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七章 说前尘

第二十七章 说前尘

3224 2016-12-11 09:57:54

司徒慕目光微动,“老前辈,你一直待在弘法寺?”

清净和尚摇摇头,“老和尚是八十七岁时才来的弘法寺,算起来这已经是第十六个年头了。”

这样说这老和尚竟然已经百岁高龄,可看他模样,耳聪目明,神采奕奕,怎么也不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司徒慕叹道:“若是我百岁之时也能和老前辈这样,那真是天大的福气。”

清净和尚微笑道:“施主仁心仁德,上天必会庇佑。”

莫言沉声道:“老前辈,既然你知后山情形,为何不出手收服二妖?”

清净和尚转向莫言,“虽然老和尚不懂占卜,却知道有些事不该老和尚去做,冥冥之中一切早有注定。”

莫言暗自一惊,这老和尚目光如炬,竟似将自己看了个通透。

清净和尚又转向司徒慕,“施主的腿脚似乎不便,老和尚帮施主看看吧。”

司徒慕虽然看不透这老和尚的底细,但却能看出这老和尚对他们并无恶意,就道:“那有劳老前辈了。”

清净和尚将司徒慕伤腿抬起,手起手落间就已经将骨折处接好,出手快很准,比城中最有名的大夫还要厉害。

司徒慕动了动腿,拱手道:“多谢老前辈。”

清净和尚微笑道;“你曾祖父和老和尚是故交,你也算老和尚的后辈。”

司徒慕眨眨眼,“老前辈认识我曾祖父?”

清净和尚道:“不仅认识你曾祖父,老和尚还曾抱过你父亲,对了,你祖父司徒问天身体可还康健?”

司徒慕心中一震,没想到这老和尚竟然真的知道他的背景,当即道:“祖父在三年前已经仙逝。”

清净和尚微微一愣,叹了口气,“没想到他竟比老和尚我先走了。”

清净和尚看向莫言,“你祖父呢,莫人凤可还好?”

莫言没想到这和尚竟连自己的身份都看破了,当即正色道:“祖父和祖母五年前四海云游,一直未曾归家。”

清净和尚笑道:“还是你祖父想的透彻,老和尚瞧你身染佛光,应该身怀佛门宝物。”

司徒慕盯着清净和尚,这老和尚能认识司徒和莫家人,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可他怎么也想不起祖父跟他说过这样一个人。而且这三年来他一直没有现身,现在却突然出现,实在不能不叫人怀疑。

莫言淡淡道:“这我却不知道了。”

清净和尚微微一笑,看向方小蝶,“这位姑娘,你又是出自哪门呢?”

方小蝶道:“我只是个普通人。”

清净和尚摇摇头,“不对,普通人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灵力。”

这句话司徒慕也曾经说过,方小蝶有些迷茫,司徒慕道:“她曾经受过重伤,醒来后就失忆了。”

清净和尚仔仔细细看了方小蝶一会,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能够忘记前尘,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清净和尚道:“你们先休息片刻,等外面平静些老衲就送你们出去。”

司徒慕道:“老前辈费心了,老前辈既然知道我等身世,为何这三年都不曾现身?”

清净和尚道:“万物都有时,想见亦有时,若是见早了,反而会坏事。”

清净和尚说完就走了出去,径自走到院子中间,盘腿打坐,似乎很快就入定了。

司徒慕看向莫言,低声问:“可想到他的来历了?”

莫言摇摇头,司徒慕轻声道:“我也想不出,他的修为深不可测,就是那条千年蛇精也不是他的对手。”

得丹药相助,体力恢复了许多,内伤也好了不少,司徒慕见方小蝶一直发愣,道:“你以前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谁。”

方小蝶看向司徒慕,又垂下眼睑,“只是心里总是有个疙瘩。”

莫言道:“就像那位老前辈说的,能忘却前尘未尝不是一种福气,你又何必在意那些已经不能回头的事呢。”

方小蝶抬起头,是啊,不管以前自己是谁做什么,都已经是过去的了,是无法回头无法改变的的了。

以前觉得莫言冷冷淡淡,但现在看来,他对自己也是关心的。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院中清净和尚的声音传来。

司徒慕道:“你现在叫方小蝶。”

方小蝶微微一怔,她嘴角慢慢扬起,“嗯,不错。”

司徒慕也微笑起来,“休息一会吧,都累了。”

莫言合衣在塌上躺了下来,他这次受的内伤比司徒慕要重,需要好好休息。司徒慕就伏在桌上睡,方小蝶坐在司徒慕旁边,看见司徒慕长长的睫毛,听到他深深浅浅的呼吸,方小蝶感觉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她也伏在桌上,阖起眼睑,渐渐进入梦乡。

天色破晓时,院中的清净和尚起身走了进来,司徒慕立刻惊醒过来,莫言也随即醒了过来,司徒慕拍拍方小蝶的肩膀,方小蝶这才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清净和尚道:“走吧,老衲送你们出去。”

一出门,一股寒冷袭来,方小蝶缩了缩脑袋,司徒慕道:“冷吗?”

方小蝶点点头。

司徒慕一脸得意道:“还好我穿的多。”

方小蝶差点一脚踹过去,这个人,真是找抽。

看到方小蝶满脸怒气的样子,司徒慕心中微宽,方小蝶就该这样活力满满。

清净和尚将他们送出弘法寺,又送出一里才停下,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寺内的和尚。清净和尚拿出一个瓷瓶交给司徒慕,“这药只剩下最后六颗,不过治你们的伤应该也够了,你们每隔三日服一粒。你既是司徒家的嫡系传人,肯定知道香汤该怎么熬煮,香汤再配上这药丸,半个月应该就能痊愈了。”

司徒慕道:“为什么只剩下六颗?”

“这药丸里的几味药材都取之深山,老和尚年纪大了,走不动了。”清净和尚道。

在这样寒冷的夜晚能在园中静坐一夜而毫不受影响,这样的身子骨就连司徒慕都自叹不如,司徒慕又岂会听不出这话中含义,当即道:“那等晚辈伤好,就陪老前辈一起采药吧。”

清净和尚微微眯眼,“你这机灵鬼的性子倒是跟你那曾祖父很像。”

司徒慕保持一脸纯良的笑容。

清净和尚道:“就送到这了,回去吧。”

司徒慕和莫言对清净和尚拱手道:“多谢老前辈,晚辈别过。”

方小蝶也道:“晚辈也多谢大师点拨。”

清净和尚微笑道:“一切都是缘法。”

司徒慕走了几步,又转过身,追上清净和尚,清净和尚道:“还有事?”

司徒慕将装有蛇灵的符咒交给清净和尚,“有劳前辈将这它超度。”

清净和尚看了眼手中的符咒,道:“好。”

三人回到江陵,城门也刚刚开,司徒慕一路小跑回到风水馆,跟一阵风似的,生怕被人看到他一身狼狈满身尘土的模样。

一晚混乱,三人也的确累了,各自回房休息,方小蝶再醒来时已经是正午了。

她本以为自己会是最早醒之人,却没想到见到司徒慕正在灶房熬药,远远就闻到一股药香,这种药香中隐隐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不刺鼻但很凌冽的香气。

司徒慕见到方小蝶立刻道:“快来快来,帮我扇扇火。”

方小蝶很自然的接过蒲扇,边扇火边问:“这熬的什么药?”

司徒慕道:“香汤,给莫言泡澡用的。”

司徒一族从秦开始就是御灵师一脉,据说这香汤是族中先人机缘巧合下入仙山和仙人学习制成,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不知道,但这香汤的功效的确很神奇,不仅对内伤疗效的确显著非常,更能强身健体,都说这香汤若是从出襁褓就开始泡起,泡上整整十年,就能脱胎换骨。

不过司徒慕觉得这个传说就夸大了,他就泡了整整十年的香汤,除了身体强健点受伤之后恢复快点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用处,熬制香汤的药材大多是寻常之物,唯有一味凝香珠极其难得,凝香珠是凝香花的果实,凝香花生长在昆仑,五十年才开一次花,一天之间开花结果凋零,那十年他祖父司徒问天为了寻找凝香珠几乎把昆仑都走了一遍。

出门时司徒慕将司徒问天留给他的两瓶凝香珠都带了出来,这三年来还是第一次使用,方小蝶负责煎药,司徒慕负责烧水,药煎了整整三大罐之后,水也烧好了。

司徒慕起身去叫莫言,莫言受伤最重,还在昏睡,因为受伤的缘故鼻息很沉,司徒慕将他摇醒。

莫言醒来后揉了揉太阳穴,“做什么?”

司徒慕道:“准备泡香汤。”

大木桶灌上大半桶热水,又加了两罐药汤,最后从特制的瓷瓶中倒出两滴指甲大小如水晶般的圆珠子,满室立刻被一种甜甜的花香代替。

司徒慕将凝香珠扔进木桶里,木桶中的药汤立刻变成淡淡的粉色,香气顿时耿浓了,司徒慕道:“好了,泡吧。”

莫言闻着这股花香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要泡多久?”

司徒慕道:“三个时辰。”他凑到莫言身边,笑着说:“跑完之后浑身都芳香扑鼻,保管你喜欢。”

方小蝶捂嘴偷笑,她严重怀疑司徒慕这么爱美这么喜欢粉色就是因为这香汤泡多了的缘故。

司徒慕继续烧热水,每隔半个时辰就给莫言添一些热水加一些药汤,晚餐方小蝶就做了一锅面疙瘩,买了些熟菜,两人倒也吃的很开心。

莫言泡了整整三个时辰,泡出来时整个人脸色都粉了,司徒慕上前嗅了嗅,“对对,就是这种味道,好久没闻过了。”

莫言一脸嫌恶的推开他,砰的一下就将门关上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