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42章 找到凶器

第42章 找到凶器

2992 2017-10-09 10:36:38

“联系方式?”姜元盛明显一愣,没有理解王洛的意思。

王洛想了想,才说道:“是这样的,我们认为您女儿能够提供一点帮助,所以想通过您女儿作媒介,跟祝季刚好好谈谈。”

“你们不是刑警么,这种调查的事情不用来问我的吧?”姜元盛听懂之后,抬手喝起了咖啡,同时闭上了眼。

这种动作看起来是在品咖啡的味道,但无论张天啸还是王洛都已经读懂了意思。

所谓端茶送客,指的就是现在姜元盛的动作,显然他并不想跟王洛二人谈论下去了,大概是认为没有什么必要,或者说对于案件并不重视。

果真,在姜元盛饮了一口咖啡之后,便开口说道:“我的助手会在两位出门后告知你们洛晨的联系方式,我还有个会要开,抱歉了。”

张天啸看了王洛一眼,得到后者的点头示意之后,便与姜元盛告别。

出门后,助手直接递上来了一张白纸,上面清楚的写着姜洛晨的手机号码。

王洛道谢后便主动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十分清灵的娃娃声,听起来年纪应该不大。

借着姜元盛没有反对的情况和刑警的身份下,王洛成功约到姜洛晨在其读书的江宁一中门前奶茶店见面。

开车到达后,王洛和张天啸才真正看清了姜洛晨的模样。

穿着学生装的姜洛晨绑着凸显清纯的马尾辫,穿着现代化的学生装,面对王洛二人显得有些怯懦,但并没有多少尴尬的行径,倒还算是正常。

王洛最担心的就是这种还在读书的孩子面对警察会有抵触心理,这样一来就会不自觉的逃避思考,以及逃避问题,很难得到想要的答案,在国外修心理学的时候曾有人做过一个调查,证明了尚未接触人世过多的青年在面对突发情况的正确作出反应的思考能力几乎为零。

进了奶茶店后随意点了几倍喝的,王洛就主动对姜洛晨说起了话:“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是随便问一下话而已。”

“嗯……”姜洛晨微微点了点头,不敢直视王洛的目光,把头望向了窗外。

王洛想也没想,就出口说道:“你是在找你的保镖吧。”

姜洛晨闻言一愣,好奇的看着王洛说:“你怎么知道?”

王洛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我还知道,你的保镖在你上课的时间基本上不会接近你,因为你从校门走出来的时候是直接朝着我走过来的,一般情况下会紧张的进行张望,但你并没有,因为你知道这时候保镖不会出现,这是一个习惯上的猜测,而且我和我旁边的人没有穿警服,所以你也在担心我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警察,对么?”

话音一落,张天啸就十分配合的从身上掏出了刑警证件,摆在了姜洛晨的面前。

而此时听完王洛话的姜洛晨已经完全愣住,想不出什么话来应对了。

“我想问问你,最近有感觉到身边有什么变化么?”王洛喝了一口柠檬茶,语气柔和的对姜洛晨问道。

姜洛晨想了想,说道:“变化?”

“我的意思是,比如你熟悉的某个时间段,某个地方,某个人的态度,产生了与你之前长时间认为是这样,而现在又变了个模样的变化。”王洛仔细解释道,“有么?”

姜洛晨扶着额头,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王洛也没有催促,而是观察着周围的动向。

奶茶店里的人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惬意,多半是因为散漫的时光不那么让人倍感压力,所以才有这副光景,有些感染到了王洛,让他望着人们的笑脸,微微出神。

“有了!”姜洛晨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嘴角上扬,眼睛眯成了一个月牙。

“吓我一跳。”张天啸和王洛同时嘟囔了一句,随后姜洛晨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做法,脸颊微微红了红。

“有了什么?”王洛歪着头问道。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歧义,让姜洛晨脸更红了,但她还是努力调整了一下说道:“持续这样已经有些时间了,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我的父亲,在以前的每个星期他都会抽空出来陪我在江宁市逛一圈,父亲是个守约的人,但是这个习惯在三个月前一直到现在,父亲都没有主动再提起过,我曾经找借口打探过,但是父亲总用工作太忙敷衍我,其实我都知道,他作为董事长,实际上什么都不用管的,交给手下就行。”

“就这些么?”王洛听的来了兴趣,他没有意识到姜洛晨的情绪变化,只是追问道。

姜洛晨调整了一下,深吸了口气,微微凑近了王洛二人,小声的说道:“其实我有一次偷听到我父亲跟人在打电话,说他在研究一种名叫‘DB-1’的药物,需要什么什么帮助之类的话语,但说到一半就挂断了,所以我没有听完全,我猜是偷听被发现了,因为在那之后父亲基本上很少与我接触,甚至开始避开我了。”

“恩……”王洛脑子里开始分析姜洛晨所说的话,显然她在通过倾诉的语气责怪自己的父亲没有多花时间陪她,同时向王洛表达不满,希望能借此把她的心情传到姜元盛的耳朵里,但王洛的重心没有放在这个上面,因为姜洛晨透露出来的药物名称让他起了好奇心。

这时,王洛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是莫雨晴打来的。

“喂,怎么了?”王洛没有客套,直接问道。

“我们找到凶器了,但现场有点奇怪,你快来这儿,电话里说不清楚。”电话那头传来莫雨晴急促的声音。

王洛“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对姜洛晨说道:“晚上你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吧,那时候你的保镖应该出来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吃个饭?”

姜洛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点了点头,因为她心里觉得王洛还是比较好接触的,所以没有多少抵触的心里。

王洛跟张天啸耳语了几下,后者的眼神明显激动了起来,两人告别姜洛晨,立马开车来到了姚温明的干货店附近,莫雨晴报的地址就是这儿。

“凶器在哪里?”王洛第一时间找到莫雨晴,询问道。

莫雨晴跟关源正站在被打开了店门的干货店门口,这儿的水泥地被一旁拿着铁铲的关源亲自动手翻了出来。

王洛一眼就明白,他们可能把干货店翻了个底朝天。

“凶器倒是找到了,被埋在墙角边上,但这不是重点,”莫雨晴显得有些急促,语气带着不可思议的说道,“重点是,这把刀上面,居然只有一个人的指纹,你猜猜这个指纹的主人是谁?”

王洛皱起了眉头,他刚想脱口而出不知道,但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张代荣的话,毫不犹豫的说道:“姚……温明?”

“哒”

莫雨晴打了个响指,笑眯眯的看着王洛说道:“本来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之前在检验科看到的姚温明验尸报告,上面明确的写着,为刀的凶器从腹部捅进去的第一个口子是从他的肝部所在之处慢慢往下切开,而肝位于人的右上腹部,隐匿在右侧膈下和季肋深面,其左外叶横过腹中线而达左上腹,为什么凶手偏偏就选择了这个不太好动手的地方?”

“聪明。”王洛瞬间明白了莫雨晴的意思,他忍不住高看了莫雨晴一眼。

“其实我们可以演练一下,”莫雨晴对王洛的表现很满意,但其他人都是一副不太明白的样子,便只好拿起了自己五寸大屏手机,说道,“假设我的手机就是凶器,而犯人从我的正面对我的腹部动手,那么伤口的位置肯定就是腹部的中间,或者两边偏下的位置,而不会偏偏选择靠近肋骨这个角度,那样就显得有些太麻烦了,试问你在杀人的时候有那么多闲情去好好思考到底该从那个角度进去么?”

除王洛外的几人露出惊讶的神色,莫雨晴继续扬起嘴角,把大屏手机用左手拿着,放在了肝部的地方轻轻往里一按,说道:“而身为死者的姚温明,就显而易见的可以做到了,他只稍微动一动念头,这个地方就能够噗嗤一下捅进去,完全不费其他功夫。”

“什么叫噗嗤一下捅进去?”关源有些忍不住出声打趣道。

“哎呀,大老爷们儿都懂的啦。”莫雨晴一副你懂得我懂得大家都懂得的样子,往正在思考的王洛身上抛了个媚眼儿。

“张队,你让检验科的法医同志解剖一下姚温明脑细胞,里面可能会有什么发现”王洛完全无视莫雨晴,知道跟她搭腔没有什么好处,转头对着张天啸说道。

张天啸点了点头,连忙掏出电话打到了市局法医,并且说明了情况。

王洛接过关源递过来的物证袋,里面放着一把水果刀,上面沾了干涸的血迹以及一些泥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