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四十三章 画魂之法

第四十三章 画魂之法

3043 2017-03-25 11:13:23

方小蝶见司徒姐弟追过去了也就不再催司徒慕,司徒慕问:“你怎么知道有妖来?”

方小蝶道:“这种妖身上有种气味,我找就闻到了,起先以为是错觉,直到小方鸣了一声。”

司徒慕问:“兰花的香气?”

方小蝶道:“不是,和那时钱府的气息差不多。”

钱府的气息,那是欲的气味,貘妖蛊惑人心,心是欲的源头,浸淫其中难免沾染欲的气息。

司徒慕又想起方小蝶吸收蛇灵的样子,她身上的秘密似乎越来越多了。

司徒慕不想方小蝶忧心,就道:“还好你来的及时。”

方小蝶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脸立刻红了,好在黑夜之中也不明显,她调侃道:“你一动不动,我还以为你很享受。”

司徒慕苦笑道:“我那时魂不附体,根本不能动。”

闲聊几句后,身上情况也消失了,这才站起身,走到方小蝶身边,“你看清那貘妖的样子了吗?”

方小蝶道:“看清了。”

司徒慕道:“走,回房。”

回到房中,莫言也起来了,司徒慕从包裹里找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纸包,纸包里整整齐齐叠着三张有些陈旧的黄纸,又拿出一只朱红色的小笔沾了点清水,“来,将貘妖的样子化在纸上。”

方小蝶道:“我不会画画。”

司徒慕将笔塞到她手中,“尽力画就行,心中一定要笃定,坚定你画的就是那个貘妖。”

方小蝶道:“好,我试试。”

司徒慕和莫言都离开房间,尽量不打扰方小蝶,司徒慕先去换了干净的衣服,莫言道:“你怎么还有画魂门的东西?”

“当年我祖父和星宿老头比试,星宿老头输给他五张,这可是好东西,即便不会画魂术也能牵制住对方,我祖父在世时用了两张,留给我三张。”司徒慕道。

莫言道:“你究竟还藏着哪些东西?”

司徒慕笑道:“不是我,是我祖父。”

说话间方小蝶已经画好,司徒慕和莫言进去看,就看到黄纸上画着一个淡红色的面目丑陋貌似无盐的女子,司徒慕一看简直气怒攻心,长成这样也赶来勾引人。

莫言直接笑出声,“就长成这样?”

方小蝶瞥了眼司徒慕,小声道:“其实长得比我画的还丑。”

司徒慕面色铁青,对方小蝶道:“将这画撕了。”

方小蝶不明白,司徒慕道:“这画能暂时牵制住貘妖的魂魄,快撕。”

方小蝶忙撕掉画纸,画纸一碎立刻化为青烟,莫言道:“你觉得他们能逮住貘妖吗?”

司徒慕道:“你应该问他们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方小蝶虽然知道道术神奇,可刚才画个画就能除妖实在太神奇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画的画真的管用?”

司徒慕道:“你等着看吧。”

“快跟我说说。”方小蝶问。

司徒慕道:“这是画魂门的东西,画魂师画技绝伦,一笔成真,画中虚实难分,其咒杀之术,更是无人能解之一绝。”

方小蝶惊叹道:“好神奇。”

司徒慕道:“玄门出自道门,又分为十六,其中只有御灵师司徒家,镇妖师姜家是以家族血脉为传承,而其余道门则以师徒传承为主。

这些在方小蝶听来都很稀奇,看向莫言,“那莫大哥属于哪一门呢?”

莫言道:“莫家属于天问一门,天问就是占卜,向天问个机缘。”

方小蝶道:“那其他十四门是什么?”

司徒慕道:“十六玄门以神启为首,其余十五门不分先后,有天问,天星,黄巾,御灵,镇妖,丹鼎,符箓,画魂,蛊毒,役兽,雀行,媚道,诡医,五行,幻影。”

方小蝶听得津津有味,还想多问一点,结果司徒慕道:“他们回来了。”

三人走了出来,就看到两道青光和一道金光分前后而来,等三人落地,司徒慕就已经知道结果。

司徒逸开心的跑过来,“大哥,是只貘妖作怪,被我们杀了。”

司徒慕皱眉问:“既然她已不能反抗,为什么不带回来?”

司徒逸的笑容顿时凝固,转向司徒瑶,司徒瑶道:“这种蛊惑之妖非杀不可。”

司徒慕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再看无垢,无垢虽然面色平静,但眼神中透露的却是不赞同。

虽然这已经在司徒慕预料中,但他还是有些失望,他的两个唐姐弟似乎和他走的路越来越远了,貘妖最是惜命,若是活捉,说不定能套出些话来,现在他们将她杀了,也就断了线索。

司徒慕有些泄气,道:“算了,大家都早些休息吧。”

司徒慕今晚没有再练功,和莫言挤在地铺上,莫言道:“他们还是孩子,慢慢教吧。”

司徒慕道:“他们在司徒家是众星捧月,我这个做大哥的就是想教也无能为力。”司徒仁信对自己一双儿女寄望很大,不仅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更是为他们请了数位同道名师来指点。

莫言道:“倒是难得看你这么沮丧。”

司徒慕道:“或许司徒家对妖的仇恨是烙印在灵魂上的,我和我祖父都是异类。”

莫言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司徒慕反问:“你觉得我会得罪什么人?”说到这无垢走了进来。

无垢施施然走到司徒慕的地铺上盘腿坐下,司徒慕一骨碌坐起身,道:“将今晚发生的事全部告诉我。”

无垢道:“貘妖跑的极快,我们循着妖气追去本已追不上,却不知为何忽然貘妖突然不动了,等找到貘妖时,她就像失了魂一样一动不动,我刚想开口,司徒姑娘就上前一剑杀了那貘妖,逸兄弟则收了那貘妖的内丹。”顿了顿,道:“我觉得司徒姑娘和逸兄弟的杀心都太重了。”

司徒慕道:“貘妖不是瑶儿杀的吗?”

无垢道:“司徒姑娘杀貘妖时眼神是冷的,但逸兄弟眼神中却透着一股狂热。”

司徒慕若有所思,“无垢,你师父将你送到我这来,说了些什么吗?”

无垢道:“没有哇,就是说让我以后都跟着哥。”

司徒慕拍拍他的肩膀,“是我大意,竟然忘了这只貘妖,这里已经暴露,接下来可能会有连番恶战。”

无垢道:“我听哥的。”

无垢离开后,莫言道:“无垢好像才是你亲弟弟。”

司徒慕重新躺下,双手做枕,“或许这就是眼缘吧。”

莫言道:“他也很合我的眼缘。”

“清净和尚那个老精怪,百来年才收个徒弟,自然不会差。”司徒慕道。

后半夜司徒慕才沉沉睡去,这一夜做了好几个梦,醒来后竟更加累,但他惊喜的发现,体内真气竟然充盈起来。

司徒慕立刻将真气运行周天,先前失去精血的亏损已经基本补回,虽然涅槃功法第二重一直没有精进,但伤势恢复的这么迅速肯定跟这功法有关。

既然伤势已经恢复,那就更没有必要躲藏了,不管是什么原因,终要有个水落石出。

吃早饭的时候,司徒慕私下问无垢涅槃功法的事,没想到无垢真的一问三不知,看来清净和尚当真没有教过他。

一直没看到司徒姐弟,司徒慕问方小蝶,方小蝶也不知情,无垢道;“他们天还未明就出去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司徒姐弟才回转,司徒逸背上背了一口大袋子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司徒慕问:“是什么?”

司徒逸道:“是玄黄和地精,没想到这山上竟然有不少好东西。”

司徒慕看向司徒瑶,司徒瑶道:“我和司徒逸一路来也收集了不少内丹,日后炼制内丹也需要这些辅材,这山中的东西比京城的还好。”

司徒瑶的炼丹术得楚潇然真传自然不差,司徒慕道:“嗯,去忙吧,从今夜开始,大家轮流守夜,今晚我守夜。”

大家听了都没意见,司徒逸笑道:“大哥,我姐炼制内丹的本领可愈来愈强了,到时你要炼什么就找她。”

司徒慕颔首,“好。”

司徒姐弟就将自己关进房中,一整天也没有出来。

到了夜幕低垂时,众人各自回房,司徒慕走到湖边,意外的发现空中竟然飘飘洒洒的落下了雪花,正要回转,就看到方小蝶。

方小蝶道:“下雪了啊。”

司徒慕道:“深山之中本来就比外面要冷,这雪也就来的早些。”

方小蝶走到司徒慕身边,“那这湖会结冰吗?”

司徒慕道:“或许会吧,怎么还不睡?”

方小蝶道;“睡不着,还是想多练习练习御火术,你在旁边帮我看看。”

司徒慕道:“好。”

方小蝶的延内真焰已经炉火纯青,火焰几乎是随她意识而生,但让方小蝶惊奇的是,延内真焰竟然连雪花都无法融化。

司徒慕道:“延内真焰本就不属于凡间火,被灼伤者外表不仅不会被烫伤,反而会觉得彻骨寒冷。延内真焰灼烧的是魂魄。”

方小蝶眼珠微转,收起真焰,指尖随意掐出几个小火球,火球如精灵一样围绕着司徒慕旋转,司徒慕被困在原地,带着满脸笑容威胁道:“你要把我头发烧了我可跟你拼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