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9章 新线索

第19章 新线索

3019 2017-09-06 10:10:02

仅仅一个问题,王洛就意识到这个被一直当做嫌犯或是替罪羊的大学生并不简单。他可无法掌握像王洛这么丰富的信息,在他的条件下想要推测出“有人要他死”这个可能性,要比王洛更难。

不论是出于理性分析还是直觉,这个大学生都很不一般。

这让王洛心里更加沉重。

也许如果不是这件事的话,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会有一个光明的前途,也许他能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某个领域的精英,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然而因为命运的一个偶然,这个人可能要一辈子在牢狱中度过……

而最可悲的是哪怕眼前的小伙子这次能免罪,他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对他未来的生活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让他的人生从此走上不同的轨迹。

轻咬了一下嘴唇,王洛强迫自己回过神,点点头:“不知道,但是我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我大概能猜到。”张代荣嘴角微微勾起,那样子有些自嘲:“那样的女人不是我能碰的,太危险了。”

“危险?”王洛问道。

张代荣点头:“怎么说呢,她是条有着美丽花斑的毒蛇。等你被咬一口的时候,找解药已经来不及了。”

“那你知道有谁想杀这条毒蛇吗?”王洛继续问道。

张代荣轻轻摇头:“既然已经知道是条毒蛇,我怎么还敢打听她的事情?”

“可是你对她的感情是真的,没错吧?”王洛挑起眉毛,说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这么说过……”

“现在我也不会否认,有些美丽总是很致命的。”张代荣歪了歪脑袋说道:“现在你也开始怀疑我了么?”

王洛摇头:“不是怀疑,我只是想确定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张代荣愣住了。

王洛认真地说道:“没错,你的态度。尤其是在这次见面之后,我觉得你能帮上我。”

“如果帮我翻案成功,王法医应该会名声大振吧?”

王洛无所谓地点头:“的确是这样,看来你这些天学了不少东西啊。”

“我必须尽快适应,不然可生存不下去。”

可王洛却说道:“我说你能帮上我,可不是指这个案子,而是你出去之后……能帮上我。说实话我和刑警那边并不是一个系统的,他们不缺人,但我们很缺,尤其缺你这样适应力强的家伙。怎么样,有兴趣吗?”

“你们……缺人?”张代荣终于露出很吃惊的表情来。他万没想到王洛来见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在他看来,王洛之所以好心好意帮他翻案,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名声大噪而已,但是现在他看着王洛的表情,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觉得王洛是真的想弄他出去。

这个结论让张代荣感觉到有些不可置信,他张了张嘴巴,却没有马上说话。

王洛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命运有时候很奇妙,命运要毁了你的人生,我想试着去阻止一下。虽然可能这不是你最适合的领域,不过……总比现在好。”

“总比现在好,是啊。”张代荣颇为感慨地说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王洛语气随意,说道:“在你出去之前,你有一个不是很好通过的面试。你的命运如何,就看这次面试的结果了。”

王洛的话说得隐晦,可张代荣却完全明白王洛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好吧,哪怕我知道有风险,但我承认我被你说服了。十年以上的蒙冤牢狱生活,加上出狱后的灰暗人生,说不定还不如一个痛快的死刑。”

“别说的那么悲观,如果你能帮忙的话,我想你出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王洛说道:“我需要你的分析能力,这个案子的疑点太多,你是亲历人,所以……”

张代荣沉默了片刻,说道:“聂颖……背景很复杂,我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一点。比如我从没见到过哪个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手腕上能戴一块价值五百万美元以上的名表的。我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不过从她房间的家居布置来看,她自己恐怕没有那么高的品味。”

说到这儿一直都在沉默的徐子谦终于说话了:“不见得吧?品味有时候和收入无关,你说的那种情况我见过。”

张代荣看了他一眼:“男士表。”

这下徐子谦不说话了。

王洛拍了拍徐子谦的肩膀,眉头却皱了起来:“在现场并没有发现那块表,现在要确定的是这块表是什么时候拿走的。子谦,你去外面盯一下,别让其他人听到我们说话。”

“啊?嗯,哦!”徐子谦反应了一会儿才适应了王洛的称呼。

也不怪他,要知道王洛一开始可是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他的。

难道王头儿把我当做了自己人?有了这种想法,徐子谦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欣喜……这觉悟让他很纠结。讲道理无论身世、人际、见识他都比王洛更强,怎么现在竟成了对方承认他跟班身份就沾沾自喜的情况了?

所谓思想很抗拒但身体很老实,徐子谦再怎么觉得情况不对,他还是老老实实地走了出去。

好在王洛最后一句话让他很安慰:“外面那些警察我可搞不定,但是你出马一定没问题。”

好吧,好歹算是承认了他的能力……

徐子谦出去之后,看了一眼单向反射玻璃,沉吟了一阵子,说道:“你最后看到那块表是什么时候?”

张代荣脸一红。

王洛明白了:“脱衣服的时候?她的表摘了吗?”

“没有,一直戴在手上。”

王洛皱眉:“你确定表的价值像你说的那样?”

张代荣立刻点头:“错不了的,本来我对这种表只是在上网搜过资料而已,而聂颖一直在对我说这种表怎么分辨真假,似乎生怕我不知道这块表的价值似的。”

“我调查过死者的经济情况,她负担不起那块表。如果是其他人赠送的话,也不会送男士表,你说这块表是怎么来的?”王洛想了想,问道。

其实王洛心中已经有答案了,但是他依旧问了出来。

张代荣没有思考太多时间便说道:“不是偷的就是捡的,捡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现在答案显而易见。

“你说她死前还带着那块表,而死后那块表不翼而飞,对吧?”王洛接着问。

张代荣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你是说,表的原主人早就知道是谁偷了表,并且在她死后立刻取了回来?”

王洛摇头:“几百万,足够雇凶杀人了。”

“我还是觉得不对,如果失主知道的话,报警不就……我明白了,这块表的原主人也不敢把表曝光吧?他就是那个施压让警察快速结案的人?”

王洛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隔墙有耳,透露太多的信息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甚至王洛在这里说这些话的目的都并不是在分析案情,而是希望取得眼前这个人的信任。

至于他的嫌疑人身份……王洛在心里已经基本将他排除了。现在他只等林薇薇那边的检验报告了,如果检验处张代荣服用的毒品和酒精混合会产生致人麻醉或昏迷的成分,那么张代荣的嫌疑就可以完全洗清。

……

外面,一直被王洛压着的徐子谦终于扬眉吐气。

他一出门就看到一群警察在议论纷纷,大多数都在说王洛不像话,竟然和嫌犯讨论案情之类的,更有人很酸地说王洛拿着鸡毛当令箭,攀上了省厅的高枝儿所以才故意来原单位显摆,总之对王洛几乎没好话。

说句实在的,这些话徐子谦他自己也同意。

不过,该完成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走出门,在一群警察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王洛大大咧咧地说道:“都散了吧,散了吧!这案子已经不是你们的了,还赖在审讯室门口干嘛,嗯?现在嫌疑犯还没有完全确定,莫非你们有人被真凶买通了,过来刺探情报来了?”

这话说的太诛心了,当即就有一个小警察表示不满:“你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王洛他攀上了省厅的高枝儿我们惹不起,你一个小跟班的——”

“你丫给我闭嘴!”一句“小跟班的”直接把徐子谦惹毛了,他刷一下从自己兜里把警官证掏了出来,直接甩在那小警察脸上,唾沫星子横飞:“你丫给我看清楚咯,小跟班的?你警号我记住了,我就一句话儿放这儿,你丫十年之内要是内升迁一个级别,我是你孙贼!”

这话一出来,刑警们顿时就静了。

徐子谦这话说的太狠了啊!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谁敢放出这话儿来?谨慎起见,他们一个个全部都闭嘴了,等着看小警察是什么反应。

小警察?

小警察双腿一哆嗦,差点没跪那儿!

徐子谦的小本子不大,但前面那几个人却让前面几个离得近的警察脑门冒汗: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

这就厉害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