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6章 分歧

第16章 分歧

3028 2017-08-30 10:07:00

王洛一方面被莫雨晴火热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一方面又有些奇怪。

“看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莫雨晴毫不避讳地点头:“在刑事案件尤其是重大刑事案件中,法医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

顿了顿,观察了一下王洛的表情之后,她继续说道:“但是国内缺少好的法医。”

这一点王洛到时不否认:“环境不同、体系不同,现状自然不可能相同。”

莫雨晴很意外:“你倒是挺看得开的。”

“过奖。”虽然和莫雨晴逐渐变得熟络,可王洛依旧不喜欢多说话。莫雨晴对此也习惯了,直接说道:“那么,你从法医角度分析一下案子吧。”

王洛点点头。

“我测算出的死亡时间是凌晨四点左右,从嫌疑人的血样分析来看,他几乎不可能有作案可能。”

“哦?”

“根据我的计算,以他体内残存的酒精和毒品成分情况来看,在受害人死亡时他应该处于无法行动状态。也正是因此我才觉得嫌疑人另有其人。”王洛冷静地说道。

莫雨晴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有些不解地说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直接拿这个帮嫌疑人洗清嫌疑呢?”

“我推断的结论是嫌疑人依旧有百分之十的作案可能性,因为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也许正是酒精和毒品成分让他变成了杀人狂也不一定。你要知道,有些人第一次吸烟的时候都可能产生某些幻觉,而我们的嫌疑人是吸毒,谁知道是不是他产生幻觉杀人?”

“你这么说,也的确是。那么……”

“那么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王洛接过话头,说道:“包括毒品来源,死者的亲人、朋友、其他人际关系,都需要一一排查。”

“你建议从张文旭开始?”莫雨晴问道。

“我早就已经开始了。”王洛笑了笑:“在和死者的继父以及前男友见面的时候,我都已经对他们做出了心理暗示,如果他们有问题,那么很快就会暴露出来。”

“心理暗示?”

“我在国外辅修心理学,学位是博士。”王洛简洁明了地说道:“这应该对办案有所帮助。”

“好吧,我服了你了,王博士。那你说,我们从哪方面入手?”

王洛气定神闲:“房子。”

“房子?”莫雨晴再次皱眉:“为什么我觉得你的思路我有点跟不太上?”

王洛摇头:“我只是建议,如果你依旧对审问有强烈要求的话,我们也可以去找张文旭。”

“我才没有那种需求!”莫雨晴矢口否定,接着说道:“而且这案子毕竟你比较熟,先按你的思路来吧。什么时候你这个小兵不管用了,我这个大将再出马也不晚。”

“好。”

莫雨晴顿时满头黑线:“你都不抗争一下吗?”

“没必要……”

……

小分队是有自己的办公地点的。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王洛,对这个小办公室的第一印象就是“精致”。不论布局还是装潢,应该都是精心设计过的。

他还发现这里除了莫雨晴的队长办公桌之外,还有其他几张空桌子。

虽然没人,但擦得很干净。

莫雨晴顺着王洛的视线看过去,立刻说道:“没你的座位……我这小分队编制有限,这些桌子都是留给一线战斗人员的。”

王洛点点头,搬了张椅子坐在莫雨晴旁边。

莫雨晴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本市的房产出售登记信息。而他们要找的目标也赫然在列……

“人民北路光霞弄七号,就是它了。”莫雨晴指着一条信息说。

王洛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受害人生前的房产,不过王洛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事情。

“你看经纪人信息。”

“经纪人……梁浩东?是受害人的前男友?”莫雨晴的声音相当惊讶。

王洛却似乎早有预料,说道:“房主登记的是……张先生,应该就是张文旭吧?看看发布时间。”

“嗯。”莫雨晴点点头,点开详情页,然后猛地愣住了:“信息登记日期是……七天前?这怎么可能?”

王洛说道:“也就是说,在死者死亡四天前,和她前男友分手一天前,她的继父找到了他的前男友让他出售房产。这条信息很有意思啊。”

“这是个重要的信息……你说的没错,他俩有问题!”莫雨晴神色凝重,不知在思考什么。

王洛说道:“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见到梁浩东的时候他似乎还不知道聂颖的死讯。”

莫雨晴脸色不太好看,沉默着打开了另一个网站,在上面输入了一连串信息之后,脸色更加难看:“他继父现在是那房子的唯一房主。”

“受害者没有其他亲人,他自然可以继承遗产。”

莫雨晴说道:“问题是,他名下还有其他房产,获得方式也是继承。我再查查……”

大概五分钟后,莫雨晴脸色已经变得铁青:“那家伙是个人渣!和聂颖的母亲结婚是这个人的第六次婚姻,前五次他都曾经继承了妻子的遗产,而他的历任妻子不是富婆就是聂颖母亲这样有油水可捞的情况,这个人绝对有问题,我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王洛张了张嘴,不过却没说什么。

莫雨晴突如其来的正义感打乱了他的说话节奏,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先说正事:“你想过没有,以聂颖的年纪和家庭条件,她怎么会沾上毒品?我很怀疑她的毒品来源是熟人,这一点也许更加重要。”

“王洛,我发现张文旭这个人的几任妻子都是在和他结婚一到两年之内亡故的,你说有没有可能……”

王洛叹了口气:“所以有时候警察这个工作很让人讨厌,凡事都要往最肮脏的地方去想。”

“你竟然也有感慨?”

“这一点也不奇怪。”王洛耸耸肩,说道:“现在说说梁浩东吧。”

莫雨晴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基本信息你应该都清楚了,但是刚才你有一句话提醒了我,所以我现在很有必要先和你说一下梁浩东母亲的信息。”

“嗯?”王洛皱着眉看了一眼莫雨晴:“说。”

“没劲!”莫雨晴撇撇嘴,但并没有找王洛的麻烦,而是继续说道:“梁浩东的母亲叫许丽云,有将近十年的吸毒史,也是个老油条了,进派出所跟回家基本没什么差别,三年前因为非法拘禁被关了进去,两个月前刚刚放出来。你说聂颖的毒品来源会不会和她有点关系?”

王洛点点头表示认可:“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那咱们先调查谁?”莫雨晴看起来干劲十足:“这么一分析,线索不是一般的多啊,我感觉张文旭、梁浩东还有许丽云三个人都和这个案子有关系,尤其是张文旭,他的嫌疑最大!那个人渣,哼,这次落在我手里,一定不会放过他!”

王洛却觉得没那么简单,虽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三个人的确有可能犯案,但事实上除了张文旭因为死者的死亡获得利益,另外两个人根本连个毛都捞不着,既然如此,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冒险杀人呢?

一般会发生杀人案件,原因无外乎情、财、仇这三个原因,当然激情杀人不在此之列。

现在聂颖的案件基本上可以和情、财挂钩,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寻仇呢?

像这种碎尸案,说作案人对死者没有深仇大恨恐怕也不会有人信吧?

那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能和什么人结下这样的大仇呢?

看来还需要再调查一下聂颖的关系圈。

想到这里,王洛不禁问莫雨晴:“聂颖那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听到王洛的话,莫雨晴有些不耐:“卷宗你不是看过了么?写的很清楚啊。王洛,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嫌疑人,与其在这里分析来分析去,我认为不如出去调查,重点就是张文旭!这样,我去调查张文旭,梁浩东还有他母亲许丽云你来负责。”

王洛却不同意:“你也说了这三个人只是嫌疑人而已,而且我们根本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他们其中某一个就是凶手!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万一因为我们的行动惊扰到了真正的凶手怎么办?”

莫雨晴眉头皱的更紧了,话语中带着些许不满:“所以才需要去调查!而不是坐在这里玩推理游戏!让我放着线索不去调查,这不可能!王洛,虽然你很优秀,但是查案,你还是新手!”

王洛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很严肃:“你有你的道理,我同样有我的理由,既然死者是在我手里解剖的,我必须要对她最后的遗言负责。”

莫雨晴被王洛说的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惊悚中二?对死者的遗言负责?好吧,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王博士,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我要知道死者死前半个月的动态,包括朋友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