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27章:半斤笑什么八两

第027章:半斤笑什么八两

3001 2017-09-14 12:07:15

在比赛开始的前一天,微博上不知道怎么被人曝出了《天籁之音》选手的歌单,白亦名字后面那个大写加粗的《红豆》引发了新一轮的争议。

有人指责白亦根本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而是来卖脸的,一个歌唱选秀节目唱个《两只老虎》过了海选也就算了,二十强进阶赛也这么不上心,唱根本不符合自已的歌。

还有不少人觉得自已脑洞开放不能,根本无法想像一脸女王攻的气强唱《红豆》会是什么样辣眼晴的效果,剩下的人就直接在网上排让白亦唱《葫芦娃》。

说只要白亦这次用十二国语言唱《葫芦娃》,就算没有一个评委给她票,他们网友也联手把她送进二十强,就这么任性。

于是就这么一刷一刷的,在其他选手还为了冒个名头绞尽脑汁的时候,白亦顶着《红豆》的名号又再一次的上了微博热搜。

“嗨,白亦。”

白亦刚放下手机,候子杰就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副很熟稔的样子拍了下她的肩膀,轻轻一跳,一下子跃上了白亦旁边的箱子上坐了下来。

“我今天看微博,你又上热搜了诶,就差那么一点点的热度就能赶上咱们的主导师江渡了。”

说着,候子杰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喉咙,随后手抓成了个拳头放到白亦面前,一脸认真的样子:“我采访一下啊,白亦同学,你对于出现在公众面前不过小半月的时间,就已经上了五次热搜这种事,有什么感想?”

“没关注过,所以没感想。”

“哈?”候子杰一脸夸张:“所有人都嫉妒你嫉妒得快疯了,你竟然说没关注过?”

“嫉妒我?”白亦唇角一扯,挑着眼,脸上的表情有几分骄傲:“这个那个程羽阳已经当众表达过了,这种是天生的,没办法。”

“……”候子杰有些傻了眼。

他当初怎么会觉得这姑娘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分明就还是个傲娇啊,瞧瞧这一脸的小得意。

“白亦怼,白亦脸,白亦两只老虎,白亦鞋,白亦红豆……”候子杰伸着个爪子在白亦前掰着数着,抬眼看着她:“这五个热搜,几乎是上一个刚下来另一个就爬了上去,现在估计玩微博的全都知道有你白亦这么个人了,啧啧……”

白亦别的没听明白,却是在候子杰连带着说了她五次名字之后,沉重的发现,自已大概就算是拒接方清雅的电话,以及不联系方清雅给她介绍的朋友,她也瞒不住了。

伸手抵着眉心,白亦觉得有些头疼,叹了一口气:“所以说我当初为什么不改个名呢,害得现在满网络都是的我信息,我并不想火啊。”

候子杰:“……”

其余认真练声,记歌词,紧张练习就为了出头的众选手:“……”靠!

“你不装B我还能跟着你肩并肩一起走。”

“你不去练习?”话说到这里,白亦突然想起,候子杰似乎也就只是海选的那天冒了个泡,然后今天冒了个泡,昨天小刘都在问她能不能联系得到候子杰,说他彩排一直没来。

“我需要练习?”候子杰轻啧一声,仰着脸,一脸狂妄:“跟这些人比,小爷就算是闭着眼晴随便唱都能够躺着进阶。”

“……”所以他们俩到底是谁在装B?

“诶,你怎么突然走了?”

“我怕天上那个飞着的牛会爆。”

“天上飞的牛?哪……”候子杰刚想问哪呢,突然反应过来此牛非彼牛,顿时黑下了一张脸。

跟在江渡身边将刚刚那一幕全都收尽了眼底的徐洋,在看到候子杰那个表情的时候,当下就笑出了声。

那姑娘看着挺高冷难接触的,没想到这么逗啊。

结果他这么一笑,直接就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站在柱子旁边借着阴影藏着的江渡也完全暴露在目光之中。

白亦的步子一顿,看了江渡一眼,并没有过去打招呼,转身就走了。

江渡瞪着徐洋,后者都快把那脑袋埋到地底下去了。

“明天就要比赛了,大家加油抓紧时间练习。”不能再藏着,江渡就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看着那些一脸欣喜激动的看着他的选手,听着他们小声的议论,江渡沉着脸,表情很严肃。

“我不管你们是带着什么样的目地来参加这个《天籁之音》的,但我希望,你们最好不要辜负那些为你们伴奏的老师,以及为了这个节目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而没日没夜工作的工作人员。”

“如果你们没有实力还不肯刻苦努力的去学习,只是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试图将这个舞台当作一个博眼球,出名的跳板,那么我奉劝你们最好趁着现在还能够不用遮脸的时候离开,不然到时候你很有可能会需要去菜市场买一个猪肚子遮着脸才行。”

江渡一句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有学生想笑,可是江渡那冰冷到都已经有寒气散发的语气又实在让他们笑不出来,一个个只能够绷着,认真的听着。

候子杰坐在箱子上原地转了个方向,正面对着江渡,看着江渡明明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甚至是还及有可能比这些选手中的某些人年纪小,却一本正经的在教育着人的样子,舌尖抵了一下后槽牙,身上的那根反骨又在作妖了。

于是,在所有人都静静悄悄的时候,他冷声一呵,轻笑出声。

“不好意思,没忍住。”嘴上虽然说着不好意思,可候子杰那脸上的表情,明摆着就是在跟江渡说:‘我就是在找事,你能拿我怎样?’。

江渡看着他,不语。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站在那里的选手们就跟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个个连动都不敢动,可是那心里却都是激动的。

牛啊!竟然敢直接跟江渡杠上!

先不说他《天籁之音》主导师的身份,单就是他如今的地位,除了那些老前辈,现在这些当红小生小花们谁敢跟他杠上?谁敢跟他怼?

“既然这么看不起我,你干嘛还要来参加《天籁之音》?”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江渡会直接发脾气骂人的时候,江渡却只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你想多了,看不看得起你这种事,根本不存在的。”你都没在我眼里,我还看得起看不起什么?

候子杰这话听在众人耳朵里,直接就翻译成了另外一个意思,一下子就把整个气氛再次扯紧。

“你这个人在这里说什么呢?要是不想参赛赶紧走就是了,别拿什么坏脾气当个性。”这次江渡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徐洋却被候子杰弄得炸了毛,毫不客气的就让候子杰走。

“我既然来了,当然是得我想走的时候才行。”候子杰双手撑着箱子,往下一跳,平稳落地后挑眼看着江渡:“我只是没想到江老师也有一颗圣母心。”

“什么为了节目没日没夜工作,都只是为了钱而已,偏偏还要把自已的一已私欲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好像有多高尚,多了不起一样,虚伪到让人忍不住发笑啊。”候子杰摇头叹息,脸上盛满了讽刺,不再看江渡,转身就要离开。

“这样看来,你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你这一身五万拿得下来吗?哦,还漏看了你手腕上的骷髅手表,如果我眼力够好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去年的限量版吧?七位数拿得下来吗?”

江渡这话一出,原本还只是觉得候子杰狂的人现下纷纷在心里暴粗了。

一个手表就是七位数!现在参加选秀节目的人都已经厉害成这个样子了吗?那他们怎么混啊?!这比赛还需要比吗?!

候子杰的牙关一下子咬紧,没有说话,直接就走了。

站在门口的白莫看着他过来,不紧不慢的往旁边移了一步:“富家大少爷视察民生?还以为你多清高呢,原来也不过是一介俗人,满怀私欲啊。”

‘私欲’那两个字白莫说得很慢,脸上带着的笑一如候子杰刚刚讽刺江渡时的一模一样,转过头看向江渡时,那满眼的爱幕和崇拜怎么遮也遮不住。

候子杰笑了:“半斤笑什么八两?”

“没听到咱们的江老师刚刚说的话吗?要是抱有别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是当节目是跳板的,趁早滚蛋,白小姐,江老师大概还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吧?或者我应该换种问法,他知道你已经是内定的冠军了么?”

候子杰这话一出,白莫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她瞪大一双眼晴震惊又不可置信的看着候子杰,仿佛在质问他怎么会知道一样。

“在自已的屁股没擦干净之前,别急着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不然很容易被人踩在脚底下爬不起来的。”候子杰一脸嘲讽,扔下这句话后看都懒得再看白莫一眼便扬长而去。

而站在那里的白莫,手紧紧的攥成拳,精心护理的指甲折在了手心她都恍若未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