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30章 选择

第30章 选择

3260 2017-09-19 20:54:00

同一时间,刑警队。

关源刚刚从法医鉴定中心回来,突然发现似乎气氛有点不对。尤其是别人看他的眼神儿,羡慕中又带着些讨好,让关源实在有点不太适应。

渐渐地,关源有点受不了了,拉过一个刑警队的警察,说道:“小董,发生什么事儿了,都这么看着我?”

小董愣了愣:“关队,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小董不可思议地说道:“关队,现在可是全刑警队都知道了,您竟然不知道?刚才不是纪检的人来了么?你猜把谁带走了?”

关源眉头皱了皱:“是谁你就说,别在这给我卖关子!”

“好、好!”小董笑了笑,急忙说道:“关队,刚才纪委的人把祁局长带走了!”

“祁局?”关源是真没想到。

作为祁永峰的直属下属,关源对祁永峰的了解远比其他人更深入一些。他深知祁永峰究竟有多谨慎,甚至现在他想的都不是别的,而是祁永峰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不然以祁永峰的狡猾和谨慎,绝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关源当然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却知道自己不能问。

点点头,关源说道:“我知道了。”

小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忍住:“关队,现在都说空出来的位置恐怕有很大的机会就是关队长的……”

“什么很大机会!小董,这事情要服从组织的安排,明白吗?在安排没有下来之前,不要乱说话!”关源很严肃地警告了一句。

不过从小董嘻嘻哈哈的态度来看,恐怕他是没有听进去就是了。

关源这时候也懒得吵他了,他必须去打听一下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而且现在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儿,让关源自己都有点惊讶:他当然知道如果祁局走了之后,他的机会很大,但怪就怪在这里。

在这么一个大好的升迁机会面前,关源发现自己竟然出奇地冷静,心中毫无波动,无论激动还是紧张,这些情绪似乎统统都没有。

就仿佛……这原本就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小董离开了之后,关源把自己单独关进了办公室,他必须花一定的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才行,不然早晚会出事儿的。

不知怎么的,关源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了王洛,然后他决定给王洛打个电话。

他总觉得造成自己所有困扰的源头就是王洛,但问题是他并不知道这种困扰对他的人生而言时好时坏。

不一定所有的困扰都是坏的。

电话接通,王洛第一句话就是:“凶手抓到了……”

关源立刻明白现在恐怕不太适合聊天谈心,嗯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你们是打算把他带到省厅审问还是……”

王洛在那边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还是麻烦关队长一下吧,其实应该也就是做个笔录什么的,毕竟大致的案情等等都已经问清了,凶手也已经招供,证据收集也没有问题,只是这案子一开始就是关队长那边负责的,放在你那做个口供笔录,也算是从一而终吧。”

关源心情有点复杂。

他心里自然清楚得很,当时让他快点结案的,正是方才刚刚被传出出了事儿的祁永峰祁副局长。

还记得当时王洛执意要查案的时候,关源还警告过王洛不要趟这个浑水,但现在想来,说不定祁副局长被撸下去正和这个案子有关。

关源觉得自己和王洛也算是朋友了,所以也就没把心中的疑问藏着,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王洛,祁副局长的事情你……知道吗?”

王洛也没否认:“他有点不干净,我就交给徐子谦去办了。怎么,你那已经收到风声了?”

关源苦笑一声:“何止是风声啊,人都已经带走了。”

王洛倒是蛮意外的。

这徐子谦,效率还挺高的嘛!

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很快,莫雨晴和王洛再次来到了刑警队。

王洛没想到关源亲自在门口等着,看到他们下车,关源对王洛露出了一个笑容:“王主任,你来了?”

“关队长不用这么客气。”王洛一边说,一边让张代荣把已经铐上的白德喜带了过来,说道:“这是这次案子的凶手白德喜……”

……

审问的过程很顺利,毕竟为了这个案子他们准备了太长的时间,而更加重要的是王洛和莫雨晴已经打穿了白德喜的心理防线……尤其是莫雨晴。

说到这件事,就不得不说莫雨晴那一撞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哪怕在审案子的时候,白德喜都对莫雨晴时不时露出防范的表情,似乎是生怕莫雨晴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他弄死了。

没错,在白德喜的眼中莫雨晴绝对是个喜欢草菅人命的主儿,或者说他觉得莫雨晴干脆就是疯子。

莫雨晴当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她却一点都不在意,有时候莫雨晴是个唯结果论的人,只要能破案,她才不在乎嫌疑人怎么看她。

三四个小时之后,审讯就已经完成。

这个时间本来就已经很快了,这还是因为关源时不时要查阅卷宗的缘故,不然的话估计审讯的时间还会缩短不少。

整个案件的案情也逐渐浮出水面……

白德喜和白德茂、白德林属于是堂兄弟关系,但是在他们小时候,这个“堂”字几乎可以去掉,作为小时候的玩伴他们哪怕用亲兄弟形容也不为过。

但悲剧在于白德喜和白德茂当时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也就是七零七案死者的母亲。和白德喜相比,性格外向、语言风趣的白德茂在爱情的道路上更加顺利,而不善言谈的白德喜却把这份感情死死地藏在了心里。

如果不是后面的事情,也许事情压根就到不了这样的田地,白德喜也走不上这一步。

这件事就是白德茂的第一次离婚。

这件事儿让白德喜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蠢货,白德茂压根就没有珍惜过自己心中的女神,他完全辜负了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

但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依旧没有任何报复的想法。

怀有身孕的聂母只身离开,村子里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但这些人中不包括白德喜。担心聂母的白德喜自从听说了离婚的消息就来到了聂母的房子外面,生怕聂母受不了打击想不开,产生轻生之类的想法。

在聂母离开之后,甚至白德喜还开心过一段时间,他只以为自己终于有了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聂母毫不犹豫的拒绝。

后面的事情几乎可以想象出来。白德喜算是个情种,一直等到心爱的女人死去之后……他终于崩溃,把她的死算在了她那不听话的孩子身上,怪在了负心的白德茂身上,失去了唯一的精神寄托之后,他开始变得疯狂。

再之后的事情,几乎和王洛推测的相差无几。

这一桩疑案算是就此告破,只等检察院发起公诉法院审判之后,白德喜就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然而参与了案件侦破过程的几个人,面对这样的结果却谁也轻松不起来。

“按规矩,开个庆功宴吧。”白德喜被收押之后,关源发出了这样的提议。

莫雨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倒是没问题,不过你这个提议对某人来说倒是挺讽刺的。”

“呃……”关源顿时被怼得不轻,他当然知道莫雨晴指的是谁。

正是最初被当做了嫌犯,却被王洛千方百计努力弄了出去、人生却彻底被毁掉的大学生张代荣。

“没关系。”张代荣反而显得很大方,说道:“我知道关队长在刑警队长的位置上,有些事也是身不由己,我理解。”

“嗨……这事儿我没法给自己洗白。”关源叹息一声,说道:“什么身不由己之类的话,听得我实在惭愧。王主任,其实我今天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儿……”

王洛愣了愣,他其实就没想插话。

关源说道:“眼下,祁永峰算是倒了,我这里也有了一个升迁的机会……”他语气一顿,继续说道:“不过,我不想干了。”

王洛有点蒙:“不是,关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别的不说,代荣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他说没在意这件事儿,那我保证他肯定没有恨你,真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其实我这决定和代荣有关系,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非要说的话,是这个案子触动了我,或者说,是王洛你触动了我!”

王洛更感觉不可思议了:“我触动了你?”

“你让我想起了我还是个小警察的时候,那时候的我真是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举个例子,路上遇到持刀抢劫的匪徒,我二话不说就会上去拼命,哪怕死了也没有丝毫遗憾!但是现在……呵呵,空有个刑警队长的头衔,却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

“这和辞职没什么关系吧?”莫雨晴插了句话,她眉头微皱,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关源却摇头:“环境造就人,这话有些情况下一点都没错。”

“关队长,你想过没有辞职之后,你打算怎么办?”王洛很少关心人,说话也有点别扭。

关源说:“暂时还没想好,不过……如果王主任需要帮忙的话,我关某人肯定义不容辞。”

“这可使不得……”关源还没否认完呢,就被旁边的莫雨晴打断了:“你别说话!我和关队长说!”

说着,她一把挤到了王洛前面,面对关源说道:“关队长的意思你想跳槽到我这儿?那我可是万分欢迎呐!”

关源翻了个白眼,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莫雨晴的话意思是没错,可为啥听起来就这么别扭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