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37章:因为你啊

第037章:因为你啊

3149 2017-09-24 10:06:05

“你刚刚为什么不帮我?”

白莫刚回到房间,拿着脸盆去洗手间洗漱,吴净就进来了,一开口便是毫不客气的质问。

白莫就像是早有预料一样,看到吴净半点惊讶都没有,也没有说话,只是专心的拿着牙膏挤着,准备刷牙,吴净却不干了,直接一个大步迈过去,伸手就要去抓白莫的手腕。

“我问你话呢!”

“你自已蠢怪得了谁?”

几乎是吴净的话刚刚质问完白莫就不耐烦的开口回敬了回去,拿在手上的牙刷因为甩开吴净的手腕而直接摔到了玻璃境上,咣当一声掉了下来。

白莫气势汹汹的看着吴净:“我没帮你?我要是没帮你,单就你刚刚冲着江渡没脑子的质问,你现在早就已经卷铺盖走人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就是觉得我没有在当时站出来站在你这边嘛。”见吴净不吭声,白莫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直接戳破了她心里的想法:“你自已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看看当时如果我站了出去,跟你一样‘同仇共忾’,指责白亦和杨诗,江渡是不是真的就彻底不会怪罪你,还是只是把我也拉下水,然后《天籁之音》节目组为了一个处理结果直接把你踢出下一场的比赛。”

“你什么意思?”吴净猛的抬起头,脸色有些苍白,心里隐隐的猜测到了什么,却又有些不敢往那方面想。

“反正我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就明摆着告诉你好了。”

“如果刚刚我站出去了,跟着你一起指责白亦和杨诗,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只要他们不相信,白亦和杨诗就不会被处罚,而我呢,方总监是我叔叔,他们更加不可能对我做出什么处罚,只有你,既没有靠山,又是挑事者,你觉得你还能继续呆在这里?”

“但是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过你什么?你别说得好像我跟你做了什么交易一样,我只不过是在你求上门来的时候给你出了个主意,帮你扭转在公众面前的形象而已,办法告诉你了,你自已没有运用好难道还要反过来怪我?”一声嗤笑,白莫看着吴净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那我现在怎么办?”吴净彻底恍了神,下意识的就把白莫当成了求命稻草,眼巴巴的看着她:“你帮帮我啊,我不想就这么离开,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的,我想走下去。”

“我凭什么帮你?”白莫双手环胸,像是在打量货物般的眼神扫向吴净,语气也是相当不屑:“虽然你在这里跟没在这里对我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差别,反正也赢不过我,可是我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的来帮你?难道是像刚刚那样帮你出了主意,然后再等着你来反咬我质问我?”

“不会的,我……”吴净一咬牙:“我能帮你对付白亦。”

“我知道你跟白亦不对盘,我能帮你对付她,她有把柄在我这里,只要你帮我拿到亚军,不,季军,我就帮你对付她,以我对她的了解和你的势力,她绝对超不过你。”

白莫原本是有些心动的,可一听吴净后面那句话,好似笃定她赢不了白亦一样,瞬间就让她想起二十强的比赛。

明明是她得了第一名,可结果江渡竟然将他的那一票投给了她,想起方朗冲着她吼说的那些话,白莫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就算你不帮我对付她,她也赢不了我。”

“她除了知道‘音乐’这两个字怎么写,她还知道什么?我可是蔓尔顿出来的。”

“可是江渡喜欢她的声音。”吴净拳头紧握,看着白莫,全然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那天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喜欢江渡,就是为了他来参加的比赛,可是江渡却喜欢白亦的声音,不管这个冠军是不是她得到,能够跟江渡一起合作的,只有江渡自已认定的人。”

“他认定了白亦,同等于你就算是得了冠军也没有机会,只有把白亦摧毁掉,让江渡的粉丝全都反感她,让所有人都反感她,你才能够跟江渡合作,而我,可以帮你。”

“你可以帮我?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能够做得到?”

“因为……”吴净抬眼看着白莫,一遍苍白的脸上浮显出几抹笑意,看上去诡异极了:“我知道她不堪入目的过去。”

“你认识她?”白莫有些惊愕。

吴净却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道:“你别看她现在这么光鲜亮丽,但我知道的那些东西,绝对是她不会愿意被爆光出来的,怎么样白莫,你帮我拿到季军,我帮你对付她,这样你就能够取代她跟江渡合作。”

白莫没有立即回答,但一想到江渡,还有白亦那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心里就禁不住冒出来一股恨:“好,我帮你。”

次日,凌晨六点。

处于炎夏中的天早早的就亮了,整个城堡安安静静的,明显都还睡着没醒,白亦放轻了手脚起床,直接穿了昨天领的迷彩服,洗漱完后直接扎了个高马尾便出门了。

她昨天来的时候在这里扫视了一圈,看到这边的环境还不错,早就寻思着早点起来跑跑步,看看日出。

结果她刚出门没跑多远就碰到了江渡。

白亦原本是打算装作没看见的,可整个路上现在也就只有她跟江渡两个人,江渡又在她前面,装作没看见就显得太刻意了些,更何况昨天他也算得上是又帮了她一次,纠结来纠结去,白亦只好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江老师。”

“……”江渡一脸的不情愿,伸手摸了把下巴:“你这么喊我让我有一种起床的时候没有刮胡子的错觉。”

“……”白亦听出了江渡对她喊他的称呼的揶揄,心里也很是无奈。

昨天之后要让她还是将江渡视作那天直接钻进她喊的计程车的反差萌,她的心里也是会有压力的好吗。

“私底下没人的时候你还是直接喊我名字吧,不然我真怕我哪天一不小心就长了一撮山羊胡子出来,那也太破坏我形象了。”

江渡脸上的表情很认真,语气带着小小的哀怨,好像刚刚白亦喊的那一声江老师犯下了多大的罪过一样。

“你现在本来就是老师啊。”

“白亦……”现在连表情都有些哀怨了,那副你怎么可以说我老的样子,表情再软化一点活脱脱就成了撒娇。

白亦双手搓了搓胳膊,深深觉得有点承受不住。

明明昨天还是气场十足,分分钟让人腿软喊爸爸的霸道总栽范,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软萌的小绵羊了?而且奇怪的是他这模式切换还半点别扭都没有。

“你这一周也会住在这里吗?”不想再继续那个不时变得诡异的话题,白亦直接就将话题转移了过去。

“本来没这个打算,但现在是。”

“为什么现在是?”白亦没有多想,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的,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想说不回答也没关系,结果江渡几步跑到她前面面对着她。

“因为你啊。”

“我那天说了,我喜欢你的声音。”就在白亦完全被江渡那句‘因为你啊’弄懵了,胸口攥得紧紧的,却根本都不知道要怎么接他的话的时候,江渡再次开口,表情坦然:“本来对于这个节目我没有抱多大期望的,只是经不住林皓的软磨硬泡,又想着反正不用我出钱,试试就试试。”

“可没想到还真让我碰到你,你的声音我很喜欢,你参加海选的时候,我也只是想着给你一个机会,看看你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但二十强进阶的时候,我就确定了,你就是我要找的声音,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很纠结,所以就打算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得出一个答案。”

江渡没有隐瞒,将所有的一切全盘托出,白亦差点就问他是在纠结什么了,好在最后忍住了,不然他要是再来一句‘因为你啊’,白亦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虽然他这么一解释后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可白亦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唱歌。”

“对啊。”江渡很干脆的点头:“我觉得音乐是最直击人心的东西,我觉得在唱歌的时候,我能够听到所有人的声音,快乐的,悲伤的……它都能够表现出来。”

白亦忽然沉默了下来,看着江渡脸上的愉悦,心里莫名的有些发虚。

很多人都知道他对于音乐很严厉,很多人也都知道他有多喜欢音乐,如果被他知道,她根本无意跟他合作,甚至是连参加这个比赛都不是因为喜欢音乐,而是另有目的,应该会很生气吧?就像昨天对着吴净那样,冷着一张脸,虽然眼底一遍平静,可是谁都知道他生气了,谁都不敢出声,毕竟,那对他而言,就是对音乐的亵渎啊。

“你怎么了?”江渡察觉到了白亦的不对劲,停下来看着她问。

“没事。”白亦摇了摇头:“我先跑了,等会还要集合。”话说着,白亦突然就加快了步子。

“等……”江渡下意识的想让白亦等等他,可话刚出口一个字,他又咽了下去,原本提起的脚也落了下来,看着白亦奔跑的身影,眼眸微敛,直到她拐了弯,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眼前,他这才开始跑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