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七章 一桩大生意

第七章 一桩大生意

2014 2016-11-07 10:28:18

整整一个月都没任何生意上门,还白贴了二十两银子,要不是方小蝶阻止,司徒慕恨不得自己闹出点动静来。

这天早上,司徒慕无精打采的吃着早饭,已经准备好又空等一天的准备,将自己关在房门四五日的莫言突然走了出来,莫言瞥了司徒慕一眼,淡淡说:“穿戴整齐,半个时辰后会有贵客到。”

莫言很少出门,长期不见阳光,脸色也比旁人要白,长相也是平平无奇,唯独一双眸子生的宛若一泓秋水,瞧得时间长了便容易迷失其中。

莫言说话从来没不准过,司徒慕当即来了精神,“大买卖?”

莫言‘嗯’了一声,拿了一碗粥一个包子又回到屋里。

方小蝶边解围裙边走了过来,也很高兴地问:“要有生意了?”

司徒慕嘿嘿一笑,几口吃完早点,就去屋子换了一身衣裳,依旧是粉色,不过是全新的长衫,还特地将挽髻的檀香木簪换成了白玉簪。

果然,半个时辰后,一个身穿黑色绸缎锈暗花长衫足蹬皂靴的老人带着两个小厮走了进来。

司徒慕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基本上穿成这样的都是达官显贵家的管家。

老人一进来就开口问:“请问哪位是司徒先生?”

司徒慕站起身拱手说:“正在在下。”

老人将司徒慕上下打量一番后,说;“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方小蝶这时正前来奉茶,听老人这样夸张,心里一阵恶寒,退到司徒慕身边。

司徒慕和老人分宾主坐下后老人说:“我家主人有一件事想请司徒先生出手相助。”

司徒慕刚要询问,老人就说:“可否请司徒先生随老朽一起去见家主,好当面详谈。”

这家主子的派头倒不小,不过莫言都说是贵客,来头肯定不小,就说:“呵呵,没问题,不过.......”

老人早已打听过司徒慕的规矩,立刻说:“价钱随司徒先生定。”

司徒慕顿时双眼放光,一般敢这样说的,肯定是个金主!不过他要办的事也肯定很棘手,司徒慕荒了一个月都要长蘑菇了,他喜欢挑战,更喜欢赚钱。

司徒慕出门办事是肯定要带着方小蝶的,老人备好了马车,坐三个人还十分宽敞,车帘拉着,一路走走停停走了起码一个时辰,老人一直盯着他们看,方小蝶也不好意思掀开帘子看看。

马车在一扇朱红色大门前停下,三人陆续下车,方小蝶看看四周,她自小在江陵长大,硬是想不起来这是哪里,竟然有这样一个气派的府邸。

整座府邸都被桃林包围,方小蝶肯定现在是在郊外。最奇怪的是这座府邸没有字号。

“请进。”老人客气的说。

进门后发现在这是一个园林式的府邸,假山层叠,小桥流水,雕栏画栋,花草树木,一件件都布置的很有趣致。

司徒慕一路走来,已经能猜到这府邸的主人是谁了。

走过曲折回廊,老人将他们带到一个厢房外,推门进去,室内布置的十分雅致,精致的雕花红木桌椅,干净的白墙,挂在墙上的名人书画,一整面墙的仓鼠,让人感觉十分舒服。

司徒慕因有心理准备所以见到书桌后那人时并不惊讶,方小蝶虽然惊讶但却不认识这人。

那人已经五十多数,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脸上棱角分明,眼神深邃,坐在一张檀木书桌后面,看见他们两人,淡淡的笑了一下。

司徒慕走上前,对那人作揖,“原来是少府监王大人。”

王甫林有些意外,“你竟然还记得老夫?”

司徒慕笑说:“年幼时随祖父见过王大人一次,王大人风姿飒爽,一见难忘。”王甫林的老家就在江陵,而且小时候司徒慕去过他在京城的住处,和这里有七八分相识,所以要猜到是他并不难。

王甫林哈哈大笑,“你这贫嘴还跟小时一模一样,两位请坐。”

司徒慕和方小蝶坐下后,司徒慕问:“王大人找小人来不知有何事。”

王甫林说:“其实这次请你的不是老夫,是老夫的门生。”说完对外喊了一声:“静之,进来吧。”

一个书生打扮的墨衣年轻人走了进来,剑眉星目一看就不是池中物,司徒慕和方小蝶却都知道这个年轻人,正是今年的金科状元赵睿,赵睿也是江陵人氏。

赵睿在司徒慕对面坐了下来,主动对司徒慕拱了拱手,司徒慕也回以一礼,问:“原来是新科状元,失敬失敬。”

赵睿温和的说:“久闻司徒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两人客套几句后才入正题,赵睿缓缓说:“我奶奶是信佛之人,性情平和,可几天前,她突然不吃不喝,也不出门,整天躲在房间里念佛。”

“父亲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流泪,在我的追问下,她才告诉我,她说看到菩萨流血泪,说我们家要大祸临头。”

“我当时以为奶奶神志不清,就没有当回事,结果当晚就出事了,院子里竟然来了上百只野猫,叫了一个晚上,就连我家养了两条看家犬都被震住,躲在窝里不敢出来,家里的仆人也都被吓的不敢出去,直到第二天天亮,那些猫才离开。可一到晚上,那些猫又全来了,一连几日,所有人都开始恐慌,仆人也纷纷躲了出去。要不是有老师,恐怕这件事早就传的人尽皆知。”

“这样啊,可以换个房子啊。”司徒慕淡淡的说,出现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做了太多坏事,要吗就是天谴,要吗就是人祸。

赵睿叹了口气,“司徒先生有所不知,那宅子是我祖上留下的,当年我的祖上曾找了几位风水师来看,都说那地方藏风聚气,住在那里子孙都能蒙荫。”

“我的祖上立下规矩,后代无论如何也不能搬离那里,三百多年一直都在那生活。”

司徒慕点点头,“这样啊,那我先去看看再说。”

赵睿立刻说:“好,我带两位去大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