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48章:猪队友

第048章:猪队友

3281 2017-10-05 09:32:01

‘卧糟,什么情况?’

‘突然之间关直播了?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是看到她们打架了吧?魔法城堡出事了?’

‘白亦、白莫还有那个叫吴净的绿茶?三个人闹事了?’

‘突然关掉直播什么的很恐怖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有没有有人过来说说?’

‘魔法城堡出事了?听说今天会要拍摄宣传片啊,我是特意过来蹲点屋里宝宝的,现在是看不到了?看不到也就算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想要看事情原委的上围脖,我已经截图了,表示一大早原本是想要刷一波我们家大肚肚,结果现在整个人都震惊了好吗!’

‘从围脖看过来的江渡粉,三人都已经从洗手间打着出来了,那是血吧?头破血流了?你们别遮了,赶紧把直播打开吧,也好让群众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卧糟,头破血流了?这么凶残?我们家美妮今天也会去呢,美妮没事吧?’

‘大肚肚呢?大肚肚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这群女生在搞什么啊?竟然这么不避讳的就打那么凶,要是有什么看不过眼的就自已约着暗地里解决嘛,别伤及无辜啊。’

‘看海选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叫什么白亦的不是什么善茬,竟然还有那么多脑残喊她女王?别侮辱了女王这个词好吗?’

‘楼上你发弹幕就发弹幕,平白无故搞什么人身攻击啊,我们女王白的粉丝爱叫她女王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不服气?不服气憋着。’

‘前面那个,我送你一个科科,你自已去围脖看看,你们家那个黑料都快淹没整个围脖了,真是装得一手好逼啊。’

……

在白莫她们闹腾不休的时候,西西卫视的网络直播平台也因为突然插播出的一条广告而陷入了疯狂刷屏,尤其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将直播画面切掉,导致一些一大早起来就蹲守的观众截了图直接转到了微博上面。

“渡哥,你做这我给你把伤口清理一下吧。”

白莫被负责人一拉二拽的拖走,徐洋钻着空档赶忙凑到江渡跟前,把手里的碘酒和棉签往他跟前凑了又凑。

这些东西他最初的时候都不带的,就是后来有一段时间江渡接了一个武打戏的电视剧,四十多集拍完后,徐洋就成了一个行走的医药箱,但凡只要是他跟着江渡一块,感冒发烧,跌打损伤,各种药丸药片药膏,应有尽有。

“恩。”江渡点了点头。

“大白,你身上也有血,是不是也受伤了?我带你去找医生看看吧?”

“我没事……”

“我看刚刚她们两个人都跟中了狂犬病毒一样,还是去看看吧。”

白亦原本还是打算拒绝,可看着坐在那里的江渡,又点下了头。

别人跟她怼着来的时候,她可以把人怼得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可一旦别人对她好,她就总容易像个傻子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方清雅不止一次说过她这个毛病容易得罪人,毕竟熟悉她的人知道她这个毛病,不熟悉的,反而会给人留下一个不礼貌的印象。

江渡刚刚也算是救了她,他身上的伤也是因为她而受的,如果呆在这里的话,她什么话都不说就傻傻的看着,肯定会让江渡觉得不礼貌,指不定还会后悔自已多此一举救她,还不如直接跟着候子杰离开得干脆。

眼看着江渡坐下,徐洋都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拧开碘酒的盖子了,结果一抬头,只见自家艺人面沉如水的问了他一句:“你会?”

“啊?”徐洋都有些被问懵了。

他不会?

这些药是他亲自买的,每次他受伤的时候都是他给处理的伤口,说不谦虚点,他都差点把缝合技术给学会了,现在他渡哥竟然问他会不会处理伤口?

他这是在让他怀疑以前受了伤让他处理的人是别人?

短短一秒,徐洋脑子里像电闪雷鸣般的过过好几个问题,正打算问江渡是不是刚刚吴净还伤到了他其他他们没有看见的地方呢,就只见自家艺人的眼晴看向了某处——正打算跟候子杰走的白亦。

一左一右两道电流平行而来,一下碰撞到一块,呲啦一声,徐洋那一遍灰暗的脑子瞬间明朗。

“不会啊!”徐洋这一声声音大得,整个长廊都听得见。

“我看你这伤口不浅呢渡哥,我这一个大男人笨手笨脚要是没个轻重再弄痛你了怎么办?要不咱们还是去医院吧?”话音一落,都不等江渡开口,徐洋就已经自已回答了起来:“这也不行啊,这血都已经流了这么多了,就算是要去医院也得要先处理好了才行啊……这可怎么办啊……”

徐洋在一边哀声叹气,手里明明拿着能够处理伤口的东西,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江渡嘴角无声的抽了抽。

虽然一开始是他示意徐洋的,可徐洋的戏真的好足啊,看得他都尴尬了。

“我来吧。”就在江渡考虑是不是该让徐洋算了的时候,白亦走了过来。

“你会?”江渡心里有些计谋得逞的小愉悦,可是表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和刚刚询问徐洋一样,怀疑的看了白亦一眼。

“会一点点……”江渡的话让白亦又有些迟疑:“要不……”

“既然你会那就让你来吧。”一听到白亦那个要不,江渡连忙就开口把她的后路给断了,虽然他尽力的在遮掩,可那过快的语速还是显露出了几分迫不及待的样子。

候子杰在一边看着江渡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算是明白了现在这一出是怎么回事了,伸手一把就拽住白亦的手:“既然人家怀疑你会不会,那索性就让他去医院好了。”

“哎呀,白亦同学你会就太好了,你给我们渡哥把伤口处理一下吧,这不然再拖下去伤口没处理好,感染了怎么办,上镜头可就影响形象了。”这边候子杰眼看着就要拽着白亦走人,那边徐洋眼明手快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步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塞到了白亦手里,满口都是把江渡的生死交给了她的样子。

说完还颇为得意的看了候子杰一眼,候子杰那叫一个气啊。

白亦没有注意候子杰和徐洋两个人之间的暗斗,敛了敛眼眸,走到江渡身后看了他后颈上的伤:“是指甲划伤,伤口不算大,应该不会很疼。”

江渡后颈上的伤看着衣领上染了一大遍血迹,可实际上他耳朵上的伤还要厉害些,估计吴净那时候是真的恨不得直接毁了她了,就这力道如果真落到她脸上,最先要被送去医院缝针的就不是吴净,而是她了。

思及此,白亦原本还有些尴尬的心境瞬间被愧疚和感激取代,给江渡上药的动作越发的轻柔,生怕弄疼了他。

“啧,这伤口还真是深啊。”候子杰双手环胸踱步到江渡身后,看了一眼江渡后颈上的伤,轻啧一声语气夸张得不行:“还处理什么呀,得赶紧去医院才行,不然等会等到处理完再去医院,医生看了指不定会跟你们急眼,这来得太及时了,都愈合了才来,这不是在考验他的医术吗!”

江渡也不气也不恼,甚至是连动都没动一下,就跟没听见候子杰刚刚的话一样,将他无视了个彻底。

“候子杰,你别在哪胡说八道。”江渡没说什么,白亦倒是斥了他一句。

人家这伤都是因为护她才受的,而且又是艺人,本来是白白净净的一点瑕疵都没有,现在多了两道口子,处理好了愈合得快愈合得好倒好,万一要是留了疤什么的,这个人情就更大更难还了。

候子杰有点不乐意的看着白亦:“我哪胡说八道了,我这都是实话,要不是因为被教官拉住了,哪还轮得着他来受这个伤啊。”

“你说什么?”候子杰一句话说到最后嘀嘀咕咕的白亦都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看着白亦,候子杰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到了白莫刚刚冲着他嚷嚷质问的话,心里瞬时有些烦闷,想要找个地方一个人静一静,又怕白亦看出端疑,只能够故意扯着嗓子,神态夸张的喊了句:“我去喝口水,渴死了。”

说着都不等白亦再开口,便像是逃荒似的往他的寝室钻。

“创可贴太小了,你有纱布吗?”处理完伤口后,白亦将东西全递还给徐洋问。

“有有有,纱布,医用胶带,应有尽有。”徐洋连连点头,一边将东西放在一边,一边拉开背包,没一会就把白亦需要的东西给找到了:“这里,纱布给你,还有胶带。”

白亦伸手接过,余光看到徐洋包里黄的白的,好像装了不少药,忍不住问了一句:“江老师经常受伤?”

“没……”

“对啊。”江渡刚要开口,一边已经认定江渡对白亦有点不同,正想要积极表现挽回之前在门口可能丢失掉的印象分的徐洋一下就截胡了。

“我们渡哥可敬业了,之前接了一部武打片,身上大伤小伤好多,那时候档期又紧,能不上医院的就不上医院,最后结果就是我那锻时间把那些跌打损伤的各种膏药啊,药酒啊……都琢磨了个遍,好几个知名的药膏,拿我跟前,我闭着眼晴一闻气味都能够闻得出来……”

徐洋一双眼晴亮灿灿的看着白亦,张口那话就无法停歇,不仅把江渡敬业,忍耐力强的好演员形象竖立了起来,还顺带不动声色的把自已也夸了一波,坐那连被候子杰攻击都未变任何神色的江渡这会子一张脸黑成了锅底。

那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是谁说的来着?真是贴切得不能再贴切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