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五章 很老套的故事

第五章 很老套的故事

2087 2016-11-06 00:02:29

司徒慕早知道会这样,但看到此刻的来喜,心中还是百感交集。

方小蝶一直觉得自己对于人情很淡漠,可此刻她双眸也蒙上了一层薄雾,慢慢走到来喜身边,蹲下身。

来喜颤巍巍的抬起手,握住方小蝶的手,微笑而虚弱的说:“姐姐,这是我的命,我终于完成使命了,你该替我开心啊。”

方小蝶握住来喜的手,努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用力点点头,隔着那层雾气,来喜好像笑的格外甜。

来喜靠在方小蝶怀中,伸出手想要摸摸李浩的脸,手指还没有碰到李浩,她就带着微笑与遗憾永远的阖上了眼。

下一瞬间,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刺得方小蝶和司徒慕都睁不开眼,等到白光散去,一只雪白的和杂物间里一模一样的人形风筝静静的躺在方小蝶的腿上。

在来喜逝去的同时,风筝店里所有的风筝都褪去了颜色,变成雪一样的白。

方小蝶颤抖的拣起那只已经完全褪色的人形风筝,小心的捧在手里,震惊的说:“来喜她是……”

司徒慕沉声道:“她不过是一个被注入了痴念的风筝。”

司徒慕和方小蝶清理掉风筝店里店外的血迹,将店里所有的风筝全部收拾起来整理好,意外的发现了一本手札,两人这才知道了所有的事。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两百多年前,有一个富家公子名叫王允,在一次花灯会上遇到了卖风筝的少女阿福,阿福父母双亡,家境贫寒,但两人却一见钟情,不可自拔。

最后两人冲破重重阻力终于走到了一起,但在他们成婚的前一天,王允却突患恶疾,不到三天就死了。

阿福答应王允会好好活下去,所以,不管王家人怎么骂她怎么虐待她,不管日子多么难熬,她都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念头。

阿福被赶出王家,又回到了集市,卖起了风筝,日复一日的过去,她对王允的思念却从未断绝,无一日不思念他。

也因为太过孤单,无人倾诉,有一天晚上,对着烛火,她做了一个两人手牵手形状的风筝,并细细的描上眉目。左边是男人,右边是女人,左边是王允,右边是阿福。每天,当她想王允时,她就把自己的思念告诉这只风筝。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当年如花般动人的阿福也成了鹤发鸡皮的老太婆,而红色的风筝也渐渐褪去颜色,变成雪白。

因为没有再嫁人,阿福的晚景格外凄凉,在她弥留之时,没有一个亲人在她身旁。

阿福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躺在床上,朦胧中竟然看到一直挂在墙上那只风筝,右边的那一半变成了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老太婆,从墙上走了下来,走到她身边。

两只枯瘦如柴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阿福浑浊的眼睛望着这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轻轻叫了声:“阿福!”

风筝阿福对她点点头,笑了起来,拍拍她的手,“你安心走吧,你心里想的我都知道,我会帮你完成。”

阿福点点头,也笑了起来,她闭上双眼,带着微笑含笑而逝。

风筝阿福悄悄将来喜埋葬掉之后,重新回到了阿福的家,因为两人长的一模一样,连声音和性格都一样,左邻右舍没有人知道真正的阿福已经死去了。

过了几天,一个月圆之夜,风筝阿福坐在房里,她也做了个人形风筝,然后用笔细细的给风筝画上眉眼口鼻,跟当年阿福做她的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还要认真,虽然现在是风筝,但毕竟将来要做人的。

完成之后,阿福看着自己的成果,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她对风筝说:“你以后,就叫喜乐吧。”

说完她把风筝放在自己心口,一道白光闪过,原本坐着阿福的地方换成了一个眉清目秀跟阿福年轻时长的一模一样十七八岁的少女。

这就是喜乐,喜乐穿着红色的长裙,她从胸口处的风筝,已经完全褪去了颜色,变成了雪白。

喜乐将雪白的风筝人小心的保存了下来,第二天,所有的人都知道阿福回老家颐养天年了,而她的侄孙女喜乐来接手风筝店铺,有些看过来喜年轻时模样的老人都啧啧称奇,说喜乐和阿福年轻时的样子实在是很像。

就这样,又过了几十年,老去的喜乐又创造出了来福,然后来福又创造了来喜……

方小蝶对着那本手札发了半天呆,情深深几许,竟然能将自己的相思刻在一只风筝上,这是怎样的痴念。

司徒慕也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还有事要做。”

这时已经是破晓,司徒慕抛出两张人形纸符,口中默念咒语,纸符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落地,落地就成了两个面色惨白的人偶,人偶麻利的抬起依旧昏迷的李浩,在司徒慕的指示下将他抬回风水馆。

日上三竿,方小蝶和司徒慕都坐在花厅的八仙桌旁,桌上放着四只一模一样的人形风筝。

方小蝶看着风筝许久,才抬起头,看着司徒慕:“你觉得我该把事情告诉李浩吗?”

司徒慕也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与不说,都有理由。

这时他听到李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们不用说,我都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了。”

方小蝶和司徒慕同时看向站在客房门口的李浩,李浩脸色已经红润的许多,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还有……泪水。

李浩走到桌前,颤抖着手拿起属于来喜的那只风筝,眼泪终于忍不住,扑簌簌的掉下来,将纸风筝浸湿,一个大男人,在他们面前哭得跟个小孩子一样。

虽然李浩是来喜她们等了一生的人,但方小蝶对他真的没有什么好感,淡淡的说:“来喜已经走了,哭也于事无补。”

李浩只嚎啕大哭,许久才慢慢平复下来。

“你为什么会被刺伤?”司徒慕问。

“我加入了一个盗贼帮派,加入了帮派就不能退出,要退出就要被砍断一手,我被来喜收留后,那帮人还是找到了我,威胁我如果不回去就要断手,如果敢保官,他们就要杀掉来喜........”李浩说完痛苦的抱住头,将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