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皇上,您这脉不对  >  第四章 被掳进宫

第四章 被掳进宫

2259 2017-07-24 11:03:47

浅浅虽然仍旧低着头,身体发抖,但她眼睛直溜溜地转着,现下她必须要想出一个既不惹火面前这个人,自己还能逃脱出去的方法。

  可是她不能说自己是医女啊!更不能说自己就是江湖上传言的鬼手!她平时给人治病时,都是用面纱遮住脸部,没人知道她就是鬼手,大家只知道鬼手是名很年轻的女子,要是这样暴露自己的身份,她估计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因为她救的人总有仇人,仇人见她救了对敌,自然想至她于死地。

  突然,她脑中生出一则好法子。

  她抬头,笑容灿烂,迎上张德那发怒的嘴脸,“张公公您有所不知,贱民是一名药女,就是专门做贩卖药材生意的,并不是医女。”

  面对封浅浅突然转变的态度,张德有一时的错愣,只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他拖长了尾音,“哦?”

  封浅浅使劲地点点头。

  “那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医女,但是药女,也就是说你懂药理?既然懂药理想必也会看病吧?”张德笑眯眯地补了一句。

  “这……”

  这种话她根本没法接好不好!

  “我只是会辨识一些草药,并不会……哎呀呀呀,你们要干什么!”突然就来两个身强力壮的士兵过来架起她,她连哇哇大叫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皇上病重,急需像你这种懂医理会看病的人。”

“可贱民是女的,不宜进宫啊!”浅浅还在做最后一丝挣扎。

  张德翘起兰花指,漫不经心地说着:“全国上下能看病的大夫都给皇上看过了,毫无进展,现在只能在女流之辈中挑选人了。”

  他说的话确实不假,前天邱大夫也被带进宫了,回来时是领了二十大板的,最后是被家人给抬了回来的,刚才邱大夫不想跟她说,想必是不想连累她。原本她是不知道是宫里人打了邱大夫,但如今听张德这么说,她算是明白了。

  明白过来后的浅浅,突然感觉臀部传来一阵阵刺痛……

  “张公公,贱民真的不会看病啊啊啊!!”封浅浅依旧不死心地嘶吼着。

  张德不理她,走到邱大夫面前,瞅到他手中的冰雪莲,“冰雪莲?”

  邱大夫立即献宝似的把冰雪莲递到他的手中,“张公公,好眼力!这真的是冰雪莲,是个滋补养肾的上好药材。”

  他接过去,看了看。张德在宫中自是见过许多宝贝儿,所以他便能一眼认出冰雪莲。

  “呃,甚好。”

  见张德好不容易心情好点,邱大夫急忙小声请求:“张公公,浅浅确实不会看病,您这样贸然把她带进宫,恐怕是不妥吧。”

  张德眼一勾,“你这是怀疑咱家的眼光?”

  邱大夫那个泪目!“不不不,小的不敢。”

  “太后都已经下旨,不管是谁,只要是会看病的都要进宫给皇上诊治,她既然会看病却不进宫,是要违抗懿旨吗!”

  邱大夫心生战栗,不再说话,只是向浅浅投去担心的眼神。

  既然拿到上好药材,张德也不再为难邱大夫,一声令下便拿着冰雪莲和架着封浅浅转身离去,就如来时的那般浩浩荡荡。

  “邱大夫,麻烦您去城郊外竹林峰找到我娘,告诉她,女儿只是进宫给皇上看病,叫她不要担心。”封浅浅在被架走离开之时,大声对邱大夫喊道。

“你放心,老夫一定把话带到!”邱大夫扯着嗓子回。

站在原地的邱大夫,望着浅浅被抓,越来越远,乃至渐渐消失的身影,脸色更加凝重了。

  黄昏时分,邱大夫上来竹林峰,终于找到封母,并如实向她说明浅浅的情况,只是没说其他连带的危险,毕竟天下父母亲都非常担心子女的安危。

  闻言,“哐当”一声,封母手中的水盆一下子摔在地上,她身体不受控制地在颤抖,最后扶着旁边的椅子,坐下才有所好转。

  “封夫人,您怎么了?”邱大夫连忙扶着她,想给她把脉却给她拂开了。

  “邱大夫,您不用担心老身,老身只是对浅浅的……”说到这,她回头,无措地看着他,“邱大夫,这怎么能?浅浅怎么能去皇宫,她不能去皇宫的啊……”

  她的情绪有些激动,邱大夫只好安抚她,“封夫人您不用太担心,皇宫也并不可怕,浅浅人机灵又心地善良,她肯定没事的。”

  然而封母早已没在听邱大夫的安慰了,她的眼神变得空洞,仿佛在害怕什么,嘴里似乎在碎碎念着什么,只是邱大夫没有听清楚。

浅浅怎么能够进皇宫?!难道她就算在外面隐姓埋名,还是阻挡不了浅浅进皇宫的命运吗?

封母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张德把封浅浅带入宫时已经是黄昏时分,那会儿西边的余晖普照着大地,与这朱皇宫的红墙瓦相辉映,映出别样的能渗人心的红色。

  人人都说,皇宫里是荣华富贵的聚集地,有多少男女撞破头都想挤进去,有多少人挤了进去又千方百计地谋上位,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人。可封浅浅每每想到这儿,她有的没有对皇宫的期盼和渴望,还有恐慌和害怕。

  可她害怕已经没有用了,射出去的箭回不了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封浅浅被张德带进去,七拐八拐,登记多处出入记录时,才把她带进一处恢弘的宫殿前。

  封浅浅抬头看去,认出了那三个字:慈宁宫。

  她不知道慈宁宫里住着什么人,但从旁边众多侍女和奴才太监来看,想必此宫里住着不一样的人物。

  难道是皇上?

  “进去吧。”张德尖着嗓子,“待会儿记得跪拜行礼,知道了吗?”

  封浅浅愣了愣,回头,意识到他说什么后点点头。

  打开沉重而庄重的大门,封浅浅被张德领着,走了七绕八弯才达到传说中住着人的……房间?

  张德叫她在外面候着,自己先进去。不一会儿,封浅浅听到张德的声音:“太后金安。”

  倏然,浅浅的眼睛瞪大,无法相信这听到的话。

  太、太后?!

  “封浅浅,进来吧。”张德走到门口,冷冷地叫她。

  不知为何,浅浅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这……怎么会是太后呢?第一次进宫,见到的第一人不是皇上而是太后?

  这让浅浅的心里不好之感更是强烈。

  封浅浅小碎步走进去,一直低着头,不敢乱瞟这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忽然,她顿住脚步,用余光看前方,发现前方烛光忽暗之处,坐着一个人。那人身姿挺直,姿态端庄,衣着不是一般的华贵,背对着烛光,浅浅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貌,可从那人强大的气场来看,浅浅猜,她传说中的太后了。

  封浅浅跪下,“奴家参见太后。”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