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八章 一个属猫的人

第八章 一个属猫的人

2057 2016-11-08 09:29:28

王甫林打断说:“也不差这么一会,先用过午膳再去吧。”

赵睿忙说:“老师说的对,请先用午膳吧。”

王家的伙食自然不会差,说来也巧,王甫林难得回来一趟,就碰到赵睿家出事,赵睿身份敏感,新科状元还未被正式册封官爵,所以王甫林才出面将司徒慕请到自己老家。

用午膳时,赵睿看了好几次方小蝶,方小蝶身为女子,整日跟在司徒慕身后,还好大唐民风开放,否则要嫁人都难,虽然方小蝶从来想过嫁人。

方小蝶假装不知道,反正她也不关心,赵睿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个金主。

用过午膳,赵睿就带着司徒慕和方小蝶回家,王睿的老家不在江陵城内,而是在离江陵城有二十多里的赵家村,到达赵家村时,最烈的日头已经过了。

赵家村是个大村,有百来户人家,里面不乏乡绅富户,但院子最大的就是赵睿家,而且那院墙一看就是新修不久的,有些地方还没有修缮完工。

司徒慕四处一看,虽然他对风水这行不太懂,但也看得出来这里是个好地方,阳气充足,依山傍水。如果真像赵睿所说,这里是个藏风聚气之所,照道理不该发生这种事。

赵家大宅偶有村民路过,一个个都用见鬼的眼神看司徒慕。这事要瞒住同村人也确实不可能,这些村民倒也还算识大体,并没有将这事往外传。

司徒慕率先走进大宅,现在太阳还没落山,也察觉不到什么。又来到后院,后院一片狼藉,所有的花卉都被打翻了,草坪上的青草歪歪倒倒,应该是那些野猫干的。

“赵兄,你家人现在还住在这吗?”

“昨晚我家人就都搬离了,只留下两个胆大的看门小厮。”

“今晚我们想住在这,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睿带司徒慕和方小蝶来到客房,“两位请自便,这里任何地方你们都可以进入,老师说司徒兄是有能耐的人,只是千万还是要当心。”

司徒慕点点头,“赵兄尽管放心。”他从随身带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枚叠成三角形的符咒,“请赵兄随身携带这枚符咒,不可离身。”

赵睿将符咒放进怀里,眼看天色将晚,赵睿一刻钟也不愿意多待匆匆离开,看样子确实被吓怕了。

虽然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但灶房里还是留着充足的食物,这也可见这家人离去时的匆忙。

方小蝶淘好米,又切了一块咸肉上锅一起蒸,等米饭开始冒出香气时她又炒了一个韭菜鸡蛋,司徒慕还找了一坛桂花酒。

方小蝶的酒量很好,比司徒慕还好,司徒慕两杯酒下肚脸就红了,方小蝶喝完一坛酒却是面不改色。

吃完饭,夕阳开始西下,司徒慕去客房躺会养精蓄锐,方小蝶则跟在家一样去灶房洗洗刷刷。

等她整理好灶房出来,天色已经黑了,她一出门就看到了一双猫眼,整个猫身都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一双猫眼绿莹莹的。

方小蝶倒不慌不惧,走进司徒慕的房间,将睡得四仰八叉的司徒慕喊醒,“快起来,来了。”

司徒慕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什么来了?”

方小蝶没好气的道:“猫来了。”

司徒慕这才一个激灵坐起身,等两人出门时,就看到密密麻麻的猫眼!

这些猫眼各种颜色都有,但都发出诡异的光!

司徒慕朝空中扔了个光明符,院里的情形这才一目了然,无数只猫都静静的蹲在院子里,一个挨着一个,一动也不动,也不叫一声,远看就像一张五彩斑斓的地毯,整个宅子都弥漫出一股森森阴气。

光明符的光亮慢慢淡去,司徒慕拉住方小蝶,慢慢的往后退,然后关上门,“回去再说。”

方小蝶点点头。

回到房中,司徒慕拿出一枚三角符咒,和给赵睿的是一样的,这是传音符,和他用的那些符咒一样,都是从符箓堂买来的东西。

司徒慕口中默念起咒,传音咒发出一道淡淡的黄光,司徒慕对着传音符道:“赵兄,在不在,我是司徒慕,在不在,在的话回话。”

那边隔了好一会才有了回应,“是.......是司徒兄吗?”

司徒慕‘嗯’了一声,开门见山的问:“你或者你家人有没有杀过一个属牛或者属虎的人?”

“你……司徒先生,你这什么意思,我们家都是本分的老实人,怎么可能做过那等恶事。”

“赵兄,你如果不告诉我实话,我没有办法接你这桩生意,而且就算你们搬离此处也没有用,它绝不会放过你。”

“没有,我赵家我赵睿绝对没有杀过一个人……不过……”赵睿声音微微发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停顿了一会,终于说:“有一个人的确是因为我的失误致死的,我不知道他属什么。”

“那人是谁?怎么死的?”

“是一个乞丐,好像叫林志,一年前来到村里,几个月前我家重修院墙,请的匠人们没注意,拆墙时将靠着院墙睡觉的乞丐活埋了,等将人挖出来时已经没气了,我父亲当时很内疚,但事情已经发生也的确是失误,我父亲就将那乞丐厚葬了。”

司徒慕一听就全明白了,“将林志死亡时辰告诉我。”

赵睿想了想,道:“是六月初八,辰时左右。”

司徒慕说:“好,我知道了。”

这时屋外的野猫越来越多,已经不止在院子,整个房子周围都聚集的野猫,密密麻麻,这些猫都匍匐不动,看得人头皮发麻。

司徒慕又拿出一枚传音符,对着传音符道:“林志,死亡时辰是今年六月初八辰时左右,将他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那边一直没动静,一刻钟后传出莫言的声音,“这个人的命格很奇怪。”

司徒慕没吭声,莫言继续道:“他属猫。”

这世上没有猫这个属相,但那个死去的林志的确属猫,林志生于牛年,或者可以说是生于虎年,他出生于牛虎交替的那一分钟,一个人,若是生在牛虎交接的时刻,那就是不牛不虎,而这个林志做虎不成,于是就成了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