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二十三章 借腹生子

第二十三章 借腹生子

3199 2016-12-03 11:00:57

回到风水馆,两人才发现晚饭还没吃,胡乱吃了几口,就各自梳洗休息去了,等方小蝶睡下后,司徒慕才来到莫言的房间。

莫言也正准备睡下,见司徒慕突然进来,问道:“什么事?”

司徒慕径自走到他床边坐下,将今晚的事告诉了莫言,莫言皱眉道:“小蝶可以吸食妖气?”

司徒慕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没有具体看见,不知道是不是妖气,只是今日在湖边见了那姑娘一眼,她身上并没有什么妖气,否则我也不会察觉不到。”

莫言沉默下来,司徒慕道:“你知道有什么人会有这样的能力吗?”

良久,莫言摇摇头,“想不出来,你是司徒家的人,按理说比我清楚才对。”

司徒慕道:“我也想不出来。”顿了顿,站起身,“你别跟小蝶提起,我好不容易才安抚住她。”

莫言点点头。

这一晚,除了方小蝶之外,其他两人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周宇轩就陪着父母来了,周善保和郑氏都是真心疼爱这个女儿的,女儿遭此横祸,做父母的也跟着遭罪,面色看起来疲惫不堪。寒暄几句后,周宇轩也奉上酬金,酬金数量虽然跟前面两单没得比,但的确是真心实意的。

郑氏要当面感谢方小蝶,方小蝶也按照昨晚所说,谈话间透露昨晚救周静的那一手是司徒慕所授,周家人顿时对司徒慕更加感恩戴德。

司徒慕素来皮厚,倒也没不好意思,依旧满面笑容的将周家人送走,临走前告诉周家人下午还会和小蝶去一趟周家,周家见司徒慕这么负责,自然又是满口道谢。

周宇轩道:“我到时来接先生。”

司徒慕道:“不必麻烦了,我们自己过去。”

周家人离开后,司徒慕将银子交给方小蝶,“这酬劳是你改得的。”

方小蝶每月十两银子,她一向不怎么花钱,这三年来存下了不少,她对银子没有司徒慕那般执着,“不用,我够了。”

“让你收下就收下。”司徒慕将银子塞到她手中。

方小蝶捧着四十两银子问:“为什么我们下午还要去周家?”

司徒慕道:“你真当事情解决了?周静为什么会突然中邪?背后是谁在捣鬼?若是一日不除掉源头,周静都不可能安全。”

方小蝶一听心道也是,昨晚情绪太复杂才会忘记这些,“要不这银子你拿回去一半?”

司徒慕笑道:“拿着吧拿着吧,算是鼓励你的。”

方小蝶这才抱着银子回到房间,将银子收了起来。

吃午饭时吴彪又来了,周家的事显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下看方小蝶的目光里的爱意愈发明显。司徒慕咳嗽了三声他才收回目光,憨笑道:“没想到小蝶妹子这么厉害啊。”

才不过吃两顿饭就这么亲热了,方小蝶淡淡的说:“我只是照东家吩咐做的而已。”

吴彪笑容满面道:“那也不简单啊,普通女子见到那场面还不吓死。”

方小蝶吃完最后一口饭,“你们慢吃。”直接就撤了。

方小蝶一走吴彪就问:“司徒兄弟,小蝶妹子怎么说?”

司徒慕压低声音道:“你瞧小蝶对你的态度,你觉得有戏吗?”

吴彪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小蝶是不是嫌弃我年纪大?”

司徒慕也不好太打击她,就说:“不是,只是不对眼缘。”

吴彪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

司徒慕笑道:“你只看到表面,她脾气可坏了,一言不合就瞪你,你适合找个温柔点的。”

吴彪就没再多说,只是眼神还是老往后院的方向瞟,只是方小蝶一直没出来。

吴彪离开后,司徒慕才找到正在给小马梳毛的方小蝶,“吴彪走了。”

方小蝶瞟了眼司徒慕,“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司徒慕忙道:“没没,没误会,就算有误会我也帮你解释清楚了。”

方小蝶面色这才缓和点,露出一丝赞许的目光,“我们什么时候去周家?”

司徒慕道:“就现在吧。”

现在是正午时分,世人都以为正午是阳气最盛之时,却不知任何事物都是胜极则衰,此时阳气充沛但同样也是阴气大作。一些有道行的妖物都喜在这时出没。

周家有些路程,昨晚走了一个时辰才到家,司徒慕就去牵了小枣马,这马司徒慕很爱惜,方小蝶有时觉得这马才是真正的大爷,吃的马饲料是最好的,就连马厩也是司徒慕每天亲自打扫,他这么讲究的人,每天面对那么马粪竟也无怨无悔。偶尔司徒慕会独自牵着小枣马出去溜达一圈。而且司徒慕还给小枣马起了个很威名的名字:威震八方。平时就简称叫它小方........方小蝶抗议多次无效,她怀疑她这名字就是从这马演变来的。

司徒慕对方小蝶道:“骑上去。”

方小蝶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老板你让我骑马?”

司徒慕道:“不然呢,我骑马,你牵马?”

方小蝶一想这对司徒慕在外的光辉形象实在有损,就不再推辞,翻身骑上小马,小枣马和方小蝶也很熟识,倒也不排斥,两人一马就这样引人瞩目的走在街上。

这一次,方小蝶收获到满满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可惜当事人都无动于衷,司徒慕紧紧拽着缰绳,方小蝶稳稳坐在马背上,一路穿街过巷悠悠闲闲的走向周家。

两人到了周家门口,司徒慕的脸色却微微一变,“你看这铜镜.......”

方小蝶抬头看了看,“怎么了?”

司徒慕道:“估计周家已经出事了。”话音才落周家老二周宇涵开门冲了出来,见到司徒慕和方小蝶愣一愣,冲上来抓住司徒慕的手,“粉袍子粉袍子......您是司徒先生?”

方小蝶差点笑喷,司徒慕满头黑线。

司徒慕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周宇涵拉进门,司徒慕心微微一沉,问:“四小姐怎么了?”

周宇涵道:“四妹.......四妹肚子又大了起来。”

方小蝶闻言看向司徒慕,果然一切如他入料没那么容易结束。

三人快步走到周静的闺房外,周善宝一个人在门外,其余两个儿子都在当值,郑氏和三个媳妇则守在周静旁边,周静昨晚出了很多血,身体很虚弱,昏睡到下半夜才醒过来,郑氏和三个儿媳一直轮流陪在她身边,到今早时周静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能吃一点喝一点甚至还和郑氏和二嫂聊了会天,本以为一切雨过天晴,没想到吃过午饭后周静突然喊肚子疼,没一会肚子就像吹气一样鼓了起来。

这一次司徒慕没有再避忌,跟着方小蝶进了房,果然就看到周静肚大如斗的躺在床上,脸上又是惊惧又是绝望,郑氏和三个嫂子都守在床边默默垂泪。郑氏紧紧握着女儿的手,一见到司徒慕和方小蝶,立刻说:“女儿,有救了,司徒先生来了。”

司徒慕道:“夫人,我们马上要施法,闲人都清回避。”

郑氏忙道:“好好,我们马上出去。”依依不舍的放开女儿的手,一抹眼泪,带着三个儿媳走了出去。

等房门关上后,司徒慕拿出个小金铃铛,这金铃铛名唤追思,一铃响,魂魄静,一铃响,魂魄惊。在周静头上轻轻一摇,叮铃一声脆响,周静觉得困意袭来,眼皮耷拉下来昏睡过去。

司徒慕和方小蝶对看一眼,方小蝶将手再次放在周静肚子上,这次与上次相比她明显感觉到异样,她对周静肚子里的东西依旧有一种吸力,只是这次那东西明显在跟她抗衡。

就看到周静肚子被撑得扭曲变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肚皮里翻滚扑腾,方小蝶手心渐渐变得炽热,而周静肚子里的东西也翻腾的更加厉害。

方小蝶不敢收回手,却又不知该怎么办,她看向司徒慕,司徒慕这时已经有了计较,冷笑着说:“不过一条小蛇,也妄想披了人皮做人。”

司徒慕直接将铃铛扣在周静的肚子上,周静肚皮下的东西立刻安静下来,司徒慕也起了手势念起除妖咒:“我是天目,与天相逐。睛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咒语毕直接将手心按在铃铛上。

方小蝶顿时觉得手心犹如被火烫到,本能的要收回手,却被司徒慕用另一只手一把按住,“忍一忍。”

方小蝶就没有敢动,她感觉有一条蛇在拼命往她手心里钻,上次只是一股气体,但这次的感觉却很真切,手掌贴合处也发出淡淡的青光,方小蝶很想把手拿起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条蛇,但看司徒慕的表情很严峻,她知道现在正是紧要关头。

终于那个东西完全钻进了她的手心里,那种炙热的感觉也随之消失,周静的肚子慢慢消了下去。

司徒慕一把拉住方小蝶的手,只见她手心有一块红斑,红斑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褪去,最后恢复的跟平常一般。

司徒慕内心的震动绝不比方小蝶小,可他还是很镇定的问:“有没有什么不适?”

方小蝶说:“刚才手心处很烫,现在没事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司徒慕道:“是一条蛇精想借腹生子。”

这三年也经历过各种古怪的事,方小蝶道:“那蛇精呢?”

司徒慕道:“它的孩子被你吸了,它不会放过我们的。”

见方小蝶出神,司徒慕问:“怎么,害怕了?”

方小蝶笑笑:“不怕,有老板在呢。”

司徒慕道:“不出明晚,它一定会来找我们算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