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三章 你是医女?

第三章 你是医女?

2109 2017-07-21 12:19:29

封浅浅挑眉,贼笑:“邱大夫,今天的药材跟上次可是珍贵不少哦,都是上等药效很好的药材哦。”说着,她从竹篮里拿出状似雪莲的东西,凑近给邱大夫看,献宝似得,“你看,这是冰雪莲,形状圆润,冰晶透体,一看就知道是皇宫中才有的药材。” 

  见此,邱大夫眼都直了。冰雪莲价格昂贵,药效极好,是滋补养身的极好选择。如此珍贵的药材一般都是皇宫才有,他有幸见过一次,想不到还能在浅浅的手上见过。

  “浅浅,你这药从哪儿来的?”邱大夫眼不离药,眼睛都在发亮。

  这冰雪莲是她的一位病人手中得到的,那位病人衣着华贵,难不成是皇宫里的人?

  浅浅笑道:“这是我上山采到的,它生长在至寒之地,我爬了好高的山峰才采到的。”

  邱大夫对她的言辞颇震惊,不过想她总时不时拿到一些珍贵药材,能采到想必胆子也是大的很。

  “想不到浅浅你胆子这么大,能爬那么高的山峰。这冰雪莲确实不易得到,我们医馆终于有救了!”说到此,邱大夫不免松了口气。

  浅浅疑惑:“有救?邱大夫,您医馆怎么了?”

  邱大夫愣了愣,感到惊讶:“你还不知道吗?当今皇帝一夜之间疯了!这事儿第二天大早就传遍了全汴京!”

  “啊?我不知道啊。”

  “不过你长期住在荒郊野外,不知道也是很正常。”

  “……”邱大夫,你要好好说话,什么叫荒郊野外!她只是住在城郊外!

  浅浅还是疑惑:“可那跟你医馆有救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儿,邱大夫脸上就布满愁云,“至今日,距离皇上发疯已经过去三天,听说皇宫里的御医日夜给皇帝诊治都查不出病因,无从对症下药,所以宫里就下旨,说凡是能治好皇上的病的奇才,不管你是何等出身何等身份,都会被重赏。”

  “原来如此。”浅浅点点头,大概她这个野大夫应该不会被人发现而招去给皇帝看病吧。

  浅浅虽然一直给邱大夫供药,但他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名大夫,以为她不过是一个采药来卖的药女。

“在这三天里,全汴京的民间大夫都被招进宫中,但时至今日皇上的病仍旧毫无进展,所以宫里又下旨,要民间所有的药馆都必须上供稀世珍贵药材,上供不了的军法处置!”

医和氏医馆虽是最大药馆,但也是每天药输出最大的医馆,正当宫中来人取药时,他都无法上交什么药。

  浅浅不禁咋舌,“有这么严重吗?”

  邱大夫摇摇头,拿着冰雪莲走进柜台前,“浅浅你一个小姑娘家自是不知道这皇宫的险恶,宫里一发生什么大事,遭殃的可是我们的老百姓啊。”

  浅浅点点头,想想也是。

  “哦对了,你这冰雪莲打算以多少钱卖给老夫?”邱大夫笑道。

  浅浅想着,这免费上供给皇宫,对医馆确实是个不小的折损,而且她与邱大夫算是熟人,正想着不敢要那么高的价钱。

  “邱大夫,这冰雪莲你也知道,比较珍贵,看你急着上供给皇宫,我也不敢要您多钱,您就给我三百两吧。”

  邱大夫愣住,这冰雪莲可是值五百两的。心口一暖,邱大夫笑得一脸慈祥,“浅浅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啊,老夫感激不尽。”

  封浅浅眉眼弯弯,笑眯眯的:“邱大夫您别这么说,我的药材一直都是您关顾着,这次也算帮您一个忙而已,您别太在意。”

  “哈哈哈,好好,浅浅真是太善良了,你爹娘有你这女儿真是福气呦。”邱大夫说着,掏出三百两银子递给她。

  这时,大门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下,发出巨响。两人皆是吓了一跳,应时抬头看去。

  “所有人都给咱家滚出去。”医馆内一下子进来一大批的官兵,重重围在门口,都把外边的阳光挡住,医馆内一下子就暗了。

  一来就叫人滚的是名约莫二十岁的男人,贼眉鼠眼,声音尖细,想必是宫里的某位公公。

  邱大夫当下在浅浅耳边轻语,“浅浅你快走,他们不是什么好人,怕是会连累到你。”

  封浅浅还想说着什么,可面前一大批官兵,个个都凶神恶煞的,她一个女子也帮不了邱大夫,便拿起竹篮混在人群中跑出去。

  邱大夫立即点头哈腰,迎上去作揖:“哈哈哈,原来是张公公,张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是小的罪过呀。”

  张公公名叫张德,是伺候太后多年的张围张公公的侄子,受太后之命来收集医和氏医馆的珍贵药材。年轻气盛,仗着太后给他撑腰,横行跋扈,一言不合就会砸了的医馆。

  “站住!”在封浅浅路过张德身边时,突然被他厉声喊住。

  封浅浅当下身体一抖,低着头,心中默念着,他叫的不是我不是我,再想往外走时,却被对方一手拎着后衣领给拎了回来。

  “聋了吗?!咱家叫你没听见?”张德大喝一声,封浅浅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她不想惹他们,更不想惹到皇宫里的人啊!

  封浅浅当下就跪在地上连声求饶,“对不起对不起,贱民耳朵确实有点背,求公公恕罪。”

  邱大夫也是吓得出一层汗了,也跪了下来帮浅浅求饶,“张公公,她只是普通客人,求您饶了她吧。”

  两人那害怕到极致,身体一直在抖的样子确实给张德的虚荣上得到了心灵慰藉,他慢慢蹲下来,挑起浅浅的下巴,问道:“你是医女?”

对方在笑,可是那种不达眼底的狠绝的笑。浅浅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愣了愣。

  她见过很多来求医的达官贵人,也看过很多穷苦人被贪官污吏狠狠欺负的样子,所以她深知不敢得罪面前这些嚣张跋扈的人。

  邱大夫连忙出来解释:“张公公,她不是医女,她只是一名客人而已。”

  张德脸一狠,一脚踢开他,“老东西,咱家让你说话了吗?”

  “邱大夫!”浅浅想去看看,可被面前的这个人死死抓住下巴,好似整个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他冷哼一声,“普通客人?那这竹篮里的这些珍贵药材是怎么回事?!”

  浅浅抿嘴不回答。

“说啊!”张德又喝了一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