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二章 小蝶归来

第三十二章 小蝶归来

3266 2016-12-18 11:20:35

江燕走后,老柴搓着手上前,问:“先生,现在怎么办?”

司徒慕沉声道:“崔婆婆家的小花和小花精小茶也失踪了。”

老柴道:“现在城里的妖族都知道了,可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先生觉得这两件事有关系?”

“你知道那妖孽为何会找上林竹生?”司徒慕问。

老柴想了想,还未开口,司徒慕已经道:“因为林竹生是无心之妖,更难得是自带佛气,自带佛气的妖在受劫飞升时天道也会‘从轻发落’,而他的内丹无论对妖还是对修道之人都是难得的宝物。”

老柴脸色就变了,司徒慕继续道:“而小花和小茶都是未成年的妖精,心性单纯,妖力比之你们要纯粹,内丹功效虽小但全是精华。”

老柴道:“先生,你觉得是妖孽作祟还是修道之人的阴谋?”

司徒慕皱眉道:“前几日接连出了两个大妖,现在我也拿不准,现在城中还未成年的小妖是不是只有王大力家的小虎子了?”

老柴道:“不错。”

司徒慕道:“若我猜测不错,下个目标应该就是小虎子了。”小虎子因年纪太小还和父母同住,或许因为这样所以背后那人还没找到机会下手。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老柴问。

司徒慕将两枚传音符给老柴,“先不要打草惊蛇,一枚传音符你自己留着,另一枚传音符交给大力,让他们千万不要离开小虎子,一有异动立刻告诉我。”

老柴接了传音符,“好,明白了。”

老柴带着黑狗匆匆离开,司徒慕却没有走,他在屋里来回踱了三圈,才面色不定的离开了。

回到风水馆,传音符就有了动静,司徒慕拿出传音符,“大力吗?”

“先生,老柴已经来过了,我们会照看好小虎子。”

司徒慕沉默了一会,才道:“大力,你会不会怪我?”如果保险起见,他应该将小虎子接到自己身边,可他要引蛇出洞。

王大力道:“先生这样做是为了查出真凶,这样才能给生者和死者一个交代,我们都明白。”

“有什么异动立刻告诉我,我会立刻赶去支援。”司徒慕道。

“哎,好。”

司徒慕又找老柴,“老柴,让黑狗派几条狗去守着翡翠胭脂铺,江燕若是出门或是有人来找她一定来通知我。”

老柴道:“行,先生,一定完成任务。”

在这里三年,这个妖怪可以说都已经成了他的朋友,这也是当初司徒问天死后他坚持要离开司徒家的原因。司徒家千年的家训都是要斩妖除魔,可他是个异类,自幼父母双亡,十岁前他都和祖父在昆仑寻找凝香珠,那几年他结交了很多妖怪朋友,司徒问天虽不赞同但也没有强行阻止。

十岁之后回到司徒家,却发现司徒家门风森严,在他的族人眼中妖和人是不能共存的,如果遇到妖,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让他很不习惯,也从来都不适应,他曾想去凭一己之力去扭转这样的局面,但屡屡碰壁屡屡受制,他改变不了族人,也无法改变自己,在祖父司徒问天去世后,便毅然决然的要离开。可他是内定的家主继承人,就算离开也不能超过最长期限,五年,他只有五年自由的时间。

和妖怪相处多年,他觉得妖和人其实没什么分别,妖有善有恶,人又何尝不是,有些人恶起来,比妖还可怕千百倍。所以即使两年后他重回司徒家,也还是不会苟同族人的理念。

用了两颗丹药泡了两次香汤之后莫言的伤势好了大半,司徒慕也希望他快点好好推算推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这一晚司徒慕依旧跟在弘法寺一样在院中露宿,这一晚他在梦里回到了昆仑,见到了儿时最好的伙伴小蝶妖若耶,刚拉着若耶说了几句话,若耶的样子就变了,渐渐变成了方小蝶的模样,当初若耶的翅膀受伤,被司徒慕所救,后来方小蝶受伤的模样让司徒慕想起了若耶,所以才有了方小蝶这个名字。

方小蝶望着他,微笑的喊了声:“老板。”

司徒慕立刻惊醒过来,醒来时已经破晓,司徒慕想起刚才那个梦境,心境许久才恢复平静。

司徒慕依旧像往常一样每日在外溜达,小花和小茶一直下落不明,崔婆婆的早点摊子也不摆了,时间越长生还的几率就越小,大家心知肚明却都强装乐观。

司徒慕溜达的范围不再限于城北,他来到城南的翡翠胭脂铺探望江燕,但没有见到江燕,江燕的哥哥江淮说江燕身体不适在房中休息,但见司徒慕衣着华贵,又相貌翩翩,暗中很满意,只盼着自家妹子能感觉忘掉林竹生那个臭小子。

王大力那边也没有动静,但司徒慕知道那凶徒一定会去。

第二日司徒慕又去胭脂铺探访江燕,这两日江燕都没有出门,头一日一直把自己关在房中,今日倒是出门去铺子里帮忙。只是不管去哪都要带上那截紫竹,见司徒慕来了,当即去招呼,然后趁机小声问:“先生,可查到还竹生的真凶了。”

司徒慕也小声道:“查到了。”

江燕微微一愣,“是谁?”

司徒慕道:“是林竹生的兄弟。”

江燕冲口道:“胡说,竹生没有兄弟。”

司徒慕挑眉问:“你怎么知道?”

江燕眼神闪烁,支支吾吾道:“我问过,他说他没有兄弟。”

司徒慕道:“我也是猜测,因为他们很像,只是很可惜,被他逃走了,不过他已经被我们的人打成重伤。”

江燕一把抓紧司徒慕的手臂,“他......那坏人受伤了?”

司徒慕神色自若,“不错,受了重伤,你放心,虽然这次被他跑了,只要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杀了他给珠生报仇。”

江燕脸色已经很难看,她勉强咧出一个笑,“多谢先生了。”

司徒慕忽然轻抚上紫竹,江燕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司徒慕收回手,“姑娘节哀。”

江淮本就对司徒慕很满意,此刻见他们在一旁说悄悄话只当没看见,心里还挺美。见司徒慕要离开还挽留他多坐一会。

司徒慕离开后,更加肯定了心里的猜测。

回到风水馆,还未到家,就发现烟囱冒着烟,司徒慕心头一跳,步伐都变大了,三五步跑出家中,冲到灶间,就看到正卷着袖子在炒菜的方小蝶。

这样的场景本来很平常,可因为离开的这几天,反而变得珍贵起来。

司徒慕眉眼间的笑意遮都遮不住,“回来啦。”

方小蝶转过头,露出明媚的笑,“嗯,回来了。”

司徒慕侧眼瞅了下马棚里的小方,小方正低头吃着草料,丝毫不理身旁的高头大马。

“都去哪了?”司徒慕假装随意的问。

方小蝶将炒好的香菇青菜乘进盘中,“一直走走到了襄阳,原来小方是千里马啊。”

司徒慕微笑道:“看不出来吧,马不可貌相。”

方小蝶笑道:“的确没看出来。”

司徒慕忙不迭的捻起一根青菜丢嘴里,“你不知道,隔壁那个婶子做菜真是不好吃。”

方小蝶道:“是老板你嘴太刁。”

司徒慕看着方小蝶,是啊,吃惯了她做的菜,好像只有她做的菜才最合心意。

方小蝶又开始做炒蛋,“老板,你们伤好些了么?”

司徒慕道:“已经好多了。”

方小蝶道:“那就好,我给你们带了点特产,放在饭桌上的。”

方小蝶话应刚落司徒慕就已经冲了过去,饭桌上摆了零零散散很多物什,吃穿用的都有,最为醒目的是一件粉色绸缎锈并蒂荷花的外衣,不用说这肯定是给他的。

方小蝶端着菜走进来时就看到司徒慕在试新衣,新衣的大小长宽都正好,司徒慕美滋滋的问:“好看吗?”

方小蝶微笑着说:“好看,你喜欢吗?”在襄阳时路过城中一家有名的成衣店,一眼就看中了这件衣裳,虽然很贵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了。

司徒慕道:“喜欢,这做工这刺绣真精致,你看,这袖口还绣着荷叶呢。”

方小蝶就凑过去看了看,司徒慕问:“你给莫言买了吗?”

方小蝶道:“买了一根发笄,也不知他喜不喜欢。”

司徒慕拿起一个木盒,“是这个吗?”

方小蝶点点头,司徒慕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枚镂刻花鸟乌檀木发笄,司徒慕道:“莫言不喜用乌檀木的发笄,还是给我用吧。”

方小蝶抬头看了看他头上戴的白玉发笄,她记得他一直喜欢用玉质发笄的。

司徒慕立刻道:“我也喜欢用乌檀木的,只是上一根断了之后就一直没遇到喜欢的,这根不错。”

他说完自己都觉得心虚,又随手拿起一个油纸包,“这是什么?”

“襄阳那边的糕点。”

“莫言不爱吃甜的,我爱吃。”

“这个瓶子里的呢?”

“襄阳黄酒。”

“莫言伤势较重不宜饮酒,还是我喝吧。”

司徒慕三言两语就将所有东西都归在自己手中,方小蝶简直无语,最后硬夺了一包糕点下来。

司徒慕看到方小蝶气呼呼的模样,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和清净和尚在一起心境很平和,但和方小蝶在一起会很轻松。

两人打打闹闹时,莫言也走了过来,对司徒慕伸出手:“小蝶送我的发笄,拿来。”

司徒慕瞪着眼睛,终还是不情不愿的递上发笄。

莫言又拿了一盒点心,这才对方小蝶道:“平安回来就好。”

方小蝶笑道:“我听老板说东家的伤势好多了。”

莫言道:“嗯,已经没有大碍了。”

方小蝶道:“那就好,”又看向司徒慕:“把东西收收,马上吃饭了。”

三菜一汤,有荤有素,三人坐在一起,这才是一个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