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章 落水

第二十章 落水

2059 2016-11-30 09:31:55

这还是方小蝶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坐船,方小蝶不知为什么很怕水,尤其是怕那种能淹没人的大江大河,上船时举步维艰的模样将莫言都逗笑了,司徒慕一把牵住她的手,“别怕,翻不了。”

方小蝶紧紧握住司徒慕的手,司徒慕感受到她的紧张,也紧紧扶住她,可是就是上了船方小蝶也不敢放开,船身一晃动她直接扑进司徒慕怀里。

司徒慕顿时愕然,方小蝶这样投怀送抱还真是第一回,要是旁人他肯定心花怒放,可方小蝶这样他就有点担心了。

“小蝶,你晕船?”

方小蝶也知道现在这情形不太好看,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怕水怕到这个程度,她强撑着慢慢离开司徒慕的怀抱,尽量往远处看,“没,你扶着进船舱,我歇会就好了。”

司徒慕瞧方小蝶脸色都吓怕了,心里暗笑,这丫头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竟然这么怕水。

将方小蝶扶进船舱,方小蝶坐下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缓和了点,司徒慕给她倒了杯茶,打趣道:“总算知道你的弱点了。”

方小蝶喝了口茶,“怕水很奇怪吗?”

司徒慕笑笑:“不奇怪不奇怪。”

这是船身开始动了,方小蝶惊魂甫定一把抓住司徒慕的手,司徒慕看了眼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慢悠悠的说:“要不是知道你的为人,我真要以为你是故意占自己东家便宜。”

方小蝶立刻收回手,瞪了司徒慕一眼。

莫言没有进船舱,而是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司徒慕见方小蝶心情稳定了些,就起身走出船舱,走到莫言身边。

“看什么呢?”司徒慕问。

莫言笑了笑,“上一次坐船,是被你骗来江陵。”

司徒慕立刻说:“什么叫骗啊,我是怕你一个人走火入魔,带你出来转一转。”

莫言问:“你准备逃避到什么时候?”

司徒慕嘴角的笑容微微有些僵, “有我叔父在,不是挺好的吗。”

莫言淡淡一笑,“可你始终要回去。”

司徒慕望着眼前的水天一色,“再说吧,还有两年时间呢。”

莫言问:“那小蝶呢。”

司徒慕微微一怔,转头看舱内的方小蝶,方小蝶正低头喝茶,这样一个无亲无故没有过往记忆的人,如果他们到时走了,她又该怎么办。

莫言见司徒慕的神色,“没想到最是无牵无挂的人也有了牵挂。”

司徒慕说:“她是我救回来的,总不能说丢就丢了。”

莫言想想司徒慕那个家规森严的家族,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同情。

司徒慕说:“你猜小蝶以前究竟是什么人?”

莫言摇摇头,“连天书都算不出来的,只有一种人,不在六道之中的人。”

司徒慕说:“那你算不出我的,难道我不在六道之中?”

莫言道:“你不同,你身负七重封印,命魂被重重锁住,但就算这样,我还是偶尔能窥见一二。”

莫言声音微沉:“但小蝶却不一样,我到现在就看不到一丝关于她的过来和将来。”

司徒慕道:“或许她身上有八重封印呢。”

莫言没说话,司徒慕道:“反正我们只要知道不管她是什么人,都不会害我们的就行了。”

莫言‘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司徒慕重新回到船舱,方小蝶放下茶杯道:“我也想出去看看。”

司徒慕挑眉,“你可以?”

方小蝶露出傲娇的小表情,“别小看我。”

方小蝶是下定决心要克服对水的恐惧,她深吸口气,往舱外走去。

司徒慕就陪在她身边,方小蝶在围栏处站定,湖水就在自己脚下,她强迫自己低头去看,可就看了一眼,就觉得湖水要将自己吞噬了一样,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

她转头对莫言笑了笑,“我头好像有点晕。”话音刚落,就翻进了湖中。

几乎在同时,不远处一艘画舫里也有个女子纵身跃进湖中,眼见方小蝶连挣扎都没有像石头一样沉进湖里,司徒慕也跳进湖里,落水的瞬间司徒慕还想难道今天是跳湖的好日子?

方小蝶双眼紧闭,双手紧紧环抱住自己,她已经连害怕都忘了,心里只剩下绝望,深重如黑夜般的绝望。

就在这时,胳膊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方小蝶不敢睁开眼,她怕是自己的幻觉。她被圈进了一个怀抱了,那个人紧紧抱着她,用力往上游。

真的有人来救她了吗?方小蝶微微睁开眼,就看到司徒慕的侧脸。

她忽然就想起三年前那天,她睁开眼时就看到司徒慕捧着汤药对她笑的样子。

司徒慕努力的往水面上游,光亮近在眼前,等到冲破最后桎梏的那一瞬,司徒慕如释重负,他深吸口气,这才转头看怀里的方小蝶,没想到方小蝶也在看他。

司徒慕没好气的道:“这么大人,怎么连站都站不稳。”

方小蝶没说话,她开始剧烈咳嗽。

这时船家将浆递了过来,司徒慕拉住浆,好不容易才带着方小蝶爬上岸。

两人跌坐在甲板上,方小蝶不停的咳嗽,将呛进的湖水全部呕了出来,莫言轻拍她的背脊,直到她平复下来。

船家来送来了薄毯,司徒慕先将方小蝶包起来,这才扯了张毯子把自己也给包起来。

莫言也递过来热茶给他们,两人一身狼狈的相互对看着喝茶,司徒慕喝了两口茶之后才问莫言,“刚对面船上是不是也有人落水了?”

莫言道:“嗯,被救上来了,应该没什么事。”

司徒慕看了眼方小蝶,打趣的问:“你是故意约着和那姑娘一起落水的吗?”

方小蝶闷头喝茶也不理他。

现在两人这个模样,吃湖鲜是不可能了,莫言吩咐船家靠岸,那艘同命相连的画舫和他们几乎同时靠岸,他们下船时就看到那艘船上一个中年人抱着一个刚才那个跳水的年轻女子走了下来,身旁还跟着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年轻女子的家人。年轻女子面容姣好,只是有些苍白还在昏迷,估计刚才呛水呛得不轻。

司徒慕好奇的看着他们,那边也同样看过来,大家心情活动都比较复杂。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