,邵宽摇了下头,表示不清楚,自己工作很忙,每天除了回来睡觉,就没怎么在家呆过,有时候跟她在一起,一天说不了几句话。

邵宽突然瞪大了眼睛,愤怒了起来,说道:“她……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们发现什么了?那个婊子,我为了她在外面拼死拼活,她居然……这个贱人,是不是那个男人,那个送外卖的,老子非要杀了他不可!”

林薇薇听到这话,有些不高兴,本来孙倩骗张康的钱,她就对孙倩没什么好感,可是无论怎么说,她也是为了邵宽,谁都能骂她,就是这个邵宽不可以,林薇薇一把揪住邵宽,拿出屋子里面的那个包裹,就是孙倩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你看看,这是她要给你的,我告诉你,她在外面没有男人,你们这群男人,刚才还海誓山盟,这会听说戴绿帽就这个德行,人都死了,你还想怎么样!”林薇薇显然是那种女权主义者,对这种男人一贯瞧不上。

邵宽看了眼手表,又一次哭了出来,他没想到,那个每天跟他吵架的女人,原来还记得自己的生日,没有办法,他现在情绪太过激动,让他坐到沙发上,王洛开始了自己的分析:“张倩的死因现在是知道的,窒息身亡,她跟邵宽吵架,被砸晕,然后张康上来用鱼线勒昏了孙倩,再把她放进了冰箱里。”

“你不是说她是自杀的吗?”邵宽问道。

“对,那个鱼线的力量根本就勒不死人,孙倩醒来后,就把冰箱关了,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感觉生无可恋,也有可能是报复邵宽和张康,就决定自杀,。”

“可是我们试验过了吗,那个冰箱再里面很难关,她是怎么关的啊,我关的时候,指甲盖都破了。”林薇薇说道。

“可以做到的,只要用它!”王洛说完话,掏出一个东西,一根鱼线,这是在店里买的最便宜的鱼线,跟张康用的一样,他先用鱼线的一头栓在门把手上面,然后自己进了冰箱,拿住了鱼线,用力一拉,门整好撞住了冰箱的门,门的力量刚刚好,把冰箱的门缝隙给关住了。

然后那根鱼线就会落在冰箱的缝隙里,所以一开始找不到,甚至一开始孙倩的手指头也有勒痕,就是鱼线造成的。

这就是孙倩自己把自己关进冰箱里的方法,王洛一说完,邵宽哭了出来,整个人都崩溃了,觉得是自己对不住张倩,害死了自己老婆。

几天后,公安局的新闻发布会,关源对媒体公布了案情,这是一起离奇的自杀案,张康涉嫌强奸,杀人未遂,已经提交了检察院,邵宽是故意伤人,不过只是十五天行政拘留,应为尸体已经查不出当初头部具体的伤害了,没法鉴定伤残。

15天后,王洛正在跟林薇薇一起研究尸体僵化的反应,一具无头男尸在一个下水道里发现了,死亡日期超过72 小时,四肢开始僵硬,血液不流通,腹腔以及背部有红色尸斑浮现,脖子上面缺口齿轮状,碎裂的皮肤连接着一些肌肉,还有一些苍蝇闻着血腥味飞了过来。

“他的头部应该是被用刀子活生生砍断的,骨头上的切口也是折断的样子。”王洛一边说着话,在笔记本上着。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人是在活着的时候被砍死的?咦……这个凶手真是够狠的。”林薇薇在一边的电脑上记录着鉴证档案,至于王洛那个笔记本是自己的个人习惯。

林薇薇手里还拿着一个鸭脖,打上几个字,啃上一口,倒退十天,她在鉴证室里大口呼吸都觉得恶心,不过现在的她,早就习以为常了,这也算是王洛的调教功劳吧。

小王敲门进来了,看了一眼无头男尸,尸体一丝不挂,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尸臭,这味道除了血腥,还有下水道里浓厚的酸臭,小王的鼻孔一阵抖动,就跑进了卫生间,干呕了半天,才回来:“王副主任……那个……邵宽,你还记得嘛,他来看你了。”

说完话,就离开了实验室。

邵宽手里拿着一些礼物,微笑着走了进来,王洛抬头看了一眼,这会基本的检验也结束了,林薇薇让他去待客厅等着,两个人洗洗手就过去了。

“王主任,谢谢你们,要不然我差点就要……总是要感谢你,我老婆可以闭眼了。”邵宽说道这里,眼睛里含着泪花。

王洛对这种客气话有些不习惯,也不去伸手跟他握手,就呆站在那里,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邵宽。

“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是什么贵东西,你们一定要收下。”邵宽把两个袋子放在了茶几上,林薇薇已经对王洛的冷漠态度习惯了,赶紧招呼邵宽坐下:“你也不用特意过来,这是我们的工作,这些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们有规定的,不能收礼。”

这会也快要下班了,林薇薇对这刚刚死了老婆的男人有些同情,就打算跟他聊聊,邵宽是昨天从看守所放了出来,先去了岳父岳母家,当时他被拘留,老婆的葬礼也是两位老人家一手操持的,他对岳父岳母说了,今后就把他当做孩子,他会为两位老人养老送終的。

把两个老人说的感动道不行了,那个先前反对他俩结婚的孙爸爸也心软了,算是承认这个女婿了,还让邵宽到自己的公司上班,做了助理,显然日后是打算让他接班了。

“你还打算再找老婆吗?”半天不说估计的王洛,突然来了一句,林薇薇听天都有些脸红,怎么问这种问题啊,邵宽笑了下,表示暂时不会了,现在的他除了事业以外,什么都不想。

好男人,这是林薇薇在脑子里想到的三个字。邵宽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要请两个人吃饭,锁门礼貌的表示不用客气了,他才站起来要离开。

“你当时用烟灰缸打孙倩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王洛这个问题,让邵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胡说什么呢?不要理他,他这个人除了工作以外,什么也不懂。”林薇薇死死的蹬了这个傻瓜一眼,有时候她都快被这个家伙气死了。

原以为邵宽会生气,起码也要骂几句,可是邵宽先是发愣,然后表情突然僵住,嘴角开始抽动,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似笑非笑:“我要是说很爽?你们信不信?”说完话,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鉴证中心。

林薇薇被邵宽的话吓住了,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里听见的话。这还是刚才那个心疼老婆好男人吗?她一抬头,看见王洛的表情也定住了,似乎刚才的话对他触动很大,王洛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你是不是要问我什么?”

“对啊……刚才那个邵宽是怎么回事啊,他在乱说什么,他是不是受不了打击,神经错乱啊?”

“没有,他刚才说的才是心里话,他一刻他很放松,很愉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