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三十六章 援兵到

第三十六章 援兵到

3380 2016-12-27 10:14:05

方小蝶在中途下马,去了集市买菜,司徒慕先回家,一回到风水馆,莫言听到声音就出来了,他眼底一片乌青,可见昨晚一宿未眠。

莫言沉声道:“有人在扰乱我。”

司徒慕道:“扰乱你?”

莫言道:“我每每想往深推演,就有一股力量在牵制我。”

“什么力量?”司徒慕问。

莫言摇摇头,“我这几次每次推演总是如坠迷雾,起先我以为是因为我伤势未愈,但昨晚有一瞬,那些迷雾全部消失,但等我想继续往下推演时迷雾却再次牵制住我。”

司徒慕认真的听他说,若真是这样情况就复杂了,妖和术士勾结在一起?

莫言继续道:“我这才知道是有人在暗中干扰我,只是施术之人修为比我要深,若不是对方出现了那一丝破绽,我到现在还察觉不到。”

司徒慕冷笑:“本以为林竹生是幕后主使者,看样子他也不过是个小喽啰。”

莫言沉声道:“那一瞬间的清明里,我恍惚看到一片血海翻腾,恐怕这次会牵连许多人,我和你估计都是应劫之人。”

司徒慕道:“还看到什么?”

莫言抬起头,“我为自己卜了一卦,天书显示的卦象告诉我,这一劫叫做‘死里藏生’。”

司徒慕惊道:“你疯了吗?”

占卜这脉,最忌讳占卜自身,这样会损伤寿数。

莫言微笑道:“我是天书之主,偶尔破例一次无妨。”

司徒慕道:“你呀,外表寡淡,偏偏有颗热火的心。你说卦象显示死里藏生?”

莫言道:“不错,一字谓之曰‘藏’。”

现在两人都搞不清楚这天书启示究竟什么意思,司徒慕问:“当今世上论占卜推演比你强的还有几人?”

莫言沉吟道:“算起来还有四人。”

司徒慕问:“哪四人?”

莫言道:“布衣派的前任当家云中子,天相门的慧智老人,我的祖父,还有我大师兄莫心。”

司徒慕道:“你还有师兄?”

莫言道:“我那师兄比我大十余岁,我十一岁时他离开莫家,算起来,他才是莫家不出世的天才,二十岁就能窥探天道,就连天书一开始选定的主人也是他。”

“他现在在哪?”司徒慕问。

莫言道:“这十多年来他音信全无,我父亲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司徒慕闻言眉头皱了起来,这个莫心很可疑。

司徒慕都能想到,莫言又怎会想不到,只是想起当初莫心一直对他疼爱,自己也真心将他当做兄长,莫言就不愿往这方面去想,但一别十年,每个人都会变。

本以为一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这才只是开始。

莫言问:“我们还要留在这里吗?”

司徒慕没吭声。

莫言道:“若是下次对方再露出破绽,或许我能探知对方身份。”

方小蝶这时也提着菜走了进门,“我刚听说胭脂铺的江小姐得了失心疯。”

司徒慕抬起眼,“疯了?”

“嗯,说又哭又笑衣服也不穿就往外跑,被抓回去又跑出来,闹得满城皆知了。”方小蝶叹了口气。情之为物,让人生让人死,所托非人就更是痛心彻肺。

江燕的遭遇,司徒慕虽然同情却并不自责,在她帮着林竹生开始撒谎那刻开始她就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方小蝶用最快的速度做好了一盆面疙瘩,“先吃早饭吧。”

这是三人吃的最沉默的一顿饭,每个人都食之无味,但还是沉默的吃着。

吃完早饭,司徒慕也做出了决定,“回去吧,回京城。”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现在连对方究竟是哪些人哪些妖都不清楚,继续待在江陵实在太被动了。

司徒慕对方小蝶道:“你和我们一起走。”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丢下她的。

方小蝶道:“好。”

三人正准备回去收拾行装,门外响起敲门声,司徒慕一开门,就看到一个身穿洁白僧衣挂着一串大佛珠眉目清秀的大和尚。

大和尚对司徒慕一笑,笑容纯真又带着些许稚气,“阿弥陀佛,请问施主是司徒慕吗?”

司徒慕脑海中灵光一闪,“不错,大师傅是?”

大和尚露出白白的牙,笑道:“小僧无垢,清净和尚是我师父,师父让我跟着慕哥。”

其实方才司徒慕已经想到了,清净和尚那样的修为,教出来的徒弟又怎么会差,司徒慕想清净和尚到底是心疼他呢还是不拿自己徒弟的性命当回事呢,这个时候把自己宝贝徒弟派来,也不怕有个闪失,不过下次去弘法寺,一定多给他带几包糕点。

司徒慕刚想让他进门,无垢身后又探出一个脑袋,“大哥,可算找到了你。”

司徒慕一见,顿时眉开眼笑,“小逸?”

一个细皮嫩肉有一双弯弯新月眼长得很喜庆一副聪明相的小伙子跳了出来,一把抱住司徒慕,“大哥,我想死你了。”

司徒逸,他亲叔父司徒仁信的小儿子,他还有个同胞姐姐司徒瑶,司徒慕用力拍了拍他的背,比三年前要厚实许多,他这个堂弟今年也十八岁了,笑问:“你都来了,那瑶儿呢?”这对双胞胎一直形影不离。

无垢身后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大哥。”

无垢忙闪开身,就看到一个女版司徒逸,不同的是司徒瑶的眼神虽然带着喜悦,但却是内敛含蓄的,不如她弟弟感情那样奔放。

司徒慕笑道:“也成大姑娘了。”

司徒瑶微笑道:“大哥倒是一点没变。”

“叔叔和婶婶都好吗?”司徒慕问。

司徒瑶道:“都好,只是一直挂念大哥。”

司徒慕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手拉司徒逸一手拉无垢,“走,回家说话,站在门口像什么。”

四人亲亲热热的进了门,大家互相介绍了下,都是年轻人,大家很快就说到了一起,司徒逸说这次出来是和姐姐历练,司徒仁信也赞同他们出来见见世面,给了他们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在外面转了十来天后觉得没意思就直奔江陵来找司徒慕这个大堂哥了。

司徒慕也将最近的事告诉了他们,但没有说莫言占卜时感觉到阻力这件事。

等司徒慕说完,司徒逸问:“大哥你们要回去?”

司徒慕眨眨眼,“本来是要走的,但现在你们来了,我们自然不用走了。”

自家叔父的本事司徒慕是很清楚的,要不然三年前也不会撂了担子说走就走。司徒仁信素来信奉严师出高徒,司徒瑶和司徒逸是司徒仁信一手调教出来的,修为自然也不会弱。

司徒逸道:“就是,现在我们这么多人,那些妖魔来一个杀一个,来一伙杀一伙。”

司徒慕见司徒瑶不说话,问:“瑶儿,你有什么想法吗?”

司徒瑶道:“大哥,我们御灵师和妖怪本就是死敌,以后还是莫要太亲近了吧。”

司徒慕都忘了,司徒家的人一直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气氛顿时有点尴尬。

方小蝶道:“只是现在我们要怎么找到那群妖魔的去向呢。”

司徒慕道:“这群妖怪出现的这么突然,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莫言沉声道:“他们是为了我们来的。”

司徒慕眼神一暗,“不错,城中的妖怪修为最高也不过三百年,若是为了内丹而来,根本没有必要,他们将我们引入陷阱,一步步除掉我们身边的人,让我变成孤家寡人,若不是被我抢先一步找到林竹生的弱点,下一步死的就是我们了。”

司徒逸道:“大哥,莫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仇家?”

司徒慕和莫言对看一眼,司徒慕苦笑:“我想不出来谁跟我有这样的深仇大恨,你想出来没?”

莫言斜了他一眼,“你都想不出,我更想不出了。”

司徒慕道:“现在对方也有损失,这仇就结的更大了,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们了。”

司徒瑶道:“要不我们找父亲帮忙吧,或许能查出原因。”

司徒逸立刻嚷道:“不要不要,爹本来就是让我们来历练的,一遇到困难就回去找他,还不得被他骂死。”

司徒慕想当初也是他坚持要出来的,现在若这样灰溜溜的回去,那他以后又有什么理由来坚持自己的立场,去改变人和妖之间的关系。

司徒慕道:“等了解这件事再回去吧。”

司徒逸第一个举双手同意,莫言和方小蝶自不必说,无垢道:“师父让我跟着慕哥,我自然听慕哥的。”

司徒慕又看向司徒瑶,司徒瑶终于道:“那......那便先这样吧。”

这就算是正式拍板了,司徒慕反而轻松下来,他忙颠颠的去分配房间,方小蝶和司徒瑶住,他和莫言住,司徒逸和无垢则住他的房间。

司徒慕拉着司徒逸去买生活用品,司徒逸一路走一路看,“这里比京城差远了,大哥你怎么会习惯?”

司徒慕笑道:“锦衣玉食就叫好啊,那不过是个牢笼。”

司徒逸凑过去贼兮兮的说:“大哥你倒是过的快活,是把姜姐姐忘了吧。”

司徒慕心中一动,“那婚事是你爹替我订下的,我可没同意。”

司徒逸笑的更贼,“可你那时也没反对啊,同道中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这两年来往的前辈都问你们什么时候完婚。”

司徒慕眼一瞪,“当时那样的情况,为什么我没有反对,难道你不清楚吗。”

司徒逸登时不敢再言。

过了一会司徒慕道:“姜夕颜现在怎么样?”

司徒逸见司徒慕主动问起,立刻又活络了起来,惊讶的问:“敢情大哥你这三年是塞着耳朵过日子啊,前年姜姐姐就接了姜家家主的位子,姜家在她手上这两年发展的倒是更好了,你不知道,我姐多崇拜姜姐姐,没事就去她那小住两日,我估摸着等你们成婚了姑嫂之间是绝对不会存在问题的。”

司徒慕又瞪了他一眼,不过姜夕颜这么快继承家主她并不奇怪,毕竟当初两人能按下各自的性子接受订婚都是各有原因,姜家的家主之位就是她的理由。姜夕颜这个婆娘,虽然性子不讨喜,但能力却是有的,姜家在她手上只会更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