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36章: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第036章: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3139 2017-09-23 10:05:06

就在杨诗越发觉得自已像是被遗弃的孤儿,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有点儿忍不住想哭的时候,白亦站了起来。

拿了自已的碗筷就走到了杨诗身边,帮她拿了碗筷放到手里:“去吧。”

“小姐姐……”虽然白亦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可是她的举动却是让杨诗心暖得不行,眼眶红红的看着白亦,那副深被感动的样子,看得白亦原本压抑着的火气顿时都有些哭笑不得。

这姑娘的人生,大概就是典型的‘有奶便是娘’吧?瞧瞧,刚刚被人抢了好的菜的位置,她就一副被全世界都遗弃了的样子,现在她只不过是提出来跟她换一下位置而已,她看她的眼神丝毫不亚于在看一个脚踏七彩祥云而来的盖世英雄。

“装什么装,就跟全世界只有她这么一个好人似的,还不是因为知道有摄像头在这里对着,真虚伪。”吴净撇了撇嘴,嘟啷了这么一句,声音不大,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小姐姐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你别胡乱造谣。”白亦没关口,杨诗却不愿意她因为自已受委屈,连让了两个位置的人这次却直接反驳了回去。

“我造什么谣啦?”一听杨诗说自已造谣,本就有些担心自已会因为之前的事传播出去给自已的形象造成不好印象的吴净立马就站了起来:“她本来就是爱装啊,你以为她真的关心你啊?要不是她知道这里装了摄像头,是实时直播的,你以为她会帮你会关心你?”

“切,她就是为了博取关注度好让自已走得更稳而已,你看看她那张脸,高傲不可一世,没进魔法城堡之前她有正眼看过你吗杨诗?说白了就是想借着你炒作,一开始她不就是这么做的嘛。”

“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跑进《天籁之音》的海选现场,然后又怼程羽阳老师,什么真性情啊,根本就是半点礼貌都没有,借着机会让自已火了,然后让《天籁之音》迫于压力不得不派人去找她,再趁机跟节目组谈条件,你没看到她身后一直都跟着《天籁之音》节目组的人吗?还没多出名呢就已经找了小助理了,博关注这种事早就已经信手拈来了,虚假做作。”

吴净这次比起杨诗,明显更加针对白亦,话里话外的都是在直指白亦之所以会出手帮杨诗是因为她早就知道城堡里头装了摄像头,早就知道这次的比赛是实时直播的,观众们会看,所以故意这样做,将自已身上的那些污水也都挤到了一起想要全部都泼到白亦身上。

只要推翻了白亦的所谓的好心,那么她嘲笑杨诗的事情就根本不值得一提,甚至是还极有可能观众会觉得她只是过于直白,性子太过直爽,有什么说什么了些而已。

吴净的如意算盘敲得很响,看着白亦隐隐变化的脸,正想着要再添一把柴,把白亦那张脸皮彻底烧烂了呢,候子杰却突然开口。

“你这么单纯美好不做作,怎么不站起来呢?”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偏过头看向吴净,不等她开口回话就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椅子上放了胶水,把你屁股粘住了,起不来了是吧?”

话落,他还一副表示能够理解的样子冲着吴净笑了笑,笑得吴净一张脸通红,纯粹生生被气得。

而原本被抹白为黑心里压了一肚子火气的白亦被候子杰这么一打茬,再看着吴净那表情,忽然之间就只觉得有些好笑。

“候子杰,你胡乱说什么呢?我有得罪你吗?”面对候子杰毫不客气的讽刺,吴净气得不轻,可是她却不敢像对杨诗和白亦那样,那次排练,候子杰跟江渡对着干,江渡说的那些话她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一个能够随随便便将七位数穿戴在身上的人,就算不能够拉拢到一个阵营,她也不敢轻易得罪,因此吴净没打算像对杨诗她们那样火力全开,而是转了以柔对刚的方法,放软了语气,带着点儿不经意的示好。

然而候子杰却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原本还看着吴净,可眼瞅着她那娇柔造作的样子一出来,顿时就跟被人糊了满眼的辣椒一样连忙别过了头,开口的话比起刚才更加不客气:“你辣着我眼晴了。”

“噗哧。”白亦倒是还能忍住,最初的主人公杨诗却是毫不客气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吴净的脸顿时就黑了,杨诗连忙敛住笑容,有些抱歉的看着吴净:“对不起,我没忍住。”

“……”整个餐厅更加安静了。

“你别说了……”白亦一脸忍俊不禁的拉住杨诗这个傻孩子,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吴净就直接摔了筷子。

“你们太过分了。”红着眼晴,连带着声音都有些哽咽。

气呼呼的控诉完杨诗他们之后,吴净直接就要离开回寝室。

躲在暗处看了一场好戏的江渡见状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出来。

“这才开始第一天你们就给我演了一出这么精彩的戏,要不我索性去跟节目组说说,也别弄什么《天籁之音》了,直接改成‘明日之星’吧?把羽阳姐请过来,再请几个老师,好好培训培训,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捧回几个影后影帝什么的,怎么样?”

听似是在打着商量的话,可是却让原本还在看着好戏的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就连桌上摆着的那两个烫嘴的汤锅现在似乎都凉了不少。

原本是想离开的吴净也站在那里不敢动了,只是一双眼晴红得更厉害了,好像遭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反而面无表情的白亦和处于一脸懵,心里着急的杨诗看着像是喜欢摸老虎屁股的刺儿头。

“江老师。”白莫第一个站了起来,看到江渡后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比刚刚好看了不少,若是细看的话,还能从她眼里看到满满的欣喜。

“江老师,这件事错不在我,是她们两个人欺负人。”

江渡的脸更冷了:“这里有摄像头,你不用这么急着辩白。”

吴净的脸一白,咬着唇看着江渡没说话,只是那越来越红的眼眶和根本控制不住往下掉的眼泪却像是在无声的控诉着她的委屈一样。

“要吃饭的就赶紧吃饭,不想吃的就回自已的寝室,还有,你们要是不想呆在这里,随时都可以走,《天籁之音》不会强留任何一个人,至于今天的事情,节目组会查清楚,到时候……”

“今天的事就算我有错,她们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生怕江渡会把刚刚的事全部都归结到她一个人身上,然后让她退出《天籁之音》,吴净当下就忍不住了,连忙开口叫住了江渡:“江老师,就算您要惩罚也不能因为白亦的声音是您喜欢的声音而只惩罚我,把我踢出《天籁之音》,她和杨诗两个人都有错。”

吴净的语气很急切,恶狠狠的咬着白亦和杨诗要把她们两个人拖下水。

“谁跟你说的?”原本准备离开的江渡转过身,看着吴净。

之前的他虽然说语气冷漠,可是却并没有施加多少压力,而现在,他沉着脸,语气严厉,看着吴净的眼晴沉寂得让吴净下意识的感觉到害怕,刚刚的气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自觉的往后退。

“我……我……”

她张着嘴,心里有些慌,下意识的抬眼看向白莫,似乎是想要向她求救,白莫却连一个余光都没往她这边看。

“是……”

“吴净你别胡说八道,江老师对音乐严苛是出了名的,他连别人对音乐有半点亵渎都无法容忍,又怎么会自已去偏袒谁,你别在这里乱说了。”

吴净咬了咬牙,正要开口说出来,白莫却突然义正词严的出声。

江渡转头看向白莫,白莫微微一笑,垂在身侧的手暗暗握着,竭力的刻制着自已不能在江渡面前露出半点虚态:“江老师,刚刚的事情确实也不能只怪吴净一个人,您……”

“这件事情节目组会处理,谁对谁错也不关我的事。”只一眼,江渡就收回了目光,也不再管这些事情,语气淡淡的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原本这个环节是由江渡这个主导师陪他们吃进入城堡的第一顿饭的,也算是一个仪式,再说几句鼓舞人心的话,可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江渡没有直接甩手走人还说了这么多已经在导演组的意料之外的,现在人扔下这么一个大摊子走了,他们也没说什么,只好转而派了教官过来说了几句。

大概的说了几句,又通知了他们明天起床的时间,叮嘱他们吃完饭后去她那里领取衣物后这才走人。

教官一走,原本就打算离开的吴净也不再站在那里,直接回了房间,白莫扫了一眼,似乎对这一桌子的饭菜并提不起什么胃口,也走了,气氛有点儿怪,可表面上看着,其他人却没什么影响。

“赶紧坐下吃饭吧。”将杨诗招呼过来坐在刚刚吴净的位置之后,她自已便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心满意足的吃着饭,完完全全没有将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白亦对吃的不挑食,也从来不会对任何食物不屑一顾,更加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去跟食物置气,她珍惜每一份摆在她面前的食物。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