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御灵师  >  第十章 冤家宜解

第十章 冤家宜解

2014 2016-11-11 17:02:07

方小蝶握紧于月的手,于月深吸一口气,按照司徒慕的吩咐对着门外大叫:“林志我儿,快回来!……林志我儿,快回来!”

这里的流浪猫太多,猫本就属阴,那妖邪也不知是附身在那一只身上,猫也是生灵,若是强行将这里的猫全部诛灭,那对在场三人的命途都有很大的妨害,所以只有让妖邪主动现身,而唯一能唤出那妖邪的只有于月一人。

叫了三遍之后,周围所有的猫同时开始叫了起来。

这么多猫一起叫,就跟几百个婴孩在啼哭一样,在这黑漆漆的夜里,让人毛骨悚然!

于月被吓的双脚颤抖,险些站立不稳。

“别怕!”

事已至此,于月也知道怕是没用的,想到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丈夫和腹中的孩子,顿时生出无限勇气。

她又继续唤道:“林志我儿,快回来!……”

那群野猫突然停止了叫唤,但院子里竟然刮起一阵白毛风。

司徒慕知道那妖邪要来了,立刻挡在于月身前。

方小蝶也握着符咒,背靠着于月,替她守住身后。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司徒慕双眼微眯,朗声道。

就见黑暗中走出一只巨大的黑猫,这只猫的体型足足比那些普通猫大上三四倍,两只猫眼发出凶狠的绿光,慢慢的走到司徒慕面前。

“你让开!”黑猫开口。

司徒慕冷冷一笑,将握在手中的黄符打出,黄光一闪,直接击中黑猫额头,黑猫被打出一个踉跄,其余野猫见状一个个龇牙咧嘴朝司徒慕嘶叫,大有将司徒慕生吞活剥的架势。

“你想怎么样?”黑猫凶狠的道,身上的毛发全部倒竖,发出阵阵黑气。

“给你两条路,一是我将你打的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二是我找高僧化了你的戾气送你转世。”司徒慕比出两根手指,只是找出林志所化的妖邪,他就有办法治他。

黑猫阴测测的道:“冤有头债有主,我要找的是赵家。”

司徒慕回:“虽然赵家无意害死了你,但你的命中注定有那一劫,你的命格属猫,本来就不可能善终。”

黑猫恶狠狠的看着司徒慕,龇起利牙,“你说够了没有!”

司徒慕见黑猫浑身戾气暴涨,面色一冷,右手一扬,将一张紫色的符咒扔上半空,紫符光芒大盛,除了那只大黑猫之外其他的猫纷纷躲避紫光往后疾退。

司徒慕双手快速做结,口中快速念起符箓门的‘解冤结咒’:“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咒语念毕,司徒慕喝道:“去!”

那张紫符立刻飞向黑猫,紫光大盛,形成一个光圈将黑猫围在其中。

黑猫仰天长叫一声,也不躲避,竟然一跃而起,与光圈生生撞上,发出‘砰’的巨响,就好像有人用头用力往墙上撞一样。

一下……

两下……

三下……

光圈终于被撞得裂开,但黑猫额头上也是鲜血淋漓,皮毛都掉了一大块。

黑猫长嘶一声,声音激的司徒慕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其余野猫也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纷纷往黑暗里退去。

司徒慕紧紧盯着受伤的黑猫。

黑猫鼻中喷出阵阵白气,恶狠狠的眼光就像一头困兽,正在积聚最后的力量做殊死搏斗。

突然,这个时候,于月站了出来。

“不要再打了。”她轻声道。

方小蝶一把拉住于月,“赵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司徒慕见到于月这个举动,心里却长吁了口气,其实他真正在赌的就是现在,有这样心善的未来主母,赵家以后会更加兴旺。

“别担心,我不会拿自己孩子冒险的。”于月反过来宽慰方小蝶

方小蝶还要说话,司徒慕道:“小蝶,让夫人做她想做的事。”

于月深吸口气,一步步走向黑猫,黑猫似乎也没料到于月会这么做,愣在原地看着她。

于月走到光圈外,吃力的蹲下身,目光确实慈爱的看着黑猫,“过来。”

黑猫没有动,猫眼紧盯着于月。

于月伸出手臂,“我是你的妈妈!”

这句话一出,司徒慕心头一动,方小蝶却是愣住了,而黑猫全身开始剧烈颤抖。

“好孩子,过来。”于月继续说。

黑猫眼里的凶光慢慢淡去,看着于月的眼神慢慢变得温柔起来,它朝前跨了一步……

方小蝶想要上前阻止,被司徒慕拉住,用眼神制止,司徒慕甚至还收了紫符。

黑猫慢慢走到于月身边,扬起头,将头蹭到于月的手心里。

于月轻轻抚摸黑猫的头颅,泪流满面,“好孩子。”

累积五世的怨气都被于月的真心击散,戾气消散,黑猫抬起头,眼神清澈而温柔,它注视着于月,喵呜叫了一声,一头扑进于月怀里,瞬间消失不见。

方小蝶和司徒慕立刻来到于月身边,方小蝶扶起于月,于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

那些野猫失去戾气指印,也纷纷四下散开,大宅很快恢复了平静。

面对方小蝶不解的目光,于月轻抚隆起的肚子,微笑着道:“我是真心的想让他做我的孩子。”

“为什么?”方小蝶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它受伤的样子,突然觉得心很疼,也许是因为肚里的孩子和他有了感应了吧,是赵家的失误害死了他,现在他做了我们的孩子,就算是我们还他的了。”

司徒慕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扬起一抹微笑,“母亲的爱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司徒慕从随身携带的化妆箱里拿出一张黄符递给于月。

于月接过黄符,微微一愣,“这是?”

“虽然林志的戾气已经散了,但他毕竟猫命,夫人孩子降生时肯定会有点小凶险,等夫人要分娩时,就将这道符烧成灰,将符水喝下,应可保母子平安。”司徒慕微笑着解释。

“多谢司徒先生。”于月千恩万谢。

“小蝶,扶夫人回去休息吧。”司徒慕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