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25章:花式顶上墙

第025章:花式顶上墙

3129 2017-09-12 12:08:00

也不知道是房间里的冷气开得太足还是怎么,那一下子窜出来的凉意,让在外奔波了一天都已经累出了一身汗的白亦都打了个寒颤,低头一看,小臂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冒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而平日里最怕江渡开启高度冷冻模式的徐洋却在房门打开的瞬间一下子窜了进去,结果他忽略了他大包小包的体积,而只估算了他自已纤细瘦小的体积,就那样,一窜,直接把江渡给顶到了房门上。

砰……

江渡:“……”

徐洋:“……”

听到声转过头的白亦:“??”

看到江渡后的白亦:“……”

以及跟白亦对视上的江渡:“。”

把自家有严重起床气的大哥吵醒之后好不容易进了房间又把自家给饭吃的大哥顶到了门上又看到白亦看到了江渡后的徐洋:“……”

妈妈,你赶紧打个电话过来把我叫回去相亲吧,不,徐家祖宗,还是你们赶紧把我叫过去给你们做伴吧。

就在徐洋暗自祈祷着他家老祖赶紧显灵的时候,江渡已经在心里走过了那一段起起伏伏的心路历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站起身。

“嗨”就在徐洋已经认命的闭上双眼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时候,江渡却只是瞥了他一眼,转身跟白亦说了声嗨。

“你住这里?还是有朋友在这里?”

“我住这里。”

“好巧,我也住这里。”

“……”

“出去?”

“……”白亦犹豫了一秒:“刚回。”

“哦。”江渡点点头:“那我不耽搁你回家休息了,我也还没有睡醒,接着去补一下眠。”

“……好的。”

“再见。”

“再见。”

徐洋眼睁睁的看着江渡扬着和善而又温柔得体的微笑跟刚刚他见到的那位美女像朋友似的聊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江渡友好的和她挥手说再见结束这场短暂的聊天。

转身,面对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淡下,徐洋顿时由刚刚的胆战心惊变成了疑惑,难道是因为他家大冷库,哦不,渡哥突然之间开窍了?为了美人打算放他一马?

徐洋喜形显露于色,也不怕了,临着江渡关门前还往外头瞄了一眼:“渡……嗷……”

房门关上,徐洋喜滋滋的就往江渡身边凑,想要八卦一下,结果还没一声渡哥还没喊出口呢,哀嚎就代替了哥字。

门外还没来得及走远的白亦猛的一听到那声响停顿了一下,等了半响都没再见有声音传来就走了,对于房门关上之后就在开始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泰式按摩’的徐洋的遭遇一点都不知情。

“要不,咱们还是去找找阿克老师吧?”在白亦的眼神瞥过来的时候,小刘又连忙补了一句:“不是让他做你老师,让他给你介绍个圈内人也行啊,起码靠谱,你说是不是?”

见白亦无动于衷,只是往着车外,小刘再接再励的试图打消白亦想要下车去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找个音乐老师教导的想法。

“不是我说,这地方虽然号称是挖掘才子新星的地方,但那也是以前那几年了,现在想出名的,想赚钱的,想骗人的全都跑到了这个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没个熟悉的人带着进去,指不定就被骗了。”

“而且你现在正在参加《天籁之音》,节目也已经播出了,这万一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顺着你这根杆往上爬,务必会给你带来不小的影响,你说是不是?”

小刘没有跟白亦说的是,现在整个《天籁之音》的选手就数她人气最高,几乎是她出现一次上一次微博热搜,就连方总监力棒的另外那位白小姐,虽然位居第二,但是曝光率也远远不及她。

在这个全民录视频,各个玩直播的年代,他都想要提醒她出门的时候戴个口罩戴个帽子了,不然人身安全多没保障啊,想着,小刘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心里暗自感慨自已真的是拿着助理的工资,操着当妈的心,现在这年代,像他这么好的人已经不多了啊。

“白亦啊……”就在小刘自已都被自已感动了,打算将白亦先送回去的时候,一转过头,原本是坐在副驾驶上的白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往外头一看,人都已经上了那个清吧的台阶了。

“……我真是,作的什么孽啊我!”小刘差点一口气堵在胸口,却还是很认命的在第一时间跟了过去。

“白亦,你就算要进去你也等等我啊。”

小刘在后面追,可不知道白亦是不是没有听到他的呼喊,脚下的步子非但没有停,反而走得更快,小刘原本还能看着白亦的背影跟着,现在都只能隐约瞄见一点儿颜色了,结果就是在进了清吧,一个拐角的时候,彻底把白亦给弄丢了。

而白亦呢?

整个人屏着呼吸,一门心思的想要去追那个身影,却结果跟着进来之后,不知道是那一束束不时打过来的灯光导致,还是打从刚刚在车上看到那个身影开始,便一直被抓得紧紧的的心脏所为,站在那里,看着各色的男女,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影子,顿时只觉得呼吸困难。

她一手用力的攥着衣襟,一手一直在试图的想要去抓点什么来支撑自已。

“美女,你没事吧?”

有人注意到了白亦的不对劲,挨了过来,询问的同时伸手想要去搀扶白亦,动作却是直接伸手想要去揽住白亦的肩膀,却被白亦一下子退开了。

身子撞到旁边的桌子,胡乱间手碰到了桌子上的瓶子,白亦一下子抓了过来,一双眼晴死死的盯着那个还意图靠近的男人,眼里充满了警告。

“神经病,不识好歹。”男人原本还想要靠过去,在对上白亦的眼神后产生了惧意,看着周围聚集起来的目光,怒骂了一句后就走了。

将手里的啤酒放回了桌上,白亦低着头,连看都不敢再看这个地方一眼,直接就往外冲了出去。

“诶,我在里头找了你半天,你怎么突然就出来了?”转了一圈没找到白亦的小刘刚出来就看到靠着墙站着的白亦,整个人顿时就有点不好了。

“我怎么感觉你脸色有点不对劲啊?”没得到白亦的回应,小刘盯着她看,却越看越不对劲。

“走吧。”白亦忽然站直了身体,语气冷然的说了这么一句。

“哦。”小刘点着头,下意识的就往清吧里走,结果白亦却是直接下了台阶,小刘这次反应够快,赶忙跟上:“诶?你不去找人了?”

白亦闭了闭眼晴,掩去了眼底的酸涩:“不找了,你送我回家吧。”

“哦。”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小刘还是察觉到了白亦的情绪变化,可她不说,他也不敢多问,只能够顺从着白亦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开车把人护送到家。

在经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白亦让他停了车,去买了一个十二寸的黑森林蛋糕,以至于当白亦提着那个蛋糕过来的时候,要不是气氛不对,小刘都想改问她是不是要去给谁过生日。

“走吧。”

白亦提着蛋糕直接坐到了后座,整张脸一直紧绷着,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别惹我’这三个字,直到将白亦送到目的地后,小刘这才趴在方向盘上大喘了口气。

他怎么感觉这姑娘气压下降的时候,比他爹拿着竹条时还要可怕啊。

白亦提着蛋糕,一路直冲,那副嘴唇紧抿,板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尽管脸色有些苍白,可她所经之地,就连保安都不敢上前。

江渡原本是在等电梯,蓦的一阵冷风吹过来,再等到他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她旁边的白亦。

出于礼貌,江渡原本是想要打招呼的,可是他的手还不过是刚刚想要举起呢,白亦就已经先一步迈进了电梯,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目不斜视。

江渡虽然觉得奇怪,可也没有多说什么,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赶忙走了进去。

“你,没事吧?”

直到下电梯白亦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整个人就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桶胶水似的,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尤其是那张脸,江渡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最终还是没忍住开口询问。

而对于他的出声,白亦却像是吓了一跳一样,原本绷得笔直的身体一下子往旁边躲了一下,突来的动作也将江渡吓得心一跳。

“你,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像是被黑雾重重蒙住的耳朵里滴入了一滴纯净无瑕的白,让那些黑暗一下子散开了,白亦虚着近乎放空的眼神在摸索了一会儿终于落到了实处,看着江渡摇了摇头:“没事。”

见白亦并没有想要找他当树洞,或者是需要他帮助的意思,江渡也不好多说什么,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已的房间门:“那我先回去了。”

“好。”白亦倚着墙,点着头,眼神却一直看着江渡,看得江渡整个人都只觉得怪怪的,就像是突然被人扒光了赤身裸体扔进动物园,还是满是老虎狮子的那一块地区一样,四面楚歌。

不过他却依然平静不动声色的开门,关门。

江渡进门后,就从门口的监控看到白亦走了,结果他刚转身打算冲个澡去休息一下,门铃却响了起来。

打开门,是白亦手里提着的那个大蛋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