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男神之犯病日常  >  第040章:什么货色?你说说

第040章:什么货色?你说说

3150 2017-09-27 09:28:12

杨诗不过是在回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就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冲着她骂开了。

拿着她的体重说事,说她臭哄哄的也不知道处理一下进来,弄脏了空气,说她肥成这样就该好好在家里呆着,这么出来乱窜还跑出来上电视,也不怕丢人……什么难听说什么,结果就硬是把原本一点都不在意自已的体重,活得乐乐呵呵的小姑娘给整哭了。

“对不起小姐姐,我弄脏你衣服了。”委委屈屈的将苦诉完,杨诗这才想起自已一身汗臭还没有洗澡,连白亦身上那股淡淡的清爽香气都被淹没了,连忙把白亦松开,退开一步一脸不好意思的跟她道歉。

“没事,我也还没洗澡呢。”白亦不在意的笑笑,在一边的洗漱台上抽了一洗脸巾,动作轻柔的为杨诗擦了擦眼泪。

“女孩子的眼泪是很珍贵的,不要随便掉知道吗?”

“可是,我连女孩子都算不上。”杨诗低着头,想起吴净说的那句‘就你这个样子,干脆去变性成一个男的算了,反正横看竖看也不像个女的。’刚刚憋回去的眼泪又开始有要忍不住往下掉的势头。

“也是吴净说的?”

看着杨诗点了点头,白亦的眉心这下真的皱得几乎快要成了一个‘川’字了,她现在是真的觉得那个吴净可恶了。

“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她就是为了自已一时痛快,口不择言的抹黑你,只要达到了中伤你的目的她就满意了,你要是真信了她说的话,伤心了,难过了,自我怀疑了那才是中了她的计。”

“小姐姐,我是不是真的很胖很丑啊?”杨诗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向了洗漱台那面宽宽长长的大镜子,镜子里面她跟白亦两个人站在一起,白亦身量高,又纤长,而她跟白亦相比,高度比白亦矮了一大截,宽度倒是赢了白亦近一倍。

不自觉的低头伸手捏了捏肚子上的游泳圈,杨诗以前真的一直都觉得自已这样挺好的,虽然有时候也会羡幕别人能够穿小号的衣服,可是也从来都不会有自卑的感觉,吃的喝的家里人也不会让她节食,妈妈也只怕她没有吃饱,所以她从来就没有控制过自已,让自已不吃过,每天只想着吃,可现在,她却突然有一种感觉,是不是自已这样真的不好?真的很倒人胃口?

“怎么会?你很可爱,很漂亮啊。”白亦一脸你怎么会这么想的表情,从镜子里看到杨诗眼底的黯淡,知道她是被吴净的话影响到了,当即很认真的看着她,再次开口的语气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看,你虽然胖,但是并没有丑,相反的还很可爱,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的那两个酒窝,多少人羡幕都羡幕不来,还有你的皮肤也很白,也没有别人苦恼的痘痘或者是斑斑点点,五官也是周正的,虽然身上的肉肉比起别的纤瘦的女生多了一点,但是你在吃的时候心里的愉悦却要远胜过于因为自已的体重一时涌现的懊恼和垂丧,对不对?”

杨诗点了点头,她以前心里装的除了音乐就是全世界的美食,那么多肘子那么多大虾那么多肉肉等着她,她哪里还有时间去为自已的身材苦恼垂丧啊,每天担心的只怕自已错过了哪道美食。

眼看着杨诗想着想着突然舔了舔嘴唇,白亦就知道她脑子里大概又在想那些好吃的了,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心一下开朗了,甚至还有点失笑。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做到人见人爱,所有人都喜欢的,就算是人民币,时间久了也会变得陈旧,甚至是缺棱少角,我们做不到完美,也不可能做到完美,所以为什么不选择自已喜欢的方式来活呢?为什么就一定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因为别人的眼光而让自已心情变得不好,让自已厌恶自已,厌恶自已喜欢的东西呢?”

“别人的喜欢不能够变成钱,让你生活得更好,不能够让你多长一块肉或者掉掉一块肉,别人的不喜欢和厌恶却会在你在意后变成刀子,一点一点削减你的自信,削减你的活力,甚至是将你的那颗心都捅得千疮百孔。”

白亦转身,看着镜子里的两人,笑得如绚丽绽放的花朵,忽然惊艳的开放,美得动魄惊心:“既然是这么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把它们视作空气?让自已活得更好,活得更快乐,很幸福,让她们去心里不痛快,而是要反过来自已跟自已殴气,折磨自已,又不是傻的,对不对?”

“恩。”杨诗像是猛的想通了一样,很用力很用力的点下了头:“小姐姐你说得没错,她喜欢我又不能够变成钱给我买好吃的,不喜欢我还会让我难过,那我干嘛还要去在意她说的那些有得没得?”

“更何况,我胖又怎么了?又没有用她家钱,吃她家粮,我吃得开心,吃得快乐,吃得痛快,我乐意,哼。”

“对。”看着杨诗好像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还有那十分小孩子气的一声重哼,白亦有些失笑,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不难过了?”

“不难过了。”杨诗转过头,冲着白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伸手拉住她的手摇了摇:“谢谢你小姐姐,你对我真好。”

“好啦,不难过了就好,别撒娇了,不是还没有洗澡吗?赶紧去拿东西过来洗澡,洗完澡早点去休息,明天一早早点起,不然起晚了可又得像今天这样折腾一天了哦。”

白亦说到最后的话带了点小小的恐吓的意味,杨诗今天也是被教官给折磨得狠了,不止是心里,身体都已经有了惨痛的记忆,一听白亦这话,刚刚才因为伤心和感动被驱散的记忆瞬间就回了笼,身体一颤,连忙松开了白亦的手,脸上的表情战战兢兢的。

“我这就去,今天这一天就已经累得我半死不活了,要是明天再来一天,我估计就直接躺尸了。”

白亦看着杨诗手忙脚乱的离开,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叹了一句,果然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心事来得快,去得也快。

拿起洗漱台上的脸盆,白亦正打算去洗澡,结果刚转过身,就看到站在门口,一脸愤怒的瞪着她的吴净。

白亦不过停顿了一下,便像没有看到吴净一样,打算继续做自已要做的事。

毕竟她今天是真的累了,本来就是打算洗完澡好好的去休息,结果碰上杨诗被人欺负受了委屈心情不好,怕小姑娘会想不开自已折腾自已到时候难受,忍不住才多说了几句,现在这个她是实在没有那份精力去搭理。

然而,白亦不想搭理吴净,吴净却不肯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眼看着白亦竟然态度轻蔑的无视自已就走,在门外听了一耳朵,越听火气越重的吴净现在更是鼻子里头都在往外喷火,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拽住白亦的手臂一甩。

砰啪……

白亦没有提防,她手里拿着的脸盆直接就甩了出去,里面装的洗漱用品,杯子牙刷牙膏等等所有的东西全部摔了出来,稀里哗啦散落一地。

“现在长能耐了看不起人了是吧?”吴净没料想到会直接弄翻白亦的东西,看了一眼,但拽着白亦的手臂却依旧没松,转过头看向白亦时的表情比之刚才要更加狰狞。

“吴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最好放手。”白亦的眉心已经快要拧巴在一起了,一向淡漠冰冷的脸上此刻有着明显的不耐。

但吴净却只当她是在装傻充愣,看着她这样反而一脸讽刺,讥笑着:“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果然是长本事了,程萍。”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吴净一字一顿,像是要生生刻在白亦脑子里一样。

尤其是在她看到她说出那两个字后,白亦脸上流露出来的诧异时,吴净脸上更有一种将人身上的伤疤狠狠撕开的畅快淋漓,以至于她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疯狂。

但白亦也不过是那片刻的诧异,很快便敛了表情,不似之前那般平静如水,看着吴净的眼底,比之刚才要更多了一些情绪,或者说,是更多了一些明显的厌恶。

“确实是长本事了。”掀了掀眼皮,一句话出口,吴净还没能反应过来,刚刚看似一直被她压制着的白亦突然一个反手,一把抓住吴净的手腕,往后一剪,直接将她擒住了。

“你干什么?你疯了竟然敢这样对我!”

“我说了,你最好放手,既然你不愿意乖乖听话,那我就只能用自已的方法让你放手了。”

“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把你的那些肮脏事全部都捅出去!”吴净挣扎了一下,结果却发现越挣扎白亦扣得越紧,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了。

“肮脏事?”

“呵,你别以为你现在过得好就能够抹去以前那些日子,穿大牌用大牌,光鲜亮丽又怎么了?别人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被你装模作样的给唬住了,以为你的出身有多高贵,家世有多好,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

“什么货色?你说说。”白亦眼眸微暗,脸上的表情却是勾了几分笑,也不知道是被吴净给气的,还是觉得她这话太有意思给乐的,饶有几分趣味的表情看着吴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