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四十六章 昆仑天马

第四十六章 昆仑天马

3040 2017-01-11 09:43:19

众人纷纷起身离开,最后离开的司徒逸还不忘将门关上。

司徒慕倒了杯热水递过去,莫言喝了一口,问:“究竟怎么回事?”

司徒慕道:“是冰妖。”

“抓到了啊?”

“被小蝶杀了。”

莫言眉头微蹙,“被小蝶杀了?”

司徒慕笑了笑,“怎么,很意外吧,小蝶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许多,她很擅长御火术,正好是冰妖的克星。”

莫言道:“我早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否则为何算不出她的命格。方才被冰封的瞬间,我看到了一个地方。”

司徒慕问:“什么地方?”

莫言道:“扬州。”

司徒慕沉声道:“你确定?”

莫言点点头,那一瞬间,扬州的城楼清晰的印在他脑海里。

司徒慕道:“那我们就去扬州。”司徒慕一直有个很奇怪的感觉,本来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冰妖前来偷袭,那感觉才终于清晰起来。

对方虽然想杀他,但却并未尽全力。林竹生那样的大妖都只是给打下手的,冰妖至死也不可吐露的那位大人显然也是不容小觑的角色,司徒慕自问能力有限,对方若是真想杀他,倾巢而出之下也不是很难的事,可他们却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甚至激怒自己,甚至可以说是特意挑了几个妖怪来送死的。

现在莫言看到扬州,司徒慕却不认为是意外,更像是对方有意让莫言看到,借莫言的口让他前往扬州。

莫言道:“你不怕是陷阱?”

司徒慕道:“我只怕一直身出迷雾之中,不过也不着急,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去,如果不出意外,对方是不会再派妖来偷袭我们了。”

既然决定了司徒慕就将要去扬州的事告诉了大家,大家自然不会有意见。道家的缩地术和腾空术虽然神奇,但极耗精力不易久用,最重要的事不能丢下小方,所以众人决定乘马车前往。

莫言休息了三日才算恢复过来,司徒慕让小方提前出发,他们推迟半日前往江陵城购置物品。

司徒慕和方小蝶先回了趟风水馆,山中和城中差别很大,江陵城中的几乎没有积雪,离开不过几日,馆中已经积了不少灰尘,方小蝶的人生只有三年,这三年都在这里渡过,现在真的要离开了,不舍是肯定的。

司徒慕去拿了足够多的盘缠,一走出房间就看到方小蝶站在枣树下发呆,司徒慕走到她身边,“总还会回来的。”

方小蝶道:“世事无常,谁又能说的清呢。”

司徒慕道:“我答应你,一定会回来。”

方小蝶抬头看向司徒慕,这样一本正经的司徒慕让她有些不习惯,她反而有些怀念那个玩世不恭的他。

“嗯,到时一起回来。”方小蝶嘴角清扬。

两人又去挑了五匹马,买了辆两匹马拉的马车,司徒慕付银子的时候嘴角都在抽搐,方小蝶看的直发笑。

等马夫将马送到风水馆,司徒逸他们也牵着小方赶到了,几人当晚住在风水馆,方小蝶发现新买的几匹马都不敢靠近小方,小方一马独霸了一小半的马厩,剩下几匹高头大马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起。

方小蝶以前倒真没注意这种情况,忽然想起上一次那匹马一直想亲近小方,小方马脸傲娇压根不搭理。

司徒逸凑上来,啧啧叹道:“不愧是马中的王者啊。”

方小蝶瞪大眼,虽然小方的确跑的很快,但这么小小弱弱的怎么也算不上马中王者吧。

司徒逸见方小蝶一脸不信,“小蝶姐应该听说过汗血宝马吧。”

方小蝶点点头,司徒逸努努嘴道:“你知道小方这种叫什么吗?”

方小蝶很不自信的说:“汗血宝马?”

司徒逸道:“昆仑天马,汗血宝马算什么,按血统来讲至少要低小方两等,昆仑天马因太过稀少,所以世人绝大部分并不知道。”

方小蝶瞠目结舌,万万没想到小方竟然如此大有来头,真是马不可貌相。

方小蝶小声的问:“它除了跑的快点还有什么奇特?”

话一说完小方就抬起马脸对方小蝶打了个响鼻,明显对她的话很不悦,司徒逸一副暴殄天物的表情看方小蝶,道:“昆仑天马,日行千里,翻身越岭如履平地,在马中寿元极长,活过两百岁者会背生双翼,日行万里也不在话下,而且因在昆仑成长,血脉之中混元之气充沛,普通妖魔也不会主动靠近。”

方小蝶立刻就明白司徒慕平日为什么会好吃好喝的供着小方了。

“那小方现在多少岁了?方小蝶问。

司徒逸道:“这马是我祖父捉来的,他说应该有百余岁了。”司徒逸说到这转头看了不远处的司徒慕一眼,小声道:“我祖父最偏心,什么好东西都留给我大哥。”

方小蝶道:“像小方这种昆仑天马很少吗?”

司徒逸道:“我们十六门中一共只有两匹昆仑天马,你说可少。”

司徒慕早就看到司徒逸和方小蝶嘀嘀咕咕,也知道司徒逸一直特别想要小方,当初他也提议将小方给司徒逸,却被他祖父一口否决,说是他的东西又怎么能让给别人。

第二天清晨便正式出发,出发前方小蝶来到府衙,将一封信托给了周宇轩,信是给吴彪的,吴彪对她不错,这也算是对这份兄妹缘分有个交待。

司徒逸央求司徒慕将小方让他骑,司徒慕不置可否,司徒逸立刻翻身上马,结果还没坐稳就被小方颠了下来,司徒慕不信邪,接连试了两次,都被小方颠下马,司徒逸一脸挫败的说:“算了算了,还给你。”

司徒慕摸了摸小方的鬃毛,“小方脾气烈的很。”

司徒逸撇撇嘴,讪讪退到一旁,方小蝶倒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看来这三年没白处。

方小蝶和司徒瑶乘马车,四个男人骑马,沿着官道一路向扬州驰去。

这些日子方小蝶虽与司徒慕同住一屋,但平日里各有各忙,晚上不过去睡个觉,两人说话很少,现在挤在一个车厢里,两人都有些尴尬。

两人都不是多话之人,各自掀开窗帘看向车外,看了许久,方小蝶才放下窗帘,转身时发现司徒瑶正在看她,方小蝶腼腆的笑了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

司徒瑶道:“我五岁起就随母亲走遍大江南北,扬州去过三次。”

方小蝶一脸羡慕,“那扬州好吗?”

司徒瑶淡淡道:“扬州虽比不上京城,但比江陵却是好了许多。”

方小蝶问:“扬州好吃的好玩的地方有哪些?”

司徒瑶其实并不怎么愿意搭理方小蝶,但见她那样期待,就还是说了几样,方小蝶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司徒瑶看着方小蝶,忽然问:“你知道我大哥有未婚妻吗?”

方小蝶一怔,“啊,真的啊?”

司徒瑶追问:“我大哥没跟你说过吗?”

方小蝶微笑着反问:“他需要跟我说这些吗?”

司徒瑶盯着方小蝶的表情,“你不在意?”

方小蝶笑道:“我为什么要在意啊,我还奇怪他怎么这么大年纪还不成婚呢,原来有未婚妻啊。”

司徒瑶在方小蝶脸上找不到破绽,方小蝶是真心实意的说这些话的,她忍不住问:“你不喜欢我大哥?”

方小蝶愣了愣,笑道:“喜欢啊,不喜欢能处这么久嘛,不过你大哥那人小气的很,三年来我工钱都没涨,小毛病也多的很。”

司徒瑶终于明白方小蝶所谓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了,司徒瑶问:“那为何你还跟着我大哥?”

方小蝶认真的道:“因为你哥够义气,男人和女人之间,不仅可以有情,也可以有义。”

司徒瑶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很小人,面对方小蝶的落落大方,她第一次有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是的,男女之间也是可以有义的。

隔阂消除,距离就拉近了,方小蝶也终于明白司徒瑶为何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了,因为她怕自己占了她认定的未来嫂子的名额。

若不是司徒瑶今天明着暗着试探,方小蝶压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明知不可能又有什么好想的呢。

黄昏时分,气温骤降,几人到达一处驿站,这驿站还算大,两层的小楼,后院还专门有马厩供住客栓马,还免费提供草料。

他们一到,店小二就热情的迎了上来,问清是住店后更加高兴,热络的将几人先引到后院,后院的马厩不小,里面已经栓了三匹马了。

司徒慕笑着对店小二道:“看来你们今天的生意不错啊。”

店小二赔笑道:“是啊是啊,平日冷清的很,倒是难得有这么热闹的似乎。”

等安顿好马匹,众人才走进大堂,大堂里有三个人正在吃喝,很奇特的三个人,一男一女一老人,男人四十岁的模样瘦骨嶙峋面色青黄一副文人打扮,女人白白胖胖涂脂抹粉穿着大红花裙但一看也不年轻了,老人则是个黑发白眉不足三尺的侏儒,若不是两道白眉跟他身体几乎一样高,司徒慕差点将他当成他们的孩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