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九章 离开

第二十九章 离开

3150 2016-12-13 14:11:42

三人坐下后吴彪很豪气的点菜,点到第六个菜时方小蝶道:“大哥,就我们三人,够了。”

司徒慕打趣道:“倒知道替哥哥心疼钱了。”

吴彪嘿嘿一笑,“没事,今天哥哥高兴,花点钱心里也痛快。”

点的都是店里招牌菜,店里人多,等上菜的时候三人都听老柴说书听得津津有味,别人是妙笔生花,老柴是妙口生花,当个说书先生真是充分发挥了他的天赋。

一直等到老柴说完第二场,菜才陆陆续续上来,吴彪点了两坛酒,方小蝶不能饮酒,司徒慕又有伤在身,方小蝶问:“能喝吗?”

司徒慕笑说:“无妨。”

就看着吴彪和司徒慕一人一杯喝得不亦乐乎,喝到两人都微醺的时候,忽然一楼起了一阵骚动,方小蝶探头去看,好像下面有人打架,两人年轻男子扭打在一起,四五个店里伙计上去拉架都拉不到,周围客人纷纷后退三尺给两人让出战场,看热闹看的一个个面色兴奋。

反正影响不到这里,方小蝶看了看就收回目光,继续看司徒慕喝酒,两坛酒都差不多喝光了,司徒慕本就貌美,现在脸上染上一层红晕,再加上那玫瑰花瓣的双唇,真正是娇艳欲滴。

吴彪道:“司徒兄弟,你这样一副相貌,当真是投错了胎,要是女儿身,只怕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司徒慕捏着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吴大哥这话不错,从十岁开始我家就有人来说亲了。”

吴彪哈哈大笑,“看兄弟年纪也不小了,怎的还没成家?”

司徒慕道:“家里倒是为小弟物色了一门亲事,奈何那姑奶奶是个货真价实的母老虎,小弟怕被她生吞活剥了,所以就逃了出来。”

方小蝶一直不知道司徒慕怎么会来这,今天听他这么说才明白原因。原来他是订了亲的。

吴彪道:“司徒兄弟这样的人物,的确不必委屈了自己,这么多年都没遇到合意的姑娘?”

司徒慕苦笑一下,“若是遇到,又怎会到今天还未成家。”

吴彪给司徒慕斟满酒,“不错,人生匆匆数十载,跟自己不中意的人那就苦捱。”

司徒慕举起酒杯,“知己。”刚要喝酒,忽然目光转向楼下,那两个打架的人已经被拉开,其中一人边走还边骂骂咧咧,还拉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少女。而另一人擦擦嘴角,也慢慢走了出去。

司徒慕的眼神方小蝶很熟悉,但有吴彪在场还不好询问。

喝完两坛子酒,吴彪还要再要酒,被方小蝶拦住,“喝得差不多就行了,回吧。”

她往下看了看,刚才的闹剧已经结束了,该散的也都散了,方小蝶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吴彪问司徒慕:“兄弟怎么说?”

司徒慕道:“回就回吧。”

吴彪道:“得得,听妹子的,咱回去。”

下楼结账时,几个伙计还在收拾先前的战场,有一个伙计在用水冲地,隐隐能看到一点血迹。司徒慕本来正和吴彪勾肩搭背的说话,忽然转过头看了眼地面。

吴彪的家和风水馆是两个方向,出门之后双方道别,司徒慕冷笑道:“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天天有不速之客。”

方小蝶问:“你是说今晚打架的两个?”

司徒慕道:“是其中之一,另一个的确是人,虽然那妖将妖气藏的很好,奈何被打的见了血,破了功。”

两人正要重新转回酒楼,就看到老柴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司徒慕冷冷道:“怎么,知道我要去找你,所以你先出来了?”

老柴苦着脸,“我就知道先生要误会,我真不知道今晚那坑货是从哪冒出来的。”

司徒慕道:“你真的不知道?”

老柴搓手道:“真不知道,不过先生放心,明早就给先生答复。”

司徒慕这才给了个笑脸,“好,明天我等你来。”

再过几日就要冬至了,凌冬将至,一入夜就起了寒风,还好这次方小蝶穿的厚厚实实,和司徒慕并肩走到路上,两人一路无话,走了许久司徒慕才道:“明天你带着小方走。”

方小蝶知道司徒慕多宝贝小方,忙道:“不用不用,我只能想走走看看。”

“你一个女孩子家,带着小方会方便很多。”司徒慕道:他本来还想说句话,但话到嘴边还是吞了下去,他本来想到:“无论在哪,它都会带你回来。”

方小蝶也不再拒绝,“我已经拜托隔壁干果店的王婶,给了她二两银子,我不在这几日她会来做饭洗衣。”

司徒慕‘嗯’了一声,良久后才道:“早点回来。”

“嗯,好。”方小蝶也应了声,心头有一种淡淡的甜蜜,“老板,你这几日别接生意了,好好养伤。”

司徒慕道:“放心吧,等你回来,你老板我肯定生龙活虎。”

两人回到风水馆,各自回房休息,方小蝶理了一个小包裹,躺在床上久久不能成眠,三年来第一次要离开这,却发现竟然有很多不舍。

天将明,方小蝶起身,一出门就发现司徒慕竟然再给小方喂马料,司徒慕听到动静转头看方小蝶,“我送你出城。”

方小蝶点点头,司徒慕带着方小蝶去崔婆婆那用早点,早点刚端上来老柴也来了,老柴在两人身边坐下,也要了碗胡辣汤。

司徒慕不必开口问,老柴依旧主动说:“先生,都打听清楚了,昨晚那货的真身是棵紫竹,有一千三百年的道行了。”

老柴一说司徒慕就明白了,难怪一开始没有察觉到他的妖气,花草木石成精最为不易,修行一千三百年的竹妖妖力或许还不及一个三百年的小妖,因其是无心之妖,不受七情六欲影响,成精后妖气也是最小,妖力却最为纯粹,尤其是紫竹,紫竹发源于南海,因着南海那位菩萨的缘故,紫竹也自带佛性,这样妖气就更淡了。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怎的没人来告诉我?”司徒慕淡淡的问。

老柴道:“他来了两个多月了,这紫竹精的妖气太淡,又一直待在城南,平日深居简出,的确没有发现。”

司徒慕不置可否,“那昨晚的纠纷是怎么回事?”

老柴道:“这紫竹精这两个月来都在城南的翡翠胭脂铺当学徒,因生的相貌端正,被老板的独生女相中,昨晚被她拉着来到悦来酒楼听书,结果刚到就被少东家找来,一顿胖揍,这才被先生发现。”

一个妖精被人揍了,看来这个紫竹精性格着实软弱,“你跟他说了这里的规矩吗?”

老柴忙道:“说了说了,说起来也巧,那厮来江陵两个月,一个妖族都没见过,所以也不懂这里的规矩,昨晚被我找到后说今日一定来拜见先生。”

吃完早饭,老柴就回去了,司徒慕将方小蝶送到城门口,终忍不住叮嘱道:“早些回来,别玩野了心。”

方小蝶嫣然一笑,翻身上马,“司徒慕,我走了。”

方小蝶平日都叫他‘老板,东家’,现在连名带姓唤他,司徒慕竟生出一丝微妙的感觉。

司徒慕微笑道:“记得带些当地特产回来。”

方小蝶点点头,拉紧缰绳,一夹马肚,小方长嘶一声,就驮着方小蝶而去。

直到方小蝶的身影完全消失,司徒慕才回转。

刚回到风水馆,那紫竹精也来了,虽然额头肿了一块,但看面相的确是文质彬彬。

紫竹精对司徒慕作了一揖,“林竹生见过先生。”

司徒慕见他气度清华,就请他坐下,问道:“为何会来到人世?”

林竹生道:“有位前辈告诉我,若不来人世走一遭,就不算真正的超脱悟道。”

司徒慕道:“那现在呢,可算悟了?”

林竹生道:“没有,对人世间的七情六欲还是不太懂。”

草木精怪本就无心,是以妖气最淡,但要体悟七情六欲也最困难,胭脂铺的那位小姐也算是瞎了眼,爱上一个没心的妖怪。

司徒慕道:“那你慢慢体悟吧,还准备继续留在胭脂铺?”

林竹生淡淡道:“昨晚少东家将我赶出来了,老柴又找到我,这才知道这里的规矩,以后会在城北生活,找一份事做。”

司徒慕道:“那也好。”拿了五两银子给林竹生,“等你以后挣钱了再话给我。”

林竹生倒也很坦然的接受了,“多谢先生。”

“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去找老柴或是包子铺的王大力,他们都很热心。”司徒慕道。

林竹生微笑道:“无妨,一人在哪都容易安身。”

林竹生离开后,司徒慕突然觉得有些无聊,整个风水馆好像变得空落落的,好在莫言终于起来,司徒慕问:“伤势好些了没?”

莫言点点头,道:“好了大半了。”

司徒慕道:“好了就给我烧水,我也要泡次香汤。”

上次斗狐妖留下的伤就没好彻底,现在又添新伤,也的确该好好调理一次。

莫言看了看四周,问道:“小蝶呢?”

司徒慕恹恹道:“走了,说想出去散散心,过几日再回来。”

“你把小方也给她带走了?”莫言问。

司徒慕道:“她一个女孩子家,有小方在我也放心些。”

莫言道:“你去给我买点吃的,吃完再给你烧水。”

司徒慕无奈,看在他伤比自己重的份上,只能忍气吞声的去买了几个包子,莫言倒也好打发,吃完包子就自觉地开始烧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