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一章 风波再起

第三十一章 风波再起

3282 2016-12-15 13:46:57

“老前辈,那你呢,入了第几重境界?”司徒慕问。

清净和尚老脸一红,重重咳嗽一声,“现在是在教你,专心一些。”

司徒慕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老和尚也不是童子身,这都什么世道!

清净和尚又跟司徒慕具体讲解了一会,打了个哈欠,“你自己好好领悟吧,老衲可累了,要休息了。”

司徒慕道:“多谢老前辈了,我仔细琢磨琢磨。”

清净和尚回到房中,还不忘将门关上,很快房中就传来他的鼾声,听着他的鼾声司徒慕也闭上眼。

四周变得静谧,这个时候连最后一波秋虫也已经死了,皮肤暴露在寒冷之中,心也慢慢沉静下来,似乎五感都变得敏锐起来,连一片落叶落下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司徒慕按照清净和尚所教的心法,渐渐的他进入到一个纯白的世界,司徒慕身在其中,心也变得跟这世界一般,心中空荡荡,却又好像被装满,但脑中却再无其他念想。

他兀自沉浸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却不知清净和尚站在了他的面前,清净和尚手抚长须,见司徒慕灵台出隐现佛光,心中宽慰,或许这次他那老友终有传人了。这小子竟然一夜之间就得窥第一重门径,不得不说悟性极高。

司徒慕这一入定,再醒来时天色已明,清净和尚手持扫帚正在清扫院中落叶。

“醒了?”清净和尚拄着扫帚问。

司徒慕伸了个懒腰,精神奕奕道:“从未睡得如此舒坦过。”

“那就起来打扫院子,这种事难道还要老衲这个老人家做吗?”

一个扫帚直接丢了过来,司徒慕倒也不介意,拿起扫帚就打扫起来,片刻就将一院落叶扫了个干净。

接下来两日司徒慕都留在这个小院中,听清净和尚讲经说法。司徒慕发现清净和尚在弘法寺的地位绝对属于超然的,虽然住的穿的吃的都很简朴,但这小院却是清净和尚独居,每日他也不需跟其他和尚一样做早晚课,除了早中餐之外还有小和尚专门送来晚餐。小和尚第一次见到司徒慕也不多问,友好的打过招呼就走了,片刻之后还会多送一份饭菜过来。

第二晚司徒慕依旧在院中露宿,这一次他瞧见了七彩光,七彩光耀夺目,司徒慕的心也绚丽缤纷,一夜之后,他却浑身疲惫不堪浑身酸痛。

清净和尚见他的神色却更欣喜了,直接丢了一根扁担两个木桶给他,对他道:“去溪边担水,将院中两个大缸都装满。”

司徒慕哭着脸道:“老前辈,你这是变着法子折腾我啊。”

清净和尚道:“你吃老衲的住老衲的,难道不该做些劳工作为抵偿吗。”

司徒慕拖着双条腿来到山间小溪,又累死累活的担了一担水回到寺中,可两桶水只能将那大缸垫成底。

司徒慕趴在缸沿边擦汗,清净和尚又跑来:“偷什么懒呢,一炷香的路程你走了半个时辰,再偷懒老衲可要打你了。”

司徒慕道:“老前辈,我真的没力气了。”

“去去去,非要老衲踢你出门吗?”

司徒慕没想到清净和尚真的说到做到,一直将他提出很远才放过他。司徒慕以为自己会力竭而死死在挑水的路上,但渐渐地,一股力量又充盈到四肢,而且这力量越来越充沛,司徒慕的步伐也越来越轻盈,不出一个时辰就已经将两大缸水都填满了。

清净和尚看了看成果,满意道:“还算不错。”

司徒慕举起双手,欣喜道:“老前辈,这力量.......这力量.......”

清净和尚道:“这就是你自己的力量。”

司徒慕这是第一次切切实实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以前总要接住天地自然之力,可刚刚涌出的那股力量丝毫不比借来的力量弱,若是能将这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

当晚司徒慕继续露宿院中,他已经习惯这样入定,继续参悟心法,这一晚,他进入的世界既非纯白,也非七彩,而是无边的黑暗,这是真正的黑暗,能吞噬一切的黑暗,进入这片黑暗后他连自己的双手都看不到。司徒慕在这片黑暗中觉得很压抑,他感觉身体里有股力量在四处流窜,他无处发泄,心头也愈来愈额暴躁,隐隐感觉那股力量即将破体而出时,忽然听到犹如天籁般的佛音。

大悲咒的声音徐徐传来,带着安抚的奇效,司徒慕的心情也慢慢平复,那股力量也散了。司徒慕静静聆听佛音,世界重新变为一片纯白。

这一次醒来后,清净和尚端端正正的坐在他面前,清净和尚还没开口 ,司徒慕已经起身,端端正正恭恭敬敬的给清净和尚磕了三个头。

昨晚要不是清净和尚及时救他,现在他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

清净和尚也泰然受了他的礼,“阿弥陀佛,恭喜你,已经修满第一重功法。”

司徒慕出来三日,莫言伤势还未痊愈,需泡香汤,今日必须得回城了,和清净和尚用过早饭就起身告别。

清净和尚也不挽留,只是道:“下次你来,老衲将那药丸方子告诉你。”

司徒慕笑了起来,“老前辈你待我这样好不怕你那徒弟吃醋?”

清净和尚道:“你和他心性不同资质不同所学亦不同,他学的你不会,你会的他也学不了,有什么可吃醋的?”

司徒慕道:“你那徒弟叫什么?别以后见了面都不认识。”

清净和尚道:“你会见到他的,他叫无垢。”

司徒慕道:“你们师徒名字还真是绝配,你叫清净,他叫无垢。”

清净和尚道:“油嘴滑舌,找打。”

司徒慕知道这老人家是个说打就打的主,当即牵着马撒腿就跑,跑出很远才对站在门口的清净和尚喊:“下次来给你带采芝斋的玫瑰栗子糕和藕粉桂花糖糕来,你肯定爱吃。”

清净和尚看着司徒慕,笑骂道:“臭小子。”

回到城中,刚回到风水馆,崔婆婆就找来了,司徒慕见崔婆婆满脸焦急,问道:“崔婆婆,出了什么事吗?”

崔婆婆道:“先生,我孙女不见了。”

司徒慕道:“不见了?”

崔婆婆道:“就是昨天下午的事,收工后她和小花精小茶去集市看灯会,可到现在一晚未归,我托大家去找了,都找不到她们的踪迹。”

“除了城北,整个江陵都找了吗?”司徒慕问。

崔婆婆道:“都找到了,是晴子和黑狗去找的。”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再派人去找找。”司徒慕道:“小花和小茶都是机灵鬼,许是在哪玩疯了,应该不会有事。”

崔婆婆愁眉苦脸道:“唉,希望如此,老婆子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

司徒慕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送走崔婆婆,司徒慕就去看莫言,莫言正在演算,司徒慕很自觉的退了出去,等药煎好一罐,莫言走了出来。

“算到什么?”司徒慕边扇火边问。

莫言摇摇头,“我身上有伤,魂力不够,有心无力,你呢,这几日你可有收获?”

司徒慕道:“学了一门功法,只是还未全部学会。这几种有没有妖邪找上门?”

莫言道:“没有,不过.......”

莫言话还未说完,忽然后门传来敲门声,这几日不做生意所以大门都是紧闭,知道来敲后门的肯定是自己人,司徒慕将扇子交给莫言,打开后门。

就看到老柴火急火燎的说:“先生,出事了。”

司徒慕心里咯噔一声,“是不是小花和小茶?”

老柴脸色难看,“先生随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司徒慕转身对莫言道:“我去去就来。”

老柴带着司徒慕来到当初来喜所住的地方,黑狗守在门口,老柴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年轻姑娘抱着一截紫竹瘫坐在地上又哭又笑,蝶妖晴子在一旁看着他。

司徒慕想起那个林竹生。

晴子道:“先生,她是城南翡翠胭脂铺的小姐江燕。”

司徒慕走到江燕面前,半蹲下身,“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江燕紧紧抱着那截紫竹,喃喃道:“竹生死了,竹生死了。”

司徒慕见江燕有失魂症状,拿出追思铃,对晴子和老柴道:“凝住心神。”

晴子和老柴立刻凝神静气,司徒慕这才一摇追思铃,叮铃一声脆响,江燕猛地打了个寒噤,眼神也瞬间清明了不少。

司徒慕这才问:“江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江燕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紫竹,“我本在跟竹生收拾屋子,忽然一个女人,不,一个妖怪走了进来,竹生看到她就推我走,可我走了半途又转了回来,就看到就看到竹生倒在地上,那女人正趴在他身上,见到我进门,化为一道黑气消失了。她走了之后,竹生,竹生就变成了一截紫竹。”

说到这江燕眼泪又扑簌簌的往下掉,紧紧抱着那截紫竹不肯放手。

司徒慕叹了口气,听江燕这样说,林竹生是被活取了内丹所以才会被打回原形。

“可看清那女子的容貌了?”司徒慕问。

江燕道:“她穿着一袭紫裙,眉心有一颗红痣,你可有办法找到她?”

司徒慕道:“我们会尽力。”

妖怪变化万千,就算是容貌也可随意转化,司徒慕这样说只不过让江燕好受些。

江燕依旧巴巴的盯着司徒慕,“你真的有办法替竹生报仇?”

司徒慕点点头,发生在江陵的事,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过也请江姑娘三敛其口,林竹生的身份你已知道,若是被旁人知道,这件事就不容易办了。”司徒慕道。

江燕擦擦眼泪,低声道:“小女明白。”

司徒慕道:“明白就好。”对晴子道:“你送江姑娘回去。”

晴子应下,扶住江燕,江燕依旧紧紧抱着那截紫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