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十四章 被勒住

第十四章 被勒住

2168 2017-08-01 11:03:01

这时,赵玄胤微微坐了起来,手撑在龙椅的边缘,继续道:“你每次对某件事情的解释很长,也因为是很长,说的太久,就能让对方对你之前说的话差不多忘记了。但你说的一大堆的解释又是必须的,不可或许。你之所以能说这么多,不过是的把一些副词和形容词给拆开,多加解释而已。”

  “哈?”封浅浅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说实话,她身为一名大夫,经常是要叮嘱那些病人要按时吃药,要不然病就不会好。病不好的话,就会导致整个人的身体虚弱,继而不想吃饭,不想吃饭就没有力气干活,没有力气干活就会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经济来源就会饿死,饿死了和病死又有什么区别等啪啦啪啦说了一大堆,为的目的就是叮嘱一些心大的病人能够按时吃药。

  哎,大夫操的就是父母心,久而久之,封浅浅就发现自己特别能说,说的多了,就变得越来越废话了。

  她也无奈的呀。

  封浅浅一脸惊,“贱婢真的这么废话?”

  “是的。”赵玄胤郑重地点点头,“所以,以后太后等人要是突然过来查岗,我负责装疯卖傻,你负责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太后打发走,知道了吗?”

  赵玄胤说得煞有其事,让封浅浅有那么一瞬间相信自己的肩头多了一项非常重的责任。

  “皇上,这……不太好吧……贱婢单枪匹马的,怎么能跟太后等人斗的过呢?”封浅浅想推辞。

  因为在整个过程,赵玄胤说话的声音非常地轻柔,嘴角还隐隐含着笑意,好像对你万般宠爱,不舍得大声呵斥你一样。

  毕竟是一代帝王啊,什么威严啊,什么不怒自威啊,都是需要压低声带,装得一手沉稳才行。

  可是,只有封浅浅才知道,这其中绝对是有什么蹊跷的。

  赵玄胤每次面对她,不是一脸的威严就是大声呵斥,要么就是笑里藏刀的感觉,可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话这般温柔过……

  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封浅浅一脸的不好意思,连忙摆手,“不不不,皇上,这等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贱婢怕……”

  “太后驾到!!”突然,在这时,勤政殿的门外突然响起公公尖细的声音。

  我去!说曹操曹操到啊!

  很显然,封浅浅和赵玄胤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太后探访,都想不到,封浅浅眼里,满是慌张。

  赵玄胤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在听到这声高喊后,眼中迅速闪过的一丝慌张,不过很快,他就迅速反应过来。

  他身手矫健地从龙椅上跳了下来的,迅速拉住封浅浅的手,那紧绷的声音在她耳边掠过——

  “别发愣了,按部就班,快点。”

  封浅浅只感觉到自己眼神闪过一抹明黄色衣服的影子,然后就听到了赵玄胤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

  李公公有些担心地往勤政殿中瞧了瞧的,面露凝色,急得直跺脚。

而在太后来到门口的时候,他胆大包天地伸出手挡住了太后的去路。

  太后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能够阻挡她去路,当下一双酝着阴气的眸子直直想李公公投射过来,让他身体抖了几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太后,您请留步!”李公公高呼后,用手挡住了太后的去路。

  太后低眉,盯着他,脸上面无表情,但语出的声音就好像一把刀子一样,直往李公公的身上射过去,“怎么,李公公想要挡住哀家的路?”

  “不不不,奴才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嗯?”太后拖长了尾音,想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现在……太后您现在不宜进去……”

  “放肆!哀家的路哪还轮得到你一个奴才挡住?给哀家滚!”太后一脚把李公公给踢倒在地上,用眼神示意她的贴身侍女荣姑姑推开门。

  一下子,勤政殿的大门在彼时被打开,一瞬间,整个宽敞的勤政殿被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镀上了一层的暖意。

  太后突然造访,目的是非常明显的,就是想看看赵玄胤到底是不是真的疯了,如果是假的,这个小皇帝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但是,如果这一期都是真的,那事情就更加办好了,她辛辛苦苦筹划的计划也该提前实行了。

  太后等人还没走进勤政殿的中央,就听到一声声凄惨的惨叫声传来——

  “啊啊——救命啊——救、救命啊——谁来……咳咳咳,说来救救我啊!!”

  荣姑姑面色一紧,说道:“太后,听这声音好像是封浅浅封御医。”

  “封浅浅?”太后眉目一皱,“去,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

  荣姑姑带了几个侍女和太监,正小心翼翼地往声音的方向走去。

  声音是从一根柱子后面传来的,不知道封浅浅到底在干什么,惨叫的这么厉害。

  随着她们的走近,那声音越来越大声——

  “啊啊啊——救——救命——救——”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封浅浅的声音越叫越到后面越小声音看了.

  封浅浅原本以为赵玄胤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用那个经常被他派上用场的绸缎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

  她以为他只是做做样子,让两人看起来像是水火不容一样,但想不到,丫的,赵玄胤竟然来真的!

  现在的封浅浅感觉呼吸非常困难,紧紧地抓住那绸缎,想要挣脱开来,但对方的力气非常大,基本都没有她什么挣脱的机会。

  呼吸越来越困难,封浅浅挣脱的双手在呼吸越来越紧促的时候,渐渐软了下来,面色开始变得惨白。

  可赵玄胤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脸上笑眯眯的,紧紧地收紧绸缎的力道,发了狠一样。

  “哈哈哈,我抓到你了!你永远都逃不了了!我告诉过你的,你永远都逃不掉的,你别看我傻傻的,就想欺负我,哼!!”赵玄胤那魔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的,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话说,不是在演戏吗?不是说陪着他演戏吗?

怎么来真的了?

她现在的呼吸很困难啊!他再不放开自己,她就要死了啊!

  难道她年纪轻轻,还没享受过好日子,自己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掉了吗?她不甘心啊!

  不甘心自己一进宫就死了,不甘心自己死了,娘亲怎么办呐?

可是,她眼前一阵发白,感觉眼前的世界都是白色的,灰蒙蒙一片,她想要向前走,可自己好像被什么禁锢住了,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