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十五章 略施小计

第十五章 略施小计

2067 2016-11-21 10:18:29

司徒慕取出一张黄符,三两下就撕出个人形,想了想,又狠狠心挤了滴精血抹在符人额头上,口中默念咒语,咒语毕,符人从手中慢慢飘落,越来越大颜色却越来越浅,最后变成刚才那缕残魂。

司徒慕说:“去吧。”

符人得了令,立刻飘飘荡荡的往钱府飘去。

司徒慕拍拍手,“走吧,明天就见分晓了。”

因为没有记忆所以没有心思,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又怎么会失眠,但今晚方小蝶却失眠了,她一直在想那个声音,为什么她会知道那是色欲的味道?她究竟是什么人?

一夜无眠,早上起床去买早点时司徒慕见她两个大黑眼圈吓了一跳,“小蝶,你被打了?”

方小蝶瞪了他一眼,突然想到那个符人,问:“老板,符人回来了吗?”

司徒慕淡淡一笑,“它是回不来了,吃完早饭等会我们去找它,我们一起去吃早点吧,我想吃崔婆婆家的胡辣汤了。”

清晨的大街人不多,但崔婆婆的小生意依旧火爆,崔婆婆是一只上了年纪的狸猫精,为了避祸才带着孙女来到江陵,为人和蔼,做的胡辣汤更是一绝。

司徒慕的美貌就像一盏明灯,走到哪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

崔婆婆一看到司徒慕来了,立刻热情的招呼,“司徒先生,方姑娘,你们来啦。”

本来已经坐满的位子立刻有姑娘腾出两个空位来,两人刚落座,崔婆婆的孙女小花就麻利的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胡辣汤加两个白面馍。

司徒慕很优雅喝汤吃馍,旁边三个女子秒变迷妹盯着他,方小蝶则眼观鼻鼻观心专心致志吃早饭。

吃完早点,司徒慕才凑到崔婆婆身边,“崔婆婆,最近有没有你的同宗来江陵啊?”

崔婆婆微微一愣,“先生怎么突然这么问?”

“钱府的事崔婆婆当真半点不知?”司徒慕反问。

崔婆婆面色僵了僵,尴尬的说:“老婆子到时听说了一些,只是不敢肯定。”

司徒慕道:“崔婆婆猜到些什么?”

崔婆婆说:“据说媚狐一族中有位姑姑,能将人心中的色欲之念转为实体。”

司徒慕问:“她有多少年的修为?”

崔婆婆看了司徒慕一眼,“将近千年。”

这些精怪都是五百年受一次雷击,那狐狸精修习歪门邪道竟然被她避过一次雷劫,只能说她运气好。

崔婆婆这么老了才修炼三百多年,一个修炼近千年的狐狸精难怪能不声不响的进入江陵城。

“我如果要引她出去,需要怎么做?”司徒慕问。

崔婆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终于压低声音小声说:“媚狐一族最爱年轻男子的身体,尤其是纯阳之身,先生再逼出一些纯阳之气,保管媚狐主动现身。”

饶是司徒慕这样厚脸皮的家伙也忍不住咳嗽两声,一旁的方小蝶更是满脸通红。司徒慕忽然明白为什么钱府的男人印堂都发黑了,敢情是被吸了精气啊。

崔婆婆问:“先生要拿住那只狐精?”

司徒慕道:“她犯了人命。”

崔婆婆就不吭声了。

离开崔婆婆的摊子,方小蝶没忍住,凑上去问:“老板,你准备色诱狐狸精?”

司徒慕挑挑眉,“你看起来倒是很期待的样子嘛。”

方小蝶不置可否。

司徒慕哼哼两声:“先去钱府看看再说,也许不用色诱呢。”

两人还没去钱府,就被吴彪找到了,清晨天气已经有了凉意,吴彪却是一脑门子汗,吴彪见到司徒慕,如释重负的说:“可算找到先生了,先生快随我去钱府。”

司徒慕假装不知问:“这么急急忙忙做什么?”

吴彪擦擦汗,“先生先上马车吧,到了再说。”

马车一路疾行,司徒慕和方小蝶自然心照不宣,估计昨晚钱府的人被吓得不轻,要不然吴彪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

马车赶得太急,等到了钱府陡然一停,方小蝶顿时一头栽进司徒慕怀里,司徒慕一把将她扶住,“没事吧。”

虽然只是一瞬,方小蝶还是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麝香味,没来由想起崔婆婆说的话,方小蝶的脸登时红到了脖子根。

她忙坐直身体,低着头说:“没事。”

门帘被掀开,“到了,先生和姑娘请下车。”

司徒慕先下了马车,跟以往一样伸出手要扶方小蝶,方小蝶却一时心虚假装没看见直接跳了下来。

司徒慕不懂她的那点心思,也没把这当回事。

吴彪这时凑过来压低声音说:“先生,昨晚府里闹鬼了。”

司徒慕说:“然后呢?”

吴彪一愣,“然后什么?”

司徒慕问:“谁被害了?”

吴彪说:“这倒没有,只是舅母还有府里人都被吓得够呛。”

司徒慕说:“走吧,去看看。”

一进府,就发现那股色欲的气息更浓了,昨天是让人心慌意乱,今天就已经是心猿意马了,还好府里小厮精气都被抽干了大半,一个个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否则一进门就得看活春宫。饶是这样,看门小厮也是面色潮红,看方小蝶的眼神就能饿狼一样。

吴彪是官府中人,又是捕头,身上带着官气和杀气,这样的人照理说普通妖气是不会侵体的,但还没走到花厅,吴彪的眼神就变得不对劲了,总是在方小蝶身上来回转。

吴彪整个人也是挨方小蝶越来越近,司徒慕见状一把将方小蝶拉到自己身边,一张清心符贴在吴彪脑门上。

吴彪起先觉得脑子越来越混混沌沌,清心符一贴,灵台顿时清明了不少,刚要揭开,就听司徒慕说:“别揭,不然会被妖气侵体。”

吴彪立刻就不敢动了,喃喃说:“怎么早上来时还没这样啊。”

司徒慕冷笑:“这是想给我个下马威呢。”

司徒慕一直拉着方小蝶的手腕,方小蝶想挣脱但最终还是任由他牵着。

进入花厅后,司徒慕又发现一件事,这色欲之气似乎只对男人起作用,对女子似乎没有什么影响,至少现在林氏和她身边的仆妇秦妈妈都很正常。

林氏昨晚的确是没做噩梦,但直接见了鬼,好在闹鬼前睡了会,否则这会也爬不起来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