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四章 舍身当饵

第二十四章 舍身当饵

3092 2016-12-06 09:23:08

司徒慕取回金铃,轻摇一下,铃声清脆,周静也随之睁开眼,方小蝶立刻凑到她身边,道:“周小姐,没事了。”

周静立刻去摸自己的肚子,见肚子真的消了,眼泪一下就滚了出来,拉住方小蝶的手,“姐姐,会不会到明日又鼓起来?”

方小蝶柔声道:“不会的,我们东家是有大本事的人。”

司徒慕也开口问:“周小姐,请问你这一个多月来有没有遇到过蛇?”

周静想了想,道:“一个多月前和家人出去秋游,在山中遇到过一条小青蛇,对了,我还不小心踏破了一个蛇蛋。”

话说到这一切已经能对上号,司徒慕问:“在哪座山?”

周静道:“就是弘法寺的后山。”

司徒慕和方小蝶都是微微一愣,又是弘法寺的后山,害钱府家破人亡的狐妖也是在那里出现的。司徒慕从不觉得这世上有真正的巧合,所有的巧合其实都是命定,城中的妖怪都在他的记录之中,可接连出现两个外来的恶妖,而且都是在弘法寺后山出现,这就耐人寻味了。

司徒慕道:“你放心,不会再有事了,好好将身体养好。”

周静还是惊魂甫定,方小蝶握了握她的手:“别担心。”

等周静情绪稳定些两人才走出房间,周家一家老少都在外面候着,司徒慕对周善宝和郑氏道:“令嫒已经无碍了。”

郑氏一听立刻冲进房,她三个儿媳也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周善宝受了几次惊吓,拉住司徒慕的手问:“我女儿真的没事了吗?”

司徒慕道:“上次是在下大意,这次绝对万无一失。”说完拿出一个白瓷瓶,白瓷瓶里装着秘制的赤硝液,她将白瓷瓶交给周善宝,道:“周老丈去买半斤硫磺,混合这瓶里的东西,沿着院子撒一圈,再在令嫒闺房里撒一圈,三日之内令嫒不要出房门,三日之后就雨过天晴了。”

周善宝忙道:“好好。”又转向自己的二儿子,“听到先生说的了吗?”

周宇翰忙点头,“听到了,我这就去办。”

司徒慕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先告辞了。”

周善宝亲自将司徒慕和方小蝶送出门,方小蝶重新骑上小枣马,司徒慕牵着马江,走出一段路之后,司徒慕道:“想不想去烧香拜佛?”

方小蝶自然明白司徒慕的意思,就道:“什么时候去?”

司徒慕道:“今晚。”

方小蝶‘嗯’了一声,反正她是司徒慕的助理,老板怎么说她就跟着做就行了。

司徒慕问:“吸了那条小蛇灵,你真的没什么感觉?”

方小蝶仔细感受了一下,她反而觉得精神更好了,遂摇摇头,“没有。”

司徒慕叹道:“估计这小蛇灵到死都没明白过来。”

两人一马又这么招摇过市,司徒慕走了一段,想了想,调转方向,来到悦来酒楼去寻老柴。

老柴是一只八哥精,城里的消息属他最灵通,也正因为嘴快,在山中修行时惊爆料了许多山大王的隐私,导致被山大王追杀,这才躲进了江陵城,和王大力他们一样,交着保护费过日子。

现在的老柴是个说书人,每天在北城中最大的酒楼悦来酒楼说三场,因着肚里装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趣事,口才又好,声情并茂,倒也很快博得满堂彩,成了酒楼的台柱子。

这个点,老柴应该在酒楼中准备登台了。

司徒慕也是悦来酒楼的常客了,一到酒楼外,立刻有小厮上前牵马,等方小蝶下马后,司徒慕丢了碎银子过去,道:“给我的马喂点上好的饲料。”

得了赏银的小厮跑的飞快,司徒慕则和方小蝶进了酒楼,现在还不到饭店,两层的酒楼空空荡荡。

见主顾上门,又有跑堂迎上来,司徒慕问:“老柴呢?”

跑堂道:“在包厢里睡着呢。”

现在有许多宾客都是为了听老柴说书特地来悦来酒楼吃饭,酒楼老板自然对老柴也是有求必应,还单独设了包厢给老柴中场休息之用。

跑堂知道自家老板求着老柴,但这老柴却是求着眼前这位主的,当即就领了司徒慕上二楼,连门都没敲就给推开了。

老柴躺在软塌上睡得四仰八叉鼾声四起,司徒慕直接走到桌子旁坐下,看到桌上摆了两盘糕点,就拈起一块红枣糕吃了,红枣糕入口即化香甜可口,他对方小蝶道:“红枣糕不错,你也吃。”

方小蝶瞥了眼老柴,“我不饿。”

吃完一块糕点,司徒慕才重重拍拍手,看向老柴道:“还装睡呢,在装睡我可拿鞋子丢你了。”

老柴一咕隆翻身起来,捋了把自己的山羊胡子,抱拳讨好道:“别别,先生饶了老柴一次。”

方小蝶也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司徒慕笑道:“老柴啊老柴,最近城里接连出事,你难道没什么对我说吗?”

老柴眼珠滴溜溜的转,“我只听说出了个千年狐精,其他的倒没听说啊。”

司徒慕道:“你真的什么消息也没得到?”

老柴见司徒慕问的认真,也正经的说:“真的没得到消息啊,又出了什么事吗?”

司徒慕对老柴道:“你通知其他人,要他们这几日小心一些,若是发现有异常情况,立刻来风水馆告知我。”

老柴正色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司徒慕道:“总之这段时间城中不平静,大家都收敛些。”

老柴道:“好,我会转告大家的。”

司徒慕也不多坐,站起身,“那我们先回去了。”

老柴将两人送出酒楼,司徒慕的心思却越发沉了。

方小蝶见司徒慕一路上都不说话,连买花的小花妖都不戏弄了,知道他在想心思,也就跟着沉默。

回到风水馆,方小蝶下了马,对司徒慕道:“今晚就吃面吧,我去炒个浇头。”

司徒慕道:“好。”

因着晚上还有事要办,晚饭吃的很早,吃完面各自就回房休息,等到日头西落,司徒慕才敲响方小蝶的房门。

方小蝶本就和衣而眠,听到敲门声立刻起身,打开门,“现在就走吗?”

司徒慕此行本不想带方小蝶,但方小蝶吸了那条蛇灵,若单独留她在家司徒慕更加不放心。

两人刚要出门,莫言的房门打开了。

“我和你们一起去。”莫言道。

方小蝶很惊讶,以前每次出任务,莫言从未要求同行。

司徒慕盯着莫言,问:“今晚是不是有危险?”

莫言道:“你们的命数我算不出来,只是觉得不安。”

司徒慕啧啧两声,“你都觉得不安了,那肯定没好事。”

弘法寺在东郊,离这里有二十里之遥,司徒慕租了辆马车,和莫言一起驾车,载着方小蝶往弘法寺快马加鞭驰去。

到达弘法寺时寺中已经响起鼓声,这时除了留宿的香客已经看不到其他游人了。天色也已经黑了。

弘法寺的主持司徒慕认识,算的上是一位高僧,所以这里接连出个两个大妖司徒慕觉得很奇怪,照理说佛门清静之地那些妖孽都会尽量远离。

他们此行是后山,所以也无意进寺,弘法寺香火鼎盛,连带着后山也成了风景名胜,庙中僧人为方便香客游览特地修建了一条大路,大路宽敞,驾车前往都可。

司徒慕快马扬鞭,借着月光就驾车进入后山,方小蝶探头出来看,只见远处黑影重重,加之风吹树动,说不出的诡异。

方小蝶虽然跟着司徒慕磨练了三年,但终究是个女孩子,心底有些发毛,就掀开帘子,从马车里钻了出来。

司徒慕笑着问:“怎么,怕了?”

方小蝶道:“嗯,有点怕。”

司徒慕有点惊讶,他认识的方小蝶是从不服软的。

方小蝶道:“怎么,我不能怕吗?”

司徒慕忙道:“当然可以。”说话间马车已经来到半山腰,大路也修到这里为止,接下来就是青石板小路。

司徒慕将方小蝶扶下车,莫言随手将缰绳拴在路边的树上,“走吧。”司徒慕道。

方小蝶就跟着司徒慕和莫言往前走,司徒慕修习多年,目力是寻常人的数倍在山中夜行也如履平地,最让方小蝶惊讶的还是莫言,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在此看起来却沉稳无比,方小蝶转念一想,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莫言,能和司徒慕成为生死之交的人又怎么会简单。

唯一不行的反而是方小蝶,月光跟着照不进这里,她走起来跌跌撞撞,好几次差点被绊倒。

司徒慕实在看不下去,一把牵住她,方小蝶顿时怔住了,气氛一下就变得尴有些微妙起来。

司徒慕咳嗽一声:“还不谢谢我,没我牵着你就等着摔下山吧。”

方小蝶终还是瓮声瓮气的道:“多谢老板。”

司徒慕道:“这还差不多。”

司徒慕就牵着方小蝶的手走在迂回的山路,方小蝶很想问他们这是要去哪,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反正司徒慕做事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司徒慕其实一直没敢告诉方小蝶,现在方小蝶本人就是个活靶子,蛇妖千方百计想复活自己的子嗣,眼看就要成功却被方小蝶破了,蛇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方小蝶现在就是个饵,而他要利用她引出蛇妖,也要保护好她的安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