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八章 义结金兰

第二十八章 义结金兰

3114 2016-12-12 09:34:53

方小蝶在一旁看的乐不可支,莫言平日冷冷淡淡,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窘迫。

司徒慕转过头时就看到方小蝶笑的花枝招展的模样,方小蝶的相貌其实算不上美貌,但一笑起来却十分动人,直如三月艳阳天,可她一直很少笑,司徒慕难得见她笑的这么开心,竟然一时看楞了神。

方小蝶也察觉到司徒慕盯着自己,“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

司徒慕神使鬼差的应了声:“嗯,有根枯草。”

方小蝶立刻道:“在哪?”用手在脸上胡乱摸了摸。

司徒慕两步就跨到方小蝶面前,方小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袭来,她忙往后退,司徒慕却道:“别动。”

方小蝶就僵在原地,司徒慕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轻拂上她的鬓发。

那一瞬间方小蝶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司徒慕低下头,正对上方小蝶的眸子,四目相接,方小蝶慌忙转到一边。司徒慕也往后退了一步,“好了。”

方小蝶‘嗯’了一声,“我去看看小方。”忙不迭的就走了。

看着方小蝶的背影,司徒慕有点晃神,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疯了吗?他不敢再看,也匆忙回房。

方小蝶给小方喂马料,一直魂不守舍的发呆,忽然她感觉的一股逼人的寒气,这寒气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方小蝶冷的浑身打颤,双手环抱住身体蹲下身,赫然发现呼出来的气息都变成了白雾。

方小蝶想喊司徒慕,却发现冷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噗通一下跟个冰块一样倒在地上,眼睛也渐渐看不出清楚,手脚都跟冰棍一样动也动不了,她隐隐约约听到小方的嘶鸣声,接着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很快就有人将她抱了起来,虽然感官差不多全失,但方小蝶意识却很清楚,她知道抱着她的肯定是司徒慕。

这样的情形似乎比三年前还要糟,那时自己虽然身受重伤,但至少眼能见耳能听口能言。但无论多糟,她肯定自己也会没事。

就这样过了许久,方小蝶终于感觉心口升起了一团火,那火光带来暖意,起先暖意很细微,但这暖意无孔不入,渐渐七经八络浑身上下都暖了起来。

方小蝶动了动手指,发现手指已经能动了,视力也在渐渐恢复,起先是白茫茫一片,慢慢的一切都分明起来。

方小蝶这才发现自己浸泡在大木桶中,头靠在桶沿边,温热的水包裹着她,鼻中嗅到凝香珠的香气,周身暖意洋洋舒服的很,可随即她就察觉到不对劲,她.......低头一看,身上仅穿着亵衣亵裤。

就在这时门推开了,司徒慕提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方小蝶面红耳赤慌忙闭眼,她听到倒水声,能感觉桶里的水变热了,甚至能感觉到司徒慕伸了手进来试水温,她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等司徒慕倒完热水退了出去才睁开眼慌忙起身想去穿衣服。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推开了。

司徒慕和方小蝶直接打了照面,方小蝶浑身湿透的趴在桶沿上,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里,且不说这姿势有多尴尬,身上轻薄的衣服也全部紧紧贴在肌肤上,曲线毕露,司徒慕瞠目结舌。方小蝶猛地缩回来,窝在水桶里恼怒道:“你.......你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司徒慕咳嗽一声,“水桶忘了拿了。”他冲进去拿了水桶就出去,走了几步才想起门没关,又低了头冲过去关门。

一通人仰马翻之后,房里终于平静下来,方小蝶缩在水里良久,想到是司徒慕脱了她外衣,整个脸都红成了火烧云。

听见司徒慕回房关门的声音,方小蝶才起来换好衣裳,活动了手脚,除了手心还有点凉之外其余一切都和平常无异,先前那些好像不过是场梦一样。

方小蝶想了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这时天光已经大亮,想到司徒慕昨晚因为自己一宿未眠,不禁有些愧疚。

想着司徒慕最爱吃糖醋鱼,就准备去菜市买鱼,刚走两步想起倒地后听到的那声马鸣声,她转到马棚,摸了摸小方的马鬃,“昨晚是你呼喊招来司徒慕的吧,谢谢你啊。”

这才出么买菜,可一到菜场,就听到流言,说周家的大媳妇赵氏自缢了。

方小蝶一打听才知道就是周静家。周静的大嫂方小蝶见过两次,看起来很朴实敦厚,怎么会突然自缢呢。

方小蝶忍不住问:“可知道什么原因?”

买菜大婶道:“就是不知道才蹊跷,好端端的怎么就自缢呢。”

另一个大妈凑过来道:“听说周家大郎想要纳妾,难道是因为这个想不开?”

众人七嘴八舌的也说不出的门道,方小蝶也就带着一肚子疑问回到风水馆。

正在做午饭时,司徒慕起来了,他梳洗一通后就跑到灶房偷菜吃,他以前也经常这样,方小蝶看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心头也暗暗松了口气,今早的事,就让它随风去吧。

方小蝶想起今早听到的流言,就对司徒慕说了。

司徒慕听了幽幽叹了口气,“没想到竟然是她。”

方小蝶问:“什么?”

司徒慕道:“周静这场灾祸,那个赵氏也是推波助澜者。”

方小蝶疑惑不解,司徒慕道:“他家镇宅的铜镜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有它镇着,就算是那千年蛇精要进宅子也得闹出点动静,你第一次其实并没有将周静肚子里的蛇灵吸走,但也重伤了它,但不过一天它就再次为祸,很明显是因为有千年蛇精相助,我第二次去的时候留意过那面铜镜,那面铜镜被人泼了秽物,已经失了灵性和正气,所以我当时就知道是有人要害周家。”

方小蝶道:“我听说是周家大郎要纳妾,夫妻间闹得不痛快。”

司徒慕幽幽道:“由爱生恨最是容易让人失去常性。”

方小蝶也叹了口气,司徒慕道:“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件事自有吴彪他们去处理,周家的事该我们处理的已经处理完了。”

方小蝶道:“老板,我想请几天假。”

“啊?”司徒慕完全没听明白。

“我想出去走走。”方小蝶很认真的道:“这三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江陵,我先出去看看。”

司徒慕道:“你要去多久?”

方小蝶道:“三五日吧。”

司徒慕立刻开始想这三五日要怎么对付过去了。

人家在这累死累活三年,总不能三五天的假期都不批准,当即大方道:“去吧去吧,银子够不够?穷家富路,出门银子要带足。”

方小蝶歪头道:“不够的话老板会补贴点吗?”

司徒慕当即从荷包里拿出五两银子,“东家是个大方人,拿好。”

方小蝶也不客气,当即收好,“多谢老板。”

司徒慕问:“你什么时候走?”

方小蝶道:“明早吧。”

司徒慕点点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冷吗?”

方小蝶道:“已经好多了,为什么我会这样?”

司徒慕道:“你强行收了蛇灵,蛇灵在你体内垂死挣扎,你的身体负荷不了,才会被反噬。”

司徒慕没有告诉方小蝶,若是普通人早就毙命当场,但方小蝶却挺了过来,就算没有凝香珠,司徒慕也肯定方小蝶会慢慢好起来,就像三年前才见到她时,身上有十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有几处是致命伤,可一个月后伤口就已经恢复了大半,这种惊人的愈合力比泡了十年香汤的他还要强。

方小蝶道:“多谢老板相救,不然昨晚我估计就没了。”

司徒慕道:“等你回来再泡一次香汤,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方小蝶道:“嗯,好。”

现在家里两个伤员,生意自然是不能再接了,不过这不代表有些人不来,吴彪又来了,一到饭点就来,这厮也是掐的极准。

他一来,几口饭菜一吃,就坐实了外头那些流言,赵氏的确是半夜自缢的,只是很奇怪她脖颈处有两个很深的齿痕,像是被蛇咬了一口。

方小蝶和司徒慕对看一眼,心中有数自然不会多言。

吴彪倒也是个汉子,既然方小蝶拒绝他了,他也就不再往那方面想,等吃完饭,就对方小蝶道:“小蝶姑娘,我吴彪很喜欢你这脾性,想收你做妹子,你可愿意?”

方小蝶看了眼司徒慕,这才微笑道:“吴大哥不嫌弃,小蝶愿意认吴大哥为兄长。”

吴彪一拍大腿,喜形于色,当即道:“好好,那就请司徒兄为我们做个见证。”

吴彪弄的很正式,还去买了只公鸡,起了誓,拜了天地君亲师,将鸡血入酒,和方小蝶分喝了,就算是正式结拜了。

吴彪很高兴,放衙后又来了,非要请客,有免费吃喝司徒慕自然不会拒绝,出门前去看莫言,莫言从昨晚到现在已经睡了一天,可见伤势的确沉重,司徒慕见他没有异样,又蹑手蹑脚的出门。

吴彪是真心对待方小蝶这新认的妹子,请客也是在最好的悦来酒楼,他们去时正赶上老柴说书,酒楼里坐满了客人,吴彪早早订了二楼包厢,包厢正对着下面戏台,老柴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来。

司徒慕一进酒楼老柴就看到了,他对司徒慕微微点点头,司徒慕也对他笑了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