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亲爱的陆先生  >  第一章 狼狈的她

第一章 狼狈的她

2359 2017-06-26 13:57:08

今日入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落下,像是要把整座南江城给淹没似的。

楚凝浑身湿透了,长发贴在苍白的脸蛋上,妆容也有些花了,她颤抖着嘴唇,尽量保持客气的语气解释着:“我是来参加陆先生的订婚典礼的,我是他助养的孩子,真的,请你放我进去吧?”

“就你这样子?”保安冷着脸,眼底写满不屑,看了眼女孩破旧泥泞的裙子,不耐烦的驱赶着:“陆先生是什么人,像你这种骗吃骗喝的,我见多了,赶紧走开!”

“拜托,求求你让我进去吧。”

楚凝的脑袋一阵发晕,她匆匆忙忙的从学校骑自行车赶来,哪知道半路突遇暴雨,路滑摔了一跤,请柬和钱包都被一旁经过的车辆压得面目全非……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得便是她这倒霉鬼吧。

“快点滚开啊,别给脸不要脸了。真的是,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想攀龙附凤想疯了吧……”

保安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神色也变的凶恶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朝楚凝脑袋上砸一拳过去。

楚凝的手中紧紧的抓着那湿漉漉的请柬,仿佛抓着一滩烂泥。

望着酒店门口那大大的祝贺牌上循环转动的“恭贺陆忱先生与陈雪然女士订婚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感觉眼睛有点刺痛,抬起手背摸了一把,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

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一个黑色的人影,楚凝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跑了上去。

“吴秘书,吴秘书!”

吴晟听到这呼唤声,皱着眉头,回过头朝着声源处望去。

当看到一个狼狈的女孩冲到他面前时,吓了一跳。等看清那白皙的脸庞,以及那双黑黝黝的清澈眼眸时,他愣了两秒钟,才回过神来。

“楚凝?”

“是我,是我!吴秘书。”

“你这是?”吴晟上下打量了一眼楚凝,眸中露出疑惑来。

十年前,陆忱成立了WE慈善基金,助养了不少孤苦伶仃的儿童。现在算来,少说也有一百来个,但对于这个楚凝,吴晟是印象深刻的——那个头发枯黄、严重营养不良的小女孩,半点不怕生人,对谁都是保持着一副礼貌的笑容。

那笑容,直击心灵。

“我从学校赶过来,没想到下雨了,然后请柬也给弄坏了。那保安一直拦着我不让我进去……吴秘书,真的抱歉……”楚凝低垂着眼眸,愧疚的说:“今天是陆先生的大好日子,我不想错过。”

吴晟轻轻咳嗽了一声,安慰道:“没事,你正好跟我一起进去吧。”

楚凝眸中一亮,连忙点头,乖巧的跟在了吴晟的后面,一前一后的进了豪华酒店。

今天是WE总裁陆忱和陈氏集团千金陈雪然的订婚典礼,门当户对的两个人,一直被视为是南江城的金童玉女。

在这场订婚典礼上,仿佛世间上所有关于“婚姻”“爱情”的美好祝福语都被说了一遍。

吴晟将楚凝安排在了离中心最远的位置,这块区域有三桌酒席,坐着的都是陆忱十年来助养的孩子。

他们年龄大小不一,性别不一,身世也不一,但无一例外,都甜甜蜜蜜的叫着陆忱——“陆叔叔”。

与他们相比,楚凝显得格格不入,她一直称呼着陆忱“陆先生”。

特立独行的人,总是不被喜欢,总是要被排挤的。

“喲,这不是楚凝嘛,啧啧啧,可真是的……这种场合,她就这样来了。”

“就是啊,真是丢人,要我早就躲起来了,脏兮兮的。”

“嘁,她不一向都喜欢博人眼球嘛,巴不得陆叔叔关注她,真是恶心。”

这些阴阳怪气的冷言冷语,楚凝没少听过,早就习惯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忽视了。

她坐在位置上,一只手撑着有些晕晕乎乎的脑袋,看着这周围的环境。打从一进门,就被这订婚现场的豪华旖旎给惊住了。

这会场布置着如梦境一般,像是少女童话般美好,粉色的心形气球,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金碧辉煌的水晶灯,整整齐齐的香槟塔,整齐划一的管弦乐队……

而更为耀眼夺目的,莫过于舞台中央那一对璧人。

陆忱穿着高端定制的黑色西装礼服,白衬衣的领口袖口皆是一丝不苟。身形笔直提拔,宛若一尊雕像般。那张俊朗的脸庞,五官完美精致,薄薄的嘴唇始终勾着一抹客气温柔的笑意。他的浑身就像是闪着神圣的光芒一样,让楚凝的心怦然作响。

打从十年前第一次见到陆忱,楚凝就再也没见过,有谁能比他还要好看。

陆忱,对于楚凝,宛若神一般的存在。

他将她从孤儿院里带出来,将她从双目失明的黑暗之中拯救出来。

他给了她再一次的生命,给了她再一次的光明,这叫她如何不感激,如何能够……不去爱他?

但这种爱……

却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女的成长,一点点的,变成了另外一种爱。

一种不可言说的爱,深埋心底。

“订婚典礼,现在开始……下面请陆忱陆先生上台致辞,大家欢迎……”

“啪啪啪——”一阵热烈如雷鸣的掌声响起,将楚凝从回忆中拉扯回来。

她定了定心神,集中注意力,看着舞台中央的陆忱,眼中流露出迷恋却又苦涩的神情来。

脑袋,似乎更加痛了一点。不过比起脑袋,心好像更痛吧。

陆忱牵着陈雪然的手,眉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真的十分感谢大家来参加我和雪然的订婚典礼,能够与她相遇相爱,是我的幸运……”

楚凝心想,陆先生和陈小姐真的很般配,公主和王子从来都是一对啊,你楚凝算是个什么东西,别痴心妄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道天高地厚。

打从接到请柬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死了一半了。明明知道不应该有妄想,但还是会很伤心。

她本来不想来参加订婚宴的,来参加自己喜欢的人的婚宴,还得笑意盈盈的祝福他们,这多虐呀。

自己又不比别人多长几颗心脏,干嘛要来受这个打击。

但到了这日子,她还是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屁颠屁颠的跑来了,还这么狼狈的来了。

啧啧啧,楚凝啊楚凝,难不成你是个抖M?

她在心中嗤笑着自己,又看了一眼舞台上执手深情对望的两人,抓起面前的红酒杯,咕噜咕噜的一口就灌了下去,像是沙漠里缺水严重的人一般。

一口酒闷下去,旁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嘲笑楚凝的粗鲁。

就听到“扑通——”一声,楚凝整个人就像个萝卜,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卧槽,她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死了吧?”

“来人啊来人啊——死人了……”

周围的人都炸开了锅,纷纷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十分默契的站成了一个圈,将倒地的楚凝团团包围,一个个人脸上带着看热闹的兴奋感。

楚凝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心里不住嘀咕着——瞎嚷嚷什么,我才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

更何况,是在陆忱的婚礼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1)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